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崽子你已经大了,是时候踏出咱们这小破岛闯荡闯荡了。”一头白发裹着一身兽皮的老帅哥在海边语重心长地对身后的青年说。

海风习习,老帅哥一脸悲戚,甚至眨眨眼几乎要挤出一点眼泪,好一场父子情深的依依惜别图。

可惜青年转眼间就不屑地打破了悲伤的气氛。

“啊呸!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白爷跟我说过外面都是些比荒兽还恐怖的怪物,就我这小胳膊腿儿出去了岂不是要被吃了连骨头都不留?”

“不会的不会的,信阿爹一次,外面哪有什么怪物,那都是白爷编出来骗你的,那糟老头子就是想让你留下来陪他下棋,”老帅哥连哄带骗,“我是你亲爹我怎么会骗你,你要知道外面的花花世界是有多吸引人,当初你爹我外出历练的时候可差点没忍住留在那儿没回来,那遍地可都是漂亮的妹子!”

可没想到不听到这句话还好,一听到这句话青年的脸上立刻溢上了一层恐惧之色:

“漂漂漂漂亮的妹子……果然外面的世界和白爷说的一样可怕么……遍地都是那种没有脑子营养全都堆到前凸和后翘上的可怕生物……太太太可怕了!”

这可怜孩子已经被吓到口吃了,足以见得他口中的那些“没有脑子营养全都堆到前凸和后翘上的可怕生物”到底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过多大的创伤。

老帅哥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他立刻转变了劝说的方式,一巴掌拍在青年肩膀上,满脸同情:

“我懂你,儿子,可是既然这样的话你就更应该去外面的世界了。”

“哈?你是我亲爹吗居然要把我往火坑里推?”

老帅哥闻言立刻一脸心痛的样子,抬起胳膊捂住了胸口:“真让我伤心,我是你爹呢你居然会以为我害你!动动脑子小兔崽子,要是你出去跑到外面的世界,一直缠着你的那小丫头还能跟着你不成?咱们岛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成年之前不得出岛,你成年了出岛合乎规矩,可那小丫头还得两年呢,用出岛的代价换两年不被纠缠,这笔买卖用你的屁股想想都知道合算!”

“emmm……”少年半信半疑,“你没坑我吧老爹?”

一而再再而三被怀疑的老帅哥终于忍不了了,一巴掌拍在青年的头上:“小兔崽子我还能坑你?”

可青年咧了咧嘴摸了摸自己的头,小声逼逼:

“鬼才信你,上次骗我说林姨叫我有事结果让我撞见了林姨洗澡的难道不是你?为老不尊的老流氓,要不是我从小老实林姨早就把我跟你一样吊在祭台上挂个一天一夜了。”

老帅哥终于老脸一红,可立刻又给了青年一爆栗:

“别说那么多废话,你到底出去不出去?”

青年缩了缩脖子,犹豫着挠了挠头,最终却还是在老帅哥期待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出去。”

青年的话音终于落下,老帅哥脸上的表情竟突然正经起来了些,和他那平时怎么看怎么欠揍的样子相比反差实在太大,让青年莫名的心有揣揣。

平日里他这个从来都不着调的老爹几乎没有管过他什么,只是仗着天生的一副好皮囊和甜言蜜语的好口才流连于花丛之中,传说他老人家年轻时出岛历练十年,光红颜知己便不下百位,且个个都是一顶一的美人,也不知道那些美人究竟是怎么瞎了好眼睛看上这天性风流的老流氓的。

可他也在身为大祭司的白爷口中听到过自己这不靠谱老爹身上与市井传说中截然不同的另一种说法——他这老爹可是传说中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虽然人又浪又贱,可这区区缺点根本就没有办法掩盖他那天赋的光芒。

虽然青年并没有看出来自己这整天忙于偷看隔壁大媳妇小姑娘洗澡的老爹有什么地方能和白爷口中那位“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相比的,可现在突然正经起来的老爹竟然让他有了点“原来这个男人认真起来也是挺帅挺可靠的嘛”的想法。

这么想着,青年便期待起来,想要听听认真起来的老爹究竟会发出什么高论。

“外面的世界对你来说还是太过陌生,”老帅哥说。

青年点了点头。

“尽管你从小经受的训练和教育都包含了关于外界的一些常识性信息,也确实足以让你在外面的世界活下来……可是还远远不够。”

“不够?”

“没错,”老帅哥点了点头,“外在的一些东西可以被轻易改变,例如发型可以改变,面容可以伪装,但是藏在骨子里的一些东西是不会被轻易就抹除的——就像一只山鸡飞到了家养的老母鸡里,那种不同程度在我们看来一眼就能看穿,而看穿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当然是被抓起来吃掉啊。”青年理所应当地回答,“山鸡肉可不知道比家养的老母鸡好吃多少了。”

“对,就是吃掉,”老帅哥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如果你在外界被看穿,被发现是异类,那么外界的人就会把你这只鲜嫩的山鸡逮住吃掉!”

青年脑补了一下自己被逮住剥光光吊在烤架上烧烤的样子,立刻打了个寒战:“我的妈耶,外界人还吃人的吗?”

老帅哥表情瞬间僵硬了一下:“比喻,打个比喻而已。”

“……你个糟老头子果然不靠谱,我还是问白爷去吧。”

青年翻了个白眼。

“别介呀,那糟老头子才不会回答你的问题,他只想让你留下来陪他下棋——我告诉你怎么办总行了吧,其实要解决这种问题办法很简单的。”

“简单?”

老帅哥冷哼一声,负手而立:“当然简单,根据你爹我在外界历练十年得出的结论,在外界只要有一种东西就可以解决任何问题!”

“是什么?”青年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

“钱。”

“钱?”

“没错,就是钱,”老帅哥得意洋洋,“据我所知,外界人极其喜爱钱货,但大多数人偏偏又得不到钱货,可就算是拥有钱货再多的人也都无法拒绝让自己的财富变得更多——总之只要肯砸钱在外界就几乎没有办不成的事,如果有那就是砸的钱还不够多。如果你钱够多,别说你是一只山鸡了,就算你是一只荒兽跳进了母鸡群里他们都会把你当成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来对待。”

“……也就是说只要钱到位了就没有办不到的事对吧?”

“没错。”

“好,”青年了然,“那我现在就动身去洞窟里装上一口袋宝石带走。”

老帅哥也点了点头微笑起来:

“孺子可教也。”

可看着青年,他的目光又不知为何有些淡淡的伤感,轻声叹了口气,伸出手来想摸摸眼前这身高已经超出他不少的儿子的头……可手不知为何又停在了半空,只是沉默着看着青年的脸,好久才终于开口:

“多带点宝石出去,咱们部落其他的没有,钱多少还是有点的。在外界不要扣扣搜搜的不肯花钱,既然出去了就不要丢了咱们部落的人,可劲给我用钱砸!钱不够用了就回来,补充够了再出去……知道么。”

青年点了点头。

老帅哥脸上缓缓露出了清浅的笑意:“知道就好,小兔崽子你也长大了成年了,以后就不能这么叫你了……白海,在外面不要给咱们部落丢人!有人欺负你就给我狠狠欺负回去,有人敢骂你就给我狠狠骂回去,有人敢对你起杀意你就给我先动手为强,咱们部落其他的不会,打打杀杀还是有一套的——别让人欺负了回部落哭哭啼啼跟个娘们似的!”

越说到后面老帅哥的声音越高亢,到了最后这终于好不容易正经起来的老家伙终于又变成了白海印象中那个为老不尊混不吝的老流氓!

可不知为何,白海反而感觉这样老流氓形态的糟老头子才让他更亲切。

所以他点了点头,转身,轻声说:“那我走了。”

背后传来老流氓一声低低的“嗯”。

白海的心情不知为何也有些感伤,只是忍着没有表现出来,可没走几步背后却又突然传来老流氓的声音:

“诶等等,我忘跟你说件事了。”

他转过身,一边心想着难道这老流氓要真情流露上来给他一个拥抱一边纠结着等他拥抱上来的时候是要同样给他一个拥抱还是干脆利落地拒绝……

然后他就看见了老流氓一脸疯狂暗示的表情:

“小兔崽子你也大了啊,这次出去历练回来也赶紧找个女朋友,你爹我还等着抱孙子呢!”

白海面无表情,转身就走——妈的白瞎了他的感动。

老流氓则在原地乐开了花,可是一直到白海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他才突然又一拍脑袋:

“坏了,忘了跟小兔崽子说我那堆冤家的事情了……这小子不会被那群冤家直接认出来吧……到时候万一再招惹出来那两位姑奶奶……”

素来号称“万花丛中过”的老流氓脸上竟然明显地流露出了忌惮的表情,可他又很快拍了拍胸口自我安慰起来:

“应该没那么巧才对,毕竟小兔崽子长相随她也不怎么随我……管他呢,劳资反正这辈子是不准备出岛了,有什么都是小兔崽子担着,我担心个什么。”

想到这里,他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最难消受美人恩,小兔崽子,你可有福咯。”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