挑衅的白了他一眼,夜怜心轻笑道,

“我说假的,你信吗?”

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李欢歌斩钉截铁的肯定道,

“信,我当然信,那敢情好,想必姑娘对我死缠烂打的原因肯定是另有图谋!”

眸中寒芒隐现,夜怜心声音幽冷,充满了不满,

“哦呵,小欢歌儿你挺跳嘛~!”

李欢歌欣然接受,

“这算是夸奖吗?”

“真话你不信,假话你倒是挺乐意。”

碎碎的嘟囔着含糊不清的话语,红唇笑意勾人,夜怜心扬声喊道,

“也罢,本座今日前来只是为了寻觅一鼎炉,而你,恰好很不幸的被我遇见了!”

听到这个病句一样的话,李欢歌表情微变,

“也就是说——”

纤纤柔荑顺着他胸膛逐渐下滑,魔女风范十足的夜怜心吟笑一声,

“魔门采阳补阴,可曾听过?”

面红耳赤的缩了缩身子,李欢歌小声道,

“我,我不会武功。”

看到这一如往昔的场景,夜怜心笑的更欢快,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李欢歌非常认真的提醒道,

“我天资愚笨,魂魄不全,终生无望武道。”

紧握的掌心似能攥住这片天地,夜怜心声音傲然道,

“在本座眼里没有不可能,只有想与不想!”

话锋一转,就听到少女熟练的为李欢歌规划着未来蓝图,

“先将你定为我的童养夫,待到你我大婚之日,便是我取走你的性命之时,届时我要让你跪着求我....”

看到狂笑不已的少女,李欢歌禁不住满头黑线的提醒道,

“喂,醒醒,别做梦了!”

擦了擦嘴边的口水,夜怜心疑惑道,

“怎么?你不害怕?”

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哪怕明知对方是故意的,李欢歌也很想吐槽,

“怕个毛线,你还能再假一点吗?”

娇羞的捂住脸庞,夜怜心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哎呀,这是被发现了呢~!”

看着这萌到爆的魔女,遭受万点暴击的李欢歌抗议道,

“卖萌可耻。”

嫌弃的撇了撇嘴角,夜怜心随即冷了下来,

“啧,小欢歌儿真是无趣啊,我都这么吓你,你就没点表示?”

紧贴住对方那挺拔的玉峰,李欢歌有些不舍的向后退了一步,

“在之前,你是不是先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

肩后发丝四散,夜怜心翩然转了一圈,微笑的自我介绍道,

“夜怜心,黑夜里对你仅有的一点怜悯与心软,说的就是我。”

李欢歌嘴角一扯,

“这算是自卖自夸?”

“啪嗒!”

扬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夜怜心风轻云淡的补充道,

“居然将我比作王婆卖瓜,真是欠打。”

“至于说这一世,我似乎是森罗殿的少当家,勉勉强强的先天高手,虽然被我废了。”

听到这一个个劲爆消息,李欢歌思考不能,

“啊哈?”

“森罗殿反正你也不懂,就是魔门里面很厉害的禁地。”

懒洋洋的摊开双手,夜怜心用着非常无奈的语气,说着很了不起的话,

“先天境界的根基不牢固,我就自废修为准备重练一次,正好可以手把手的贴身教导小欢歌儿你~!”

(我第四章到底抄啥了,有明白的说个话,请让我死个明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