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寂寥,房间内,烛火正旺。

手指灵巧的揉·捏着苏梦歌那双修长笔直的细腻美腿,十八般武艺齐出的李欢歌可谓是忍辱负重。

在特别礼物的呈现过后,被抓到苏家的他经过一番(简单)逼迫,不得不坦白了部分实情。

大致对话如下,

“我..可能活不久了,没错,不用这么忧伤,人终有一死——”

“魂淡,不准敲我脑袋,我在很认真的跟你说实话!”

“所以说啊,我要前往鬼谷续命,才不是光明正大的离家出走!”

面对这个对自己充满了不信任的无良老婆,总不能坦言自己还有不到一个月活头的李欢歌只得采取迂回手段。

卖萌打滚节操尽丧?

总而言之,只要是能用得上的手段花样齐出,只为征得苏梦歌的点头同意。

“老婆大人,你觉得这样舒服吗?”

驾轻就熟的帮助苏梦歌活动着筋骨,堪称古代好男人的李欢歌谄媚的笑道。

“嗯,非常不错~!”

慵懒的斜躺在床的中央,美腿交叠,苏梦歌美眸半睁半闭,好不惬意。

“那您看,是不是应该同意了呀?”

一看她伸出手,主动将其握在手心捏动的李欢歌连忙笑道。

尊严?面子?你以为我是在忍辱负重,可你知道...这小妞摸起来很爽的说嘛?

“同意什么?”

面色酡红的打了个哈欠,苏梦歌嘴角勾勒着戏谑的笑容。

“咔嚓!”

霎时,劳累了半个时辰的李欢歌心都碎了。

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古人诚不欺我啊!

眼中冷芒闪烁,被欺压许久的李欢歌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

“够了,苏梦歌!”

“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气,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

“征求你的同意,本来只是件可有可无的小事,你以为我要走你还能拦住!”

“哦呵,你逃了这么多次,哪次跑掉了?”

饶有兴趣的斜睨着他愤怒的样子,笑的格外欢快的苏梦歌讥诮道,

“别说出城,你就连这家门都不出去!”

虽然确信那日他强行催动禁招肯定会有危害性,但看着他活泼的样子,苏梦歌可不认为他是危在旦夕。

就这么简单的放他离开,着实有些不舍。

在分别前夕,不给他留下点深刻的记忆,那怎么能称当上是合格的正宫?

“咳咳,古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感受着对方那双越发不善的美眸,李欢歌顿时打了个哆嗦,傲骨铮铮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以为我还是原来的我?!”

悠然掐住他的脸庞,另一只手轻柔的左右扇动,苏梦歌笑意吟吟,

“不是吗?那你倒是反抗给妾身看!”

“怎么还不反抗,相公你的变化在哪呢?怎么能任由妾身欺负呢?”

全身都被先天真气给束缚住的李欢歌瞬间泪流满面,

“呜呜..你这魂淡不按常理出牌。”

“快点松手啊,脸都要被打麻了.....”

(虽然考虑过写的要严肃点,但...一个欢乐文,搞得太凝重,没啥意思,我就三言两语一笔带过;

刚才又出现了大男权主义者,我都懒得怼了,要我是男主我就去自杀,连富婆都看不上你,你上哪去找苏小九这样的?

顺便,下月加更规则已出,还出了个人物楼,感兴趣的可以看下,希望别一个月下来没点反应,那就尴尬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