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秒的激烈运动后,技术不好的李欢歌捂住自己的喉咙一个劲的剧烈咳嗽。

短时间忘记用鼻子呼吸的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关心的拍打着他的后背,柳璃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少爷,你不要紧吧?”

一左一右的掐住她脸蛋两侧,使劲向外拉扯揉·捏的李欢歌暴跳如雷,

“魂淡啊,臭丫头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人生的第一次口,居然被根糖葫芦给——我呸,男人哪来的口?

并不知道自己的动作有多出格,柳璃歪着脑袋,

“亲密的喂食?”

用力的敲打着她不开窍的脑瓜,李欢歌没好气的训斥道,

“喂你个大头鬼,你少爷我可是差点被捅死,就算是再天然呆,最起码的脑子要有!”

吃痛的捂住额头,柳璃楚楚动人的看着他,

“唔?”

恨铁不成钢的蹂躏着她这粉嘟嘟的脸蛋,李欢歌再三提醒,

“别卖萌,又忘了我先前的话,以后那小妞不准给我听,千万不要听,绝对不准听!”

一番叮嘱呵斥后,他又将视线投向真正的幕后黑手,

“还有你,那边的腹黑妞!”

“笑,笑你个大头鬼,信不信我哪天给你来次亲密的喂食?!”

很是清楚他话里的意思,苏梦歌轻蔑的扫了眼他的下体,最后傲然自得的反驳道,

“哼,来就来,就怕相公你没这个胆子。”

火气上来,李欢歌不甘示弱,

“开玩笑,少在这里瞧不起人!”

苏梦歌挑衅的瞟了他一眼,

“也就是说你敢咯?”

拳头攥紧,李欢歌觉得自己有必要给对方上一课,

“有何不敢,今夜床上,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男人的硬度!”

苏梦歌满脸不屑,

“切,就那根不争气的东西?”

李欢歌反唇相讥,

“最起码用来教育你是没用太大的问题。”

完全融不进氛围的柳璃苦恼的嘟囔道,

“呜....你们这到底是在说什么?为什么璃儿完全听不懂!”

霎时间,两个老司机老脸一红,谁都没开口。

打闹休息过后,三人旋即继续进行着中止的逛街活动。

当然,在这期间对于求学若渴的侍女,尽管苏梦歌无数次想要好为人师,但都被李欢歌给拦得死死。

怨念颇深的翻动白眼,苏梦歌老大不乐意的撅着红唇,

“相公,你这样阻碍小璃儿的发展,是没用好下场的,你这是干涉她的未来!”

死死的堵住侍女的耳朵,李欢歌一点都不在意,

“让你教下去,她都没有未来可言!”

苦恼的皱起眉头,柳璃只觉得自己像是局外人,

“这两人,到底在背着我说些什么,完全听不懂呀!”

途经河畔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喊声突然吸引住了三人的注意,

“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纯大师手工雕刻的面具,你买不到吃亏买不到上当!”

听着他的宣传语,李欢歌满是不信,

“这标语真唬人,现在这社会,不是手工还能有什么?”

(发糖发多会腻我也知道,但我也很无奈啊!本卷暂且这样,中秋盛会再收个尾,可能也要好几天,下一卷我尽量把控下限度,分阶段发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