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炮灰就去做炮灰该做的事

要知道洞虚修士是十分罕见的,别说洞虚,就是元婴修士其实也只是凤毛麟角——通常的修士此生所能到达的极限便是金丹圆满,再往上的上境便是机缘造化所成了。还好这金像只会镇守楼阁,若是把它们丢到外面去,怕不是能屠杀四方。

叶问书心想这梵天真人不厚道啊,把一个如此恐怖实力的金像放这儿,这不是摆明了为难这些有缘人吗?

“弥伽尊者,你有什么办法吗?”林清儿问。

弥伽尊者摇了摇头,开启这空间大门本就极为耗费元气,加之方才的战斗损耗,元婴大圆满修为生生折了一半,对这两尊金像也是无可奈何。

刚才若不是他用护体真气强行护着这些修为不够的小辈,只怕是要出人命,但这一次损耗,却让他失去了再战之力。

“看来这是梵天的考验啊,是否有缘,看各位施主的造化了。恐怕只有真正的有缘人,才能点破此局。”弥伽尊者念起心意开始疗身,精纯的佛气环绕全身。

“怎么办?叶问书要不你试试?”林清儿问他。

“你让我想想……”

没了本命法器,再强的修士也要弱个三分,叶问书也不例外。

“那个四臂梵天金像,他的力量来源于正殿中央的梵文大印。破了印,它便不再会动弹。”这时候,那随行而来的李弥生突然说话了。

“你怎么会知道?”

“有幸识得此阵而已,”李弥生说着走到叶问书跟前,“正面强攻是不可取的,要破此阵,需要一个能够避过佛像一波攻击的修士,要速度最快的,你可以吗?”

叶问书有点尴尬——他好像就是那个速度最快的修士,毕竟身处异世保命要紧,他保命的功夫练得最好。

喂老哥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我觉得我大概不……”

“没事,他没说错,那个梵天大印我知道的,只要破了印,护法金像就会停下。我去吧,我很熟悉这个。”他身边的流殇梦蝶突然来了一句,“师兄没了本命法器,到时候那佛像拍他一巴掌我怕他被拍死。”

喂,师妹你逗我呐?那可是洞虚啊,你一个金丹水准,要真被那东西拍一下还不被拍个半身不遂?

“不!我觉得作为师兄,还是我更快!”叶问书毛遂自荐。

“师妹你还是洗洗睡……不,你还是好好休息吧,这种脏活累活,就交给师兄我来干。”他赶紧双手扶住师妹的肩膀,让她缓一缓。

林清儿有点担心:“这,这不大好吧?我知道你修为很高,但是强如弥伽尊者都说没办法,你去怕是……”

“你也和我切磋过嘛,你看你那落霞步虽然独步天下,还不是被我一剑……”

“你!”林清儿气得差点没一巴掌扇过去。

“对对,对对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事……”

“那,便劳烦问书兄了。”李弥生微笑着点点头。

啊……好像把自己推到了一个不得了的险境里面啊。

叶问书讪讪地走到了其中一尊佛像的跟前,看着那张怒目金刚的脸,觉得有些怵得慌。

他对自己的速度倒是很有信心,毕竟虚空步他也练得很熟了。

但要是真被这玩意给拍上一巴掌,他抱大腿也没什么必要了,直接拉回去抢救吧。

哎呀托大了托大了,早知道叫小师妹去了,反正她是主角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呀。

然而已经没机会给他后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难道还退回去不成?

叶问书闭上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拼了!

只见他聚起丹田气海,真气充盈全身,脚下连行七步,身体化作一道虚影,疾如闪电。

一个呼吸间他的脚步便越过了那条金线,但下一个呼吸间他突然感觉体内真气迟滞了。

这圈内的威压极大,寻常修士根本无法自由活动。

他扭头望了一眼金像,金像还未动。

有机会!

他加快步伐,一个闪回便是接近了梵天大印。

能触到!

金像还未动。

可是——

一股不可见的力量生生将他定在了原地。

是禁制!他的速度被禁制压制住了!

可没人说过这里有如此强的禁制啊!

两座金像双目金光大作,在同一时间回身,那八只巨手化作流星般的拳头,统统砸向叶问书。

“叶施主小心!”

“师兄!”

“叶问书!”

那一刻叶问书心里只有五个大字。

卧槽,完蛋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