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认为是人类的英雄。

在无数个夜晚,用键盘与鼠标,在无人知晓的战场上征战。

为了爱与正义,为了保卫世界的和平。

手指与键盘的碰撞中,摩擦出激烈的火花。

用一个又一个渺小的字符,向世界发出我自己的声音。

网络上只要有激战,就会有我的身影,我会化身正义的使者,将人世间最美好的语言倾洒在战场之上。

复制、粘贴、删除、Enter发送——

(五毛一条,括号里删)

啊,糟了,删错了,把括号外的删了。

有时英雄也会出现失误,看着网络上越加激烈的战斗,我叹了口气,右手伸向显示屏旁边的泡面。

年纪轻轻就已经月收入两千元整的我就算是吃泡面这种高档产品也是无可厚非的,有时候为了体验一下奢侈的贵族生活,我甚至还会在吃泡面的同时加一根泡面伴侣火腿肠。

非常满足。

这就是人生巅峰吧。

但是,我也是知道的。

人的一生在到达巅峰之后便是下坡路,现在的钱越来越难挣,和我从事相同工作的人越来越多。群里的单子也越发难抢,不要说五毛一条的单子,就算是一毛一条我想我也会拼命去抢。

这就是英雄不为人知的痛苦吧?但是,我依旧是整个行业里工资最高的人,每个月两千元!没有人比我还强,没有。

虽然生活如此奢侈,又是泡面、又是火腿肠,但是内心却总是很空洞的,年近二十五了还没有女朋友的我只能靠我辛勤的双手解决一切,因为我看不上那些庸俗的女人,每个和我相亲的女人都只是为了我的钱,有一些人甚至才刚和我见面就问我“开什么车来的。”这样让我不屑一笑的垃圾话。

我有很多豪车都在4S店里放着,我说了,她们不信,有的甚至还嘲讽我是穷鬼。

呵,我一个月两千块我炫耀了吗?我联合马云与马化腾的资产能够撼动整个亚洲这件事我炫耀了吗?

真的,女人好肤浅,真的好让人苦笑无奈。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笑了,口中的泡面好像也没有它包装上的海鲜味了。

并不是因为女人的事情让我烦心,而是我感觉到,我好像已经厌恶泡面了。

海鲜味也好,红烧牛肉味也好。都已经没有了新意。

它们只是一些奢侈品而已。

我已经吃够了泡面这种奢侈品了吗......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些怀念学校里的饭菜了。

是啊,虽然踏入社会之后我的社会地位提高了,享用的美味也越发丰盛了,可是我还是忘不掉北京大学的食堂,还是那里的饭菜符合我的口味,那里的饭菜可能不是最美味的,但是却是最干净的、最放心的。现在步入社会了,却再也吃不到学校里那样的天然无防腐剂的瓜果蔬菜了。

北京大学......在那里的几年,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几年了......同样,我在那里也学到了很多,学会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在北京大学洗盘子的那几年让我开阔了眼界,让我知道了这个社会真正需要什么,这也是我正式入职【网络正义维和联盟】的原因......

一转眼,好多年过去了......

沉浸在过去回忆中的我感觉到下体有些异样,咳咳,可能是泡面汤喝多了,小腹有点膨胀,膀胱紧缩,一股尿意有些憋不住了。

最后看了一眼大头电脑屏幕上跳过的一条又一条消息, 我从桥洞里走了出来,准备到一旁去小便一下。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大街上没什么人,所以就算是随地大小便也没什么关系。不过有人的话是不可以的,上次我就因为尿尿被路过的城管抓住了,一下子罚了我五百多,吓得我当时就下跪求饶了,又是抱腿又是喊娘的,最后可算是落了个口头警告不了了之了。

我找了棵大树脱裤露鸟,眼睛灰溜溜的四处扫视着,还好附近除了一只坐在大马路上的狗正看着我以外没什么别人了。

狗......

是一条流浪狗,浑身脏兮兮的,眼睛还红红的,浑身精瘦,看上去好像还有病。

哼,真是可怜的家伙,和它相比,我真是一下子优越感爆棚了呢。

嘲讽一样一边尿尿一边朝着流浪狗甩鸟,看着在空中画出完美曲线的液体,我自豪的扬起了嘴角。

想当年,村口尿尿我最远。

看如今,大街尿尿我最骚。

我好像看到那条流浪狗跑了起来。

朝着我跑了过来。

张开了它那张大口。

朝着我的鸟,狠狠地咬了下来。

“......”

与犬的四目相对,让我的脑海中想到了很多。

我想到了黄瓜。

想到了菜刀。

想到了菜刀切黄瓜。

【咔嚓】——似乎是幻听,我的耳边好像出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声音。

我笑了。

同时我也落泪了。

“你干咩啊!!!!有没有搞错啊!你是在嫉妒什么吗!!!”

我能感觉到,我好像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断掉了。

——

——

——

“姓名。”

“方天奇。”

“年龄。”

“二十五。”

“性别。”

“男。”

“职业。”

“【网络正义维和联盟】成员。”

“说人话。”

“水军......”

坐在殿堂上的那个满脸漆黑的男人看了我一眼,接着又低下头看起了手里的纸。

“怎么死的。”

“失血过多。”

殿下的我低着头说着,脚底已经浮空,这说明我已经成仙了。

不对,是变成鬼了。

这也真是有够惨的。被狗咬断了鸟不说,在去医院接鸟的路上就失血过多躺尸了,总而言之,我的尸体肯定是惨不忍睹的吧?躺在地上,没有鸟,鸟在手里......

真不知道警察大大们该怎么判断我的死因,等等该不会是给我断定为什么不可描述的罪过吧......

话说,这里是阴间啊。

从刚才被穿着一黑一白衣服的两个家伙抓进来的时候我就差不多明白了。这俩家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黑大牛和白小咩吧?反正是非常了不得的人物。

阴间也是和想象中一样阴暗无比,只是这阴间的装饰让我稍微有些不太理解。

整个大殿上到处都贴着初音X来的海报,站在我身后那两个穿一黑一白衣服的家伙,衣服那块空白区域上也纹着初音X来的图片,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坐在大殿上的男人头顶那高高的帽子上,好像还有一个初音X来的手办。

“喜欢过气偶像吗......”

“你tm的说什么?!”

谁知道坐在大殿上那个男人突然就激动地跳了起来,随着他从座位上抬起屁股,我听到【哗啦】一声,五六个初音X来的小手办就从他衣服里掉了出来。——等一下!原来衣服里还有吗!

“你tm的说谁过气偶像!你一个水军tm的敢侮辱公主殿下!我要让你进畜生道!”

看着那暴跳如雷的男人,我觉得要不是因为那黑白二人拦着我就要被他亲自丢进畜生道转生了。嘁,你真以为我会怕进入什么畜生道吗?你以为我是谁......

等等等等,如果进了畜生道,那样的话我下辈子不就是畜生了吗!

“我虽然是水军!但是也不可能会当畜生的!”我义正言辞的和男人正面刚了起来,“喜欢过气偶像也不是你的错,毕竟——”

我脱下裤子,那还染着血的内裤上巨大的【我爱初音】这四个大字明晃晃的出现在了男人眼前。

“我,也是骑士团成员啊!从我这血淋林的内裤上还看不明白吗!为了公主殿下哪怕是死我也要穿着有着她字迹的内裤啊喂!”

我看到男人的脸色瞬间柔和了。

呼,看样子临时用断掉的勾勾在内裤上写字的办法还是蛮有效的......

——

——

——

“因为你的鸟没了,导致身体灵魂缺了一块,所以我没办法让你下辈子继续做男人了。”

跟着男人朝着轮回道走去的时候,那个男人开口对我说道。

“欸?没法做男人?别开玩笑了,我要是做不成男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现在就是死了的。”

啊,他说的也对,不过虽然我现在死了,但是我也不能因为我死了就放弃作为男人的尊严。

“你放心,你前世的记忆会被清除掉的,在下一世的时候你不会记得自己曾经是个男人。而且——”他左右看了看,在发现没什么人注意我们的时候,男人低声对我说道,“既然你也是骑士团成员,那我会给你挑一个不会有任何遗憾的完美人生让你享受的。”

“可是我根本不想变成女的啊!就算是记忆清除也不行!”我斩钉截铁的拒绝了他的好意,真是把我当随随便便的人了啊!让我转生成女人,还不如不让我转生好了,要不直接让我还魂吧,现在速度快点的话我可能还能来得及去医院接吊。

“真麻烦啊!那好吧!先天太监和女人你想变成哪个你自己选。”男人好像有些不耐烦了,他冷哼了一声,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至于你想的让你复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你的尸体已经送进火葬场烧成灰了,没希望了。”

等等!已经烧成灰了吗!也太快了吧!而且是直接火葬的吗?我家里人连最后看我的机会都没有了吗......真是对不住啊,老爸老妈,你们养育了我二十多年,最后连我的骨灰都看不到什么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想法,男人说道:

“根据我的观察,你的家人也都去认领你的骨灰了,所以放心好了,也不会让你的家人有什么挂念的。反正我看他们抱着你骨灰出去的时候都笑的很开心,出了火葬场当场把你的骨灰倒进门口可回收垃圾桶中了。”

“这么绝情的吗!你确定那是我家里人吗!”

“我觉得是。”

“你不要给我那么敷衍的答复啊!!”

唉!没办法了,看样子我是真的要选择转世投胎了啊......从刚才开始我就莫名其妙的对这个世界半点留念都没有了呢。回想我的前半生......

“先天太监和女人,你选择转世成哪个?”丫的你能让我好好回忆下我的前半生吗?而且你给我的选项明显的是单选题吧?先天太监是什么东西?出生就没有小JJ的男人吗?那样的话我会直接被转世后的爹妈摔死吧?

“算了,反正转世投胎嘛,转男转女都无所谓了,反正也会清除掉记忆,那我就选变成女人好啦。”

“真香定律吗?刚才还死也不想变成女人。”男人脸上露出了不屑地笑容。

“够了啊!不要再说一些听吐了的老梗了啊!话说这本书从刚开始就一直在用一些烂大街的段子吧!你这个无良鸽子作者也稍微给我认真一点写啊!”

啊!真是受不了了啊!为什么我就必须要遭受到这样的事情啊!

——“住手!住手!我不是伊藤诚!你们抓错人了!我是被绿的!不是绿别人的!”

正在我们快要走到轮回道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朝着里面瞄了一眼,我看到一名看上去年纪不是很大的少年正哭着喊着大吵大闹的叫着。

他被两个戴着奇怪VAN♂样面具的人死死的往一个看起来很渗人的黑洞里推着,那个少年拼死抵抗,就好像掉进去就不会有好日子过一样。

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戴着面具的壮汉合力把少年抬了起来,扔进了黑洞当中。

惨叫声瞬间消失了......

“那是怎么回事?”我偷偷问身边的男人。

“啊。他啊,因为劈腿搞外遇,被女朋友拿刀把头砍了。为了惩罚他,我让他自己体验一下当女孩子的感觉,送他去西方异世界了。而且是带着他自己前世男人的记忆哦,呵呵呵。”

男人的回答让我有些冷汗。这家伙,笑的还真是阴险啊,腹黑系的吗?而且刚才那个家伙的经历怎么听怎么像是某个很知名的人物啊,姓为伊藤的少年吗?

话说,刚才这个男人说送去哪里了?

“西......西方异世界?”

“啊,对,也就是魔法啦,剑技啦,那样的世界。顺便说一下,你要去的地方和他是相反的。”

“欸?”

“那里。”

男人指了指那个少年被扔进去的黑洞的旁边。

“那里就是你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啊,对了,在下去之前你要先喝掉这碗孟婆汤才能清除记忆,否则......欸,人呢!”

身后的男人在说些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了,在男人给我指明位置之后,我一个箭步就自觉地朝着黑洞跳了进去。

我就是那么一个自觉的好孩子,毕竟,我可不希望被那两个戴着奇怪的【deep♂dark♂fantasy】面具的家伙抬起来扔进去,再怎么说我也是党的接班人,就算是扔我,也应该是保加利亚妖王来吧。

其实这个黑洞里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我能感觉到的只有身体的下坠,眼睛所看到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但是随着从灵魂深处产生的一阵奇特的感觉,我感觉到不断下坠的身体在一瞬间仿佛灵魂归位了一样的一震。全身的一切感官瞬间没有了作用。一切仿佛死水般沉寂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非常的杂乱,非常的杂乱。

好像是人的惨叫声,铁器的击打声,又好像是风的声音,又好像是水的声音。

身体也有了感觉,我似乎在颠簸中,在空中,在地上,在翻滚......

等等,这tm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从娘胎里是蹦出来的吗!还是说我被我这一世的老娘一个屁给崩飞了?

有些忍不住的睁开了眼睛,在起初的白茫茫的一片过后,我总算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漆黑的夜晚,天空落着雨滴,而我身处襁褓当中,正在被一名手持长剑,身穿道服的长须老人抱在怀里,他在天空中跳跃着,飞翔着,在没有任何威亚的情况下,这个老爷子做着各种反牛顿物理学的动作,然后才在对照着明月的一处高台上落了脚。

他低头看了我一眼,在发现我正盯着他看的时候,他那冷峻的目光突然变得悲伤了起来。

他的手好像有些颤抖,干裂的嘴唇也不停地颤抖着。

他开口了。

说出了我来到这个世界所听到的第一句话。

“水君......你妈死了。”

嗯?什么鬼啊!!!

这老东西怎么上来就骂人?我恰点饭容易吗我?不是为了恰饭谁去当水军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