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个没有丁点要安慰打算的相公,苏梦歌的一双凤眸悄无声息的冷了下来,

“妾身才没有那么笨呢,相公你是不是忘了点重要的事情?”

“什么?”

迷茫的眨巴着眼睛,李欢歌也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很重要的一件事。

笑眯眯的望着他,苏梦歌坏坏的重复道,

“你想知道?你真想知道?你就那么想知道?”

看到这个玩世不恭的恶劣态度,得意忘形的李欢歌猛地一拍床单,厉声训斥道,

“苏梦歌,告诉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可是,回应他的却是...料峭春寒般的冷意。

贝齿轻抿红唇,微凉的玉手缓缓拂过李欢歌的脸庞,在他惊惧的注视下,苏梦歌妖娆笑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形容的就是相公你这样的人呢~!”

额头上冷汗渗出,李欢歌蓦然想起这三年来的经历,

“你...你想要做什么?”

脸上笑意愈盛,苏梦歌温柔的勾住他的脖子,不动声色的咬住他的耳垂,

“不做什么,就是让相公明白,这个家里究竟谁才是——主人~!”

“咕咚!”

这一刻,李欢歌重新想起了被这个腹黑妞支配的恐惧。

糟糕,最近飘得有些过头,把这小妞的真正一面给忘掉了!

瑟瑟发抖的蜷缩在被窝中,李欢歌色厉内荏的喊道,

“你...我可是伤员,你不能这么对我!”

手掌犹如是铁钳牢固的锁住了他挣扎的身子,苏梦歌舔了舔红唇,

“不碍事,妾身会很温柔,很温柔的,绝对让相公体会不出一丝的痛楚。”

李欢歌充满希望的问道,

“真的?”

苏梦歌咯咯一笑,花枝招展,

“当然,痛到极致也就感觉不出来了。”

霎时,李欢歌整个人如坠冰窟,他已经能够想象到自己之后的下场。

不足以用言语形容的蹂躏过后,李欢歌悲愤欲绝的喊道,

“魂淡,等我哪天比你强大,一定要将你摁在地上摩擦,唱征服,我发誓!”

“那你也要有这个本事。”

轻蔑的踩在他的后背上,苏梦歌高傲的命令道,

“现在?乖乖的跪着!”

“老..老婆大人,饶命....”

默默的忍受着屈辱的痛楚,李欢歌只感到有某种不好的东西即将要觉醒。

在这之后,李欢歌缓慢的适用着这具生疏的身体。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外加上清晨的“诊疗”,他神奇的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理,但套用自家腹黑老婆的话来讲,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当然,李欢歌更倾向于这是回光返照的征兆。

恰在此时,端着热气腾腾的肉粥,柳璃轻盈的推门而入,

“唔?少爷你醒来啦?”

欢喜的扑进少女的怀抱中,李欢歌仿佛找到了温暖的怀抱,

“璃儿...呜呜呜,能见到你真好!!”

手足无措的望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李欢歌,柳璃俏脸微红的问道,

“少爷你这是做什么,又让苏姐姐给打了?”

一时间,李欢歌心中的酸楚更是难以言明,苦到了心里。

(日常太多,我也想加快主线,可有些时候不写还好,一写就收不住手,写完翻过来读一遍还挺有意思,不忍心删...可能是受我以前看书影响,总觉得恩爱场景写的太少不过瘾,现在....尽量改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