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这小师妹无比狂

天剑内阁大书堂内,叶问书正在弟子门录处翻阅着这流殇梦蝶的各种来历典籍。

“见鬼……原来她才是主角。”叶问书喃喃。

是的,在把这个小师妹的履历彻底翻了一遍之后,叶问书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这小师妹是主角无疑了。

什么是主角?那必然出身够惨,逆袭够拽,名字够霸气!

这流殇梦蝶小手一抖,三项全占了。

名字就不说了,先来看看她的的个人履历:

出生就是孤儿,身负神秘血脉,故被上代仙人,当今佛首梵天真人所寻,得其真传。而后修炼如同喝水,各种奇遇各种天材地宝加身,战斗中屡次突破,同境无敌手之后来到天下三阁之一天剑阁,被门上剑仙收为亲传。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就这经历……叶问书脑海里当时就蹦出来三个字。

龙傲天,妥妥的龙傲天。

这位小姐您怕不是天命之子哦?连着拜了两个仙人师傅不说,连神秘血脉都出来了,要不再给您整个什么“远古邪恶势力”作为反派?

“啧啧啧,不得了,不得了。”叶问书不由得咂咂嘴。

不是对手啊,这一看就是主角的过往,比自己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只不过师妹年纪尚小,还没发育起来。

等她发育起来还得了?上打天下打地中间打空气。

那合着自己这么多年主角白当了?到头来其实只是个龙套?

但是这其实很不妙,因为叶问书的身份不偏不倚是个宗门大师兄。

宗门大师兄其实是个很微妙的身份。

每个修真故事里,主角的宗门里总会有那么个“大师兄”,特牛逼特能打,天赋远超同龄,升级贼快还特别有女人缘,顺带和那什么门主女儿有些说不清楚的感情。

这些大师兄通常都以为自己就是主角,殊不知真主角来了之后被一路反超沦为路人,但这并不是他们最惨的地方。

最惨的地方在于,这种大师兄基本没什么好结局。要他是个正派呢,通常在剧情最后来一波惨死以激发主角的潜力。要是个反派呢……那更惨,一般都是被主角超越然后心有不甘叛出师门,最后被主角亲手一刀二洞捅死。

总之剧情若是发展不下去,死个大师兄就好了。

这不都对上了吗?叶问书完全就是那个什么叛出师门大师兄好吗?

GG,玩个鸡儿,主角没当成当了个主角大师兄,这不是叫他死吗!

这可怎么办才好?

叶问书沉思良久,最终还是下了决心。

所谓知己知彼则百战不殆,必须先去会一会那龙傲天小师妹!

绝不能坐以待毙,正面刚她!

站在小师妹流殇梦蝶的房门前,叶问书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笑容,确认自己看起来不像什么大反派,然后伸手轻叩师妹房间的门。

“师妹啊?流觞梦蝶师妹啊?我是你叶问书师兄,你开个门好吗?”

门被拉开了道缝,里面一小女孩斜过眼睛瞟了一眼叶问书,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满是桀骜,像一只高傲的小猫儿。

这小女孩约莫十五六岁身材,高耸鼻梁晶莹大眼,要说这脸蛋还真是好看,单谈五官,只怕是比起灵儿还要靓个几分。

“我见过你,天剑亲传叶问书。师兄你有什么事啊?”

等等!

叶问书愣住了。

她的眼睛!

那可不是一双普通的眼睛。

那种桀骜不驯,那种凛然不屈,宛如刀剑宛如烈焰,似那破开黑暗的一道火光。

都用上这种吊炸天的形容词了,这是主角才能拥有的眼神啊!有哪个路人甲会是这种眼神的?

她妥妥的,主角啊!

果然没猜错!先套近乎!

“师妹早上好啊,你需不需要师兄我替你指点一下武学上的问题啊?”叶问书微笑。

“师兄,你是个好人,我们没可能的,你回去吧。”说完这三句话小师妹把门又关上了。

叶问书:“???”

卧槽这什么情况?

“等等,我真有事!”

情急之下叶问书一掌**门中,强行不让小师妹关门。

啊!好疼!

“那师兄你到底想干嘛?你不是已经有大胸师姐了吗?为什么要对我下手?”

我特么根本没这种想法好么!

“我……”叶问书急中生智,“我带你去宗门附近转转,好熟悉一下周围环境。”

他心里估摸着说这龙傲天小师妹似乎很傲气,还有点自恋,但不管怎么说,先了解一下她的性格很有必要。

“熟悉环境?”流殇梦蝶似是有些漫不经心地将目光扫过叶问书的脸庞,“那倒是没问题啦,但为什么要师兄你来带我熟悉?”

“我……关心师妹嘛。”叶问书硬着头皮说。

“大胸师姐早就带我转遍了宗门,如果师兄你是出于这个目的,那便不必了。”流殇梦蝶耸了耸肩。

“别别别,我带你去个更好的地方……”

“不要不要不要,我还要修炼呢。”

“等等!师妹我这里有一把上品玄兵,你看你想不想来一把?”

流殇梦蝶有些不耐烦:“我武器好得很,哪缺你这种破玩意啊?师兄你要真有诚意你就给我拿个神兵级别的东西啊,例如大梵天印剑之类的。”

“神兵这东西你当是白菜啊!别人一个宗门镇宗之宝都不见得是个神兵好吧你说来就来?”

“那……道兵有吗?我勉强可以用一用。”

“这个……好像也没有。”

见叶问书没辙了,流殇梦蝶翻了个白眼:“那不好意思,我对其他的便宜货没什么兴趣。”

便宜货?一把玄兵你说是便宜货?

“等等!”叶问书屏息静气,稳住了自己的气息。

稳住,稳住,她可是主角,惹不起,惹不起,不要反抗。

“你很烦哦。”小师妹眉头一蹙。

而就在叶问书穷途末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却听见耳边传来一道声音。

“问书,梦蝶,恰巧你们都在,老夫有要事安排。”

不知什么时候有一位老者在叶问书背后站着了,他之前也并不是没有现身,只是那修为真气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竟然是融入了天地之间,此身浑然天成。这位老者是叶问书的师父,天剑阁阁主端木剑迹,当世剑仙,其修为可谓高深莫测,差一步即羽化登仙,实属老祖级别的人物。

“师父?”叶问书连忙打招呼。

这种时候师父突然出现,那必定是有关键剧情要发生的。

“见过师父。”流殇梦蝶见了剑仙也是乖乖低头。

“既然你们如此融洽,依老夫看,此段时间由问书来照顾你的起居修炼琐事了,不知梦蝶意下如何?”

叶问书一喜。

果然师父是站在我这边的!只要以此为契机接近这小师妹,必能夺得先机!

流殇梦蝶这才给了个面子:“既然是师父这么说,那就便宜师兄了咯……”

“你俩相性天和,平常时日多加交流,大有裨益。”

“他?”流殇梦蝶几乎是翻了个白眼。

喂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啊?

本来叶问书也想一个白眼翻回去的,然而他想起自己作为高大上的大师兄,自然是要笑眯眯地包容这个主角师妹。

表面功夫得做好。

“师父所言极是。”他说。

“梦蝶啊,你所修习功法乃梵天真人之传承,梵天与当世佛学派出自同门,都讲究一个‘缘’字。这半年你修为止步不前,为师思忖数日,终觉得你还是需要去一趟天生崖。来日梵天秘宝出世,天下三阁约定好,都会动身寻那机缘。原本老夫准备让问书去的,现在想来不如你也去吧,兴许有机会破那元婴境。”

“我的机缘么?”流殇梦蝶淡淡地说着,嘴角挂上了一丝弧度。

“也好,也罢,迟早要来。我要的,只是天下第一而已。”

“好,不愧是天剑阁弟子,有眼界。”端木剑迹很满意。

哇你这个言论也太特么酷炫狂拽吊炸天了吧!还搞什么“嘴角一丝弧度”,“淡淡地说着”,你莫不是要给我冷笑一番,接着眼中有指点天下的睥睨?

师妹只是抬头看了眼叶问书,接着说:“那么,叶师兄,你和我一起去天生崖,寻那机缘,你看怎么样啊?”

叶问书微微一笑。

当然得去啦,主角出门,要么练级要么打装备,跟着去那是肯定不会亏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