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什么你居然敢对主角动手!

李弥生就在等这一刻,毕竟眼前这三位天下三阁的领头人物都没有本命法器,要说战斗能力上肯定是不如他这个元婴后期的。

再加上与这四手金像的战斗,弥伽尊者元气大损,林清儿负了伤,只可惜没能让叶问书也带伤,但刚才那种生死攸关之间的虚空踏步也定是消耗了他不少力量,即使他到了元婴境界,也扛不住这等消耗!

绝佳的机会。

李弥生再次将目光扫向叶问书手头那柄小剑。

什么大夏援军自然是假的,大夏皇朝虽说不惮,但也不想趟这趟浑水,毕竟这梵天遗迹凶险非常,一个不慎便是折了兵士。再者梵天传承也根本不适合常人,大夏子嗣不缺这点机缘。但大夏二皇子点名道姓要这日月离皇,虽不知原因,倘若能将这玩意献给二皇子,那又岂是平步青云四字能形容的?

机缘算什么?到时候得到二皇子的支持,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或许那天材地宝加持,再得一夏朝传承,一窥洞虚境界那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李弥生脸上的凶光更胜了。

叶问书很尴尬。

大哥,就你这炮灰嘴脸,还想杀人夺宝呐?

能杀人夺宝的反派那都是大佬,你这种实力和我都没多大差别的反派,不就是过来送头的嘛?

“等等。”叶问书摆了摆手。

“怎么?叶兄难道有什么想说的?”

“我是觉得吧……就,弥生兄你还是小心为妙,不要太过张扬。”

其实叶问书是这个意思:老哥,你这和主角作对,好像不太妙啊。

那不废话吗?眼前这龙傲天女主角流殇梦蝶正看着呢,弥生兄你这一波骚操作,怕不是坟头草要三米高啊?

“哦?叶兄看来是有什么想法啊,莫非是舍不得这佛门至宝?”

“我啊?我舍得,我当然舍得,但是我师妹她恐怕不舍得……”

他叶问书当然对这什么至宝没兴趣啦,可这是师妹的东西。

和主角抢装备?哇——活腻了吧?

李弥生嘴唇微微一翘:“但是?看来叶兄是不愿意给我这个面子啊——不,是不愿意给大夏这个面子啊。”

“不不不我不是不给面子,弥生老哥你不觉得你刚才那一番话太作死了嘛?”

这已经不是作死两个字可以说得清的了好吗?你这一副反派样子,还这么跳,怕不是活不过三集啊?

“弥生兄,做人呢,还是要平和一点,扎实一点,别那么狂,不然很容易就会嗝屁而亡……”

李弥生听到这话是一愣一愣的,随即明白过来,不怒反笑。

“狂妄?好一番说辞,我大夏的颜面,你也是不放在眼里?那好啊,叶兄,那就来看一看,究竟是谁狂妄!”

说罢他双眼精光一现,随即袖袍子抖动,墨色的扇面一晃,无尽威压的真气涌动而出,便是真气化虎,虎头真相低声咆哮。

“虎相!是虎形门的真传!虎行极意!”这时候有一落霞阁弟子惊叹。

李弥生咧开嘴角笑了笑。

他传自大夏,自小修炼大夏坐下亲门虎形门的虎行极意之术,日服一如年复一年,将此术练至大成。这虎形不仅有真气攻击,还能转化为音波震荡,直击颅内,寻常修士根本无法抗衡。所以自得了虎相,在同境战斗中他未曾败落过。相传只要过了那洞虚境,这虎相能凝成虎魂之意,有通天绝地之威。

当然,说着牛逼,其实也就是个上品功法,远称不上极品,和叶问书之流的“七重离合仙剑决”之类的还是不能比。

但这也不影响它的强大,毕竟是元婴后期修为。

“叶问书,接我这招!”

叶问书脸色一变。

卧槽!我惹你什么啦?我刚才好心劝解,你一老虎就扑过来啊?

虽说他完全不担心这李弥生能掀起什么浪,毕竟李弥生对手是主角嘛,想抢的也是主角的装备,这是不可能成功的——别说成功了,弄不好命要搭上。

但是他觉得自己好像完全不虚这什么虎行极意啊。

不就一个元婴后期吗?有必要那么狂?

虽然没装备,但我也是个元婴后期,我说话了吗?

叶问书叹了口气,心里念动真意,手中剑意已成。

“师妹你别担心,他这种小捞逼,还打不过我。”

可是师妹这种龙傲天岂是他能揣测的?

“不过是元婴后期,能奈我何?”师妹嘴角挂过一丝冷笑,伸手取了那日月离皇。

七尺长剑出,金光大作。

梵印金光,浊浪辟易,剑光堂皇巍然,漫天金华里便是不动之姿!

只见流觞梦蝶剑光绽放,那穿云的剑光肆意妄为地扩散开来,铺天盖地,竟然不弱那虎形真相!

难道连元婴后期你都能硬拼了?你这也太变态了吧!你都跨了一个大段位了好吗?

强!强无敌,绝对的强无敌!

叶问书只在那金光里干瞪眼。

“这小姑娘……怕是又一剑仙啊,阿弥陀佛。”一旁的弥伽尊者道。

流殇梦蝶的身影猛地冲了上去,李弥生却结结实实吃了一惊,他原本以为自己要对上叶问书的,没想到这金丹小丫头是直接冲了上来!

虽说只是个金丹小辈,但这拔剑的身姿,那浩然剑气,无匹金光,根本就是元婴以上的水准啊!

一剑斩出,虎形利爪迎上,居然微微一颤,整个真相都抖了三抖。

李弥生眼角略微抽动了一下。

糟糕,这金丹小姑娘的爆发力……

随即第二剑又来,这一剑比起第一剑更加势大力猛,有一股狂傲不羁的罡风加持,一剑直接斩开了虎形!

李弥生震惊了。

这不可能!

他身形一震,向后退了一步,嘴里居然有一股腥甜之味!

一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被金丹小辈击退一步!

要知道元婴和金丹之间的差距,可谓天堑,这绝不是什么秘宝什么运气能弥补的东西!叶问书这等级对上金丹修士应该是秒杀好么!

“你也……不过如此!”流殇梦蝶骄傲地说完,居然一口血吐了出来。

好像——好像没拼过。

卧槽!师妹你什么情况!

叶问书赶紧上前扶住了流殇梦蝶。

他突然意识到这女孩的身体十分虚弱,那日月离皇也在两剑之后化作了一指长,幽幽地燃烧着。

“是气血逆行,这等天地至宝,使用起来非常消耗元神,那两剑超出了她太多的极限,现在已经开始反噬了。”旁边的林清儿解释了一下,连忙用自己的内元真气给流殇梦蝶疗伤。

“我,我还能……”流殇梦蝶挣扎着想要再拔剑,却没了力气。

“师妹,你休息吧,剩下的交给师兄我就是了。”叶问书轻声说,抚了抚师妹的额头。

而小师妹却瞪着一双眼睛,一脸的意犹未尽。

超越极限了吗?看来主角也不是什么都能做到的啊,越级打怪虽然是标配,但越级太高还是行不通的。

“弥生兄,你就这么想要这日月离皇?”叶问书问。

“当然!”

“那很抱歉,你拿不到了,因为这是我师妹的机缘。”叶问书说着,手中剑意凝聚,他手指轻轻一抖,剑意宛如洪水决堤,猛然倾泻而出,直至漫天剑海!

要和主角团打,你还是太嫩了!

难道你不知道,和主角关系不错的人都能越级打怪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