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悠悠,凉风习习,几缕柳枝随风荡漾。

懒散的枕在别院内的草坪上,少年眼睛微眯,舒服的享受着这凉爽的秋风。

李欢歌,李家独苗,年仅十六,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守着自家的百亩良田,混吃等死一辈子。

至于说少年人应有的追求——

习武?天生废体,魂魄不全,终生无望武道!

经商?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钱多不就是为了被抢?

在经历了现实的连番摧残下,李欢歌不得不放下那不切实际的妄想,放眼未来。

但就是这样卑微的理想,也在父母逝世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他,李欢歌现在背负重债,成了全城人的笑柄。

“那个混蛋小妞,不帮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落井下石,趁机要挟!”

“什么叫小白脸?这么明显的套路你们都看不出?”

“真欺我十多岁的少年涉世未深?任你们揉·捏?还险些被分家产,我呸!”

遥想三年前的那一幕,李欢歌到现在都恨得牙根痒痒。

当初父母刚一离世,那群所谓的亲戚就忙不迭的赶来瓜分他的家产,而他本来都要反将一军,让他们全都不得好死。

只可惜,人生中总是充满了意外。

最终的结果就是,胜券在握的他成了最大的输家。

一想到这,李欢歌就头痛的难受,

“前世啊前世,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非要让我轮回来这遭罪?”

他有个秘密,他其实是个穿越者。

他还有个秘密,他这个穿越者...似乎都重生了好几世?

只不过,除了穿越前的记忆还有印象外,有关于重生的事情全都忘得一干二净,只是隐有记忆碎片浮现脑海。

他曾见到自己一人仗剑闯北蛮,他曾见到自己杯酒斩仙人....

但最让他印象深刻的....还是那位穿红袍,为自己谱一曲倾城独舞的绝代佳人。

“明明什么都有了,你还不懂得珍惜,作死呢!”

每当想起那令人热血沸腾的恣意生活,李欢歌就越发的痛恨自己的前世。

套用他的话来讲就是——

都说坑爹坑爷坑儿子,我还是头一次遇着坑自己!

“少爷,少爷...少爷!”

正当李欢歌缅怀自己过去惨淡的三年时,从门外忽然跑进一道翠绿倩影。

少女容貌俏丽娇媚,柳眉柔顺细长,薄唇樱红一点。

翠绿的纱裙似是无法掩盖她快要成熟的娇躯,尤其是胸前的两座雪峰,已是傲世挺立。

随着她的跑动起伏,更是颤颤巍巍,格外引人注目。

浑然不知自己对于男性的吸引力,少女柳璃气喘吁吁的拍打着胸脯,

“少爷,大事不妙!”

坐起身来,李欢歌一脸淡然,

“璃儿,都跟说了多少次,遇事不要慌张,我们要稳重!”

俏脸泛红,透露着怯懦神色,柳璃吞吞吐吐道,

“可是..可是...”

成熟稳重的李欢歌不以为意,

“可是什么?”

深吸一口气,柳璃咬牙喊道,

“苏小姐来了!”

“哈?!”

李欢歌霍然起身,面露惊骇,原有的淡然姿态不复存在。

(我心有希望,只为踏入更深的绝望...来吧,让我知道自己到底有多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