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我叶问书就是天命之人

八只巨手在叶问书瞳孔里放大,携夹着不可一世的破坏力——那是梵天所留下的奇迹之力。

这还不算完,这金圈之内,全然都是压制真气的禁制,在这个禁制之下,即使叶问书已经是元婴后期,也根本无法避开这等攻击。

他强行运转体内真气,想用一瞬间的爆发力冲开这禁制,但来不及,金像的速度更快,未等他发力已经到达了面门。

糟糕,要死要死!

巨大的气浪冲击着叶问书的脸庞,宛如风暴宛如烈火,两尊四手手金像全身迸发出无匹的佛光,似那海浪滔天,要将叶问书碾碎!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金像单论破坏力来说,这等罡风加持,只怕一击就能把没有本命法器的叶问书打个粉碎性骨折。

空气被撕裂所引发的涟漪扩张开来,所有人都觉得头皮一麻,随即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凉气。

“轰!”

在叶问书即将被八只无坚不摧的巨拳碾成粉末的前夕,那金像却仿佛撞上了一面无形的墙壁,身躯骤停。

“这是……”

“阿弥陀佛……”

“难道……难道被挡住了?”

“怎么可能?那可是洞虚实力……”

“师兄你没事吧?”

一切便是归于平静,那迸发的罡风与威压还留在空气里,随着肉眼可见的波纹扩散开去,而八只巨手却生生停滞在了叶问书的脸上,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叶问书擦了擦额角的汗,感受到胸口处放着日月离皇的那个地方,有一股暖洋洋的真气正在逸散出来。

只见那梵天秘宝居然直接化为无形,穿过了他的道袍,漂浮在了空中。

那把小剑环绕着一圈金色光芒,冉冉地燃烧起来,随即那剑身开始变大,没过多久便赫然是七尺长剑!

那两尊金像像是感应了号召,立即四手合十,盘腿坐下。

叶问书心里惊叹说这主角的史诗装备也太牛逼了吧?

弥伽尊者见那金色长剑,身躯一抖,眼中荡过一丝清澈之光,随即感慨道:“这是……斩日月之剑,日月离皇!叶施主不愧是天命之人啊,阿弥陀佛……”

“果然这叶问书和传闻的一样,是天命之人啊……”

“不愧是天剑传人。”

“日月离皇是什么?”落霞阁一女子问。

“不知道,听说是梵天的宝贝……”

“可是你看那洞虚实力的金像居然能听从他的号召啊!”

落霞阁和梵生阁弟子们纷纷交头接耳,赞叹的赞叹感慨的感慨。

虽不知道这天剑亲传究竟用了什么门道秘法,但洞虚实力的金像居然真的被他给制住了!

不愧是剑仙的传人!

“什么!日月离皇?”林清儿也是脸色一变,“我听闻那可是……”

她瞥了一眼身边的李弥生,没有再说下去。

李弥生眯了眯眼睛,眸子盯死了那把金色长剑。

“居然是日月离皇,难怪他能……”他轻声喃喃。

叶问书见大家一副大难已解的样子,松了口气,双手持剑柄,走到那佛印跟前,运转真气,将剑意凝在剑尖,破了那金光梵天印。

随即梵天大印力量崩溃,两尊佛像双目的光芒黯淡了下来,停止了行动,威压瞬间尽数失了去。

所有人缓了口气,因为大家都能感觉到禁制的威压消隐无踪了。

“终于搞定了。”叶问书抚了抚胸口,向着金线那边的人说,“过来吧,禁制破了。”

“叶问书你……有点门道啊。”少见的是,林清儿居然开口夸他。

“运气而已。”叶问书笑了笑。

说实在的,要不是恰巧身上带着这日月离皇,他现在可能已经埋到地底下去了。

“这才多久没见,你好像实力又涨了不少?现在什么水准啊?”

“啊……我,我应该也差不多到元婴中期了吧?”叶问书讪讪地说。

这叫他怎么说?虽然他很想装个逼,但是他总不能说“我前几天不知为啥突然元婴后期了,再过个几天可能就洞虚了”吧?

太作,太显摆,不符合他的人设。

“虽然不知道这日月离皇你是怎么得到的,但你赶紧收起来。”林清儿有些警惕地说着,视线不经意间瞟向李弥生。

“怎么?”叶问书也注意到李弥生似乎正在盯着自己。

这老哥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啊,这眼神看着有点难受。

“把日月离皇收起来,此等秘宝,不要随意拿出来,有大夏的人在。”她小声提醒,“你这人怎么这么天真?当心坏了事!”

“哦,哦……是是是。”叶问书闻言赶紧将真气撤了,那长剑再度缩回一指长度。

果然这主角的装备就是遭人惦记,看来必须找个机会把它还给师妹。

流殇梦蝶看了,轻轻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叶问书心里想这小丫头不会是看他和这落霞阁美女大师姐关系这么好心生醋意吧?

“叶施主请,各位有缘者,自取其缘。”弥伽尊者点头示意。

“没事没事,你们先走,最后记得帮我师妹拿个好机缘就是了。”他当然得帮流殇梦蝶拿个最好的机缘回来。

“那是自然,毕竟天命之人,或许是看不上我大梵天的机缘……”弥伽尊者叹了口气。

“啊不不不,我真不是这意思……”

在那通玄塔的二三层楼,所有人都在惊叹梵天真人秘传之多,就连弥伽尊者都满脸赞叹之情。而流殇梦蝶却靠在墙上,看着天花板,丝毫不关心似的。

“师妹,你怎么不去取梵天的机缘啊?你看林清儿都兴高采烈地去了呢。”叶问书招着手。

“我还以为是什么好机缘呢,梵天老头的通玄塔里可没什么好东西。二楼是他的书院,三楼是一大堆没什么用的破法器。”师妹耸了耸肩,“我在这儿这么多年,没见过什么特别好的,都是垃圾货色。”

叶问书心里说你口中的垃圾货色在正常人看来那都是无上秘宝啊。

“七年过去了,这地方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啊。”她一边说着,一边来回度步,眸子在四处扫了又扫。

楼上的弥伽尊者打开了传世金阁,一阵金光大作,在场皆呼牛逼。

“各位施主,这便是梵天赐予诸位的机缘了。切记,若无法带走,便不要强留,小心触发禁制。”

“这就是……天哪,梵天的真意?”

“玄金念甲!就连这等宝物都有?等等,那不是不灭神魂的原型?连此等神物都……”

“不愧是梵天真人……”

师妹只是一声冷哼:“别听他们在那边惊叹,都只是一般货色而已,真正的秘宝,只有日月离皇。”

她伸出手来,摸了摸藏书阁的书架,手指抚过一本又一本藏书,轻声说:“想来想去,我其实不缺什么机缘啊,梵天老头把他最好的东西都留给了我,这次回来,真的没什么意义。”

那声音有点苦涩:“我还缺什么呢?我什么都不缺啊,这梵天机缘,不属于我。”

叶问书都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了。

哇——怎么师妹突然就开始小忧伤了呢?

那双琥珀似清亮澄澈的眼睛里,仿佛有什么冰凉的水流淌出来,却流露出一点孤独,却叶问书从来不知道小师妹还会有这等神情。

她应当是自信的,自傲的,不可一世的。

她应当是个在世龙傲天。

“梵天老头,你召我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呀?”

叶问书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

其实吧,顺着这个气氛,可以把手里这烫手山芋还给小师妹啊,你看她现在睹物思人的模样,定是动了真性情呀,应该不会拒绝吧?

叶问书想了想,走到小师妹跟前:“师妹,我想了很久,觉得这日月离皇,还是给你吧,就当留个念想。”

他这还算是拿了小师妹师傅的遗物,拿别人遗物这种事……他还真做不出来。

再说了,这一个听名字就知道吊炸天的主角专属神装,他一个NPC大师兄那可是万万不敢据为己有的,否则多半是有杀身之祸。

“我才不要你可怜,你不要自作多情。”

叶问书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那把小剑,“这东西若不放在你身上,我会不安的。”

两种意义上的不安,应该都有吧。

“所以师妹……”

他话未说完,突然间一道声音响彻整个通玄塔。

“全部都不要动!这通玄秘塔的东西,我大夏,全都要了!”

谁啊?坏我好事?叶问书懊恼地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所有人听闻这个声音都望了过去。

是李弥生。

此刻他丝毫没有掩饰眼中的贪婪,那道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叶问书手中的金色小剑,仿佛择人而噬的恶鬼。

“还有这日月离皇,我非要不可!”

他手中的墨羽扇高高举了起来,雄浑的真气孕育其中,宛如一股漩涡。

“我大夏的援兵已经抵达入口,你们若是识相就不要反抗,留下秘宝,乖乖退去,我自可当做无事发生。”

“李弥生!你就不怕你还没出去就葬在这里?你也不过是元婴境罢了!”林清儿面色一沉,心意一动,转瞬便是真气化剑,笔直的剑路直穿云霄,刺向李弥生。

李弥生狞笑一番,一合之间羽扇横扫而过,干净利落地封住了林清儿的剑路。

“当然不怕,不稍微露点本事,你们还真以为我大夏皇朝无人?”

林清儿咬了咬唇:“元婴……后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