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为师突然想起一件事

大堂殿里,端木剑迹正迎空而立,面对着终南山外的云雾缭绕,而外是山下大好河山。

“问书,你可知为师找你何事?”端木剑迹一身白色修道袍迎风而动,留给叶问书一个仙风道骨的剪影。

“是梵天遗迹?”

“但说无妨。”

“师父,我和师妹去了梵天遗迹,其实也没有多少收获。”

“无妨,无妨。”

“但是,我拿到了梵天真人的至宝。”叶问书说着从胸口掏出了那把小剑,“日月离皇,这原本是师妹的机缘,但她不肯要。”

这可是块烫手山芋,他叶问书作为一个NPC大师兄,天天怀里揣着一个主角的宝物,那简直就是在立FLAG。

快来杀我呀,杀了我爆好装备啦!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哦?”剑仙眼睛轻轻一眯,手指一晃,那日月离皇便是透过叶问书的胸口飞了出来。

“不错啊问书,这可不是凡物,此行不虚。”端木剑迹摊开右手,一股精纯的真气被注入日月离皇。

“问书,你试试看。”

叶问书深吸一口气,伸手握住剑柄。

只见得剑身嗡嗡一震,当下便是光华灼然,沐沐如金,日月离皇在空中燃烧着,赫然展开七尺,已是长剑一柄,周身剑风环绕,有破万物之势。

那剑风轰然作响,刮得叶问书脸上生疼。

这便是真正的圣物?这哪里是一把剑,这分明就是一条在咆哮的真龙啊!

这东西果然不得了!怪不得师妹拿着它能跨越一个大阶战平元婴后期!

“此乃梵天所留之物,原本留有禁制。梵天也是一身修为,渡劫登仙,故老夫用一丝剑意开它本相。”端木剑迹用手捋了捋胡子,眼中颇有意味。

“无妨,无妨,先收起来,来日再谈。”端木剑迹手一抖,随即空中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聚拢,将日月离皇的气焰给压了回去。

诶?这等宝贝还无妨?

“但是师父这本来应该是师妹的东西……”

师父你赶紧把它给师妹啊?放我手里我心慌啊?

“无妨无妨,你先留着罢。”端木剑迹袖袍一挥,那日月离皇便是飞回了叶问书身上。

“可是师父……”

端木剑迹轻声咳嗽了两声,正色道:“咳咳,比起这梵天机缘,为师当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

“什么事?”

虽然嘴上保持着足够的镇静,但不知道为什么叶问书一听到师父有事心里就慌。

你看这龙傲天主角小师妹就是师父一句话给他弄过来的,倒时候再一句话又给他弄来个变态赵日天那可就糟了。

“嗯……”端木剑迹思忖了良久,似是并不好开口。

“要知道,身为男儿,身为修士,此身乃逆天之行。”

“嗯。”叶问书点点头。

师父这扯些什么呢?

“但是,身在俗世,总免不了凡俗。所以,有些事情,还是得去做的。”

“啊?”

糟糕……为什么越听越觉得师父又在挖坑了呢?

“所以嘛,问书你看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为师呢,年轻的时候有一位好友,其重孙家有一女,本欲与之结为亲家,而后那孩儿出生却是个女孩。所以在你小的时候就用你代替灵儿定了一桩婚约,不知你现在听到此事作何感想?”

哈?

叶问书神情呆住了。

师父你在逗我吗?

“师父,我……我还不想成亲啊。”

他叶问书正值十九年华好青年,怎么说结婚就结婚了呢?这修真时代虽然封建迷信,但总得崇尚一下自由恋爱吧?

“老夫也这么觉得,所以方才去落霞阁,和紫家主讨论了这件事。”

“但是,老夫还是认为要看孩子们的意思。所以,问书,这婚事,你是要还是不要?”

“我……”

虽说叶问书是个NPC大师兄,但NPC也有NPC的幸福。

白送个老婆好像也不亏呀?但总觉得这种强买强卖的婚姻,以后不幸福啊。

而且叶问书也不是没妹子呀,你看端木灵儿长得那么水灵,流殇梦蝶虽说脾气差了但也是娇媚可人。再说了,要是那个订了婚的妹子长得巨可怕怎么办?

等等……师父这么循循善诱,那妹子该不会是个奇形怪状吧?

叶问书偷偷看了下师父的表情,果然这老东西一脸奸笑!

“等等,师父,这个紫家千金,长得怎么样啊?”

师父立刻神色严峻地说:“修道者,何谈如此凡俗之事?”

一想到这里叶问书立马坚定了心中的信念。

卧槽!这老狐狸!

单身!不婚!以免翻车!再说了,就算没有那个白送的妹子,也有小师姐端木灵儿嘛……

对,就是这样!

“师父,问书以为,修道之人,本不该有太多凡俗之心。既然已选择了修道之路,那便事业为重,不应太早接触这婚姻大事。道侣虽好,却不符剑修修炼之理,所以我选择不要。”

叶问书字正腔圆,义正言辞。

“好!不愧是我端木剑迹的徒儿!”端木剑迹豪气干云,当即就用力点头。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选,所以为师已经叫人去帮你把婚给退了!”

“啊?退了?”叶问书突然有点懵。

等等,这是个什么情况?

“等等,师父,我这个未婚妻她叫什么啊?”

“这紫家的千金,好像是叫做紫琉璃来着?”

等等,听这名字……好像不是什么龙套啊!

“师父,我这未婚妻,我想见她一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