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晴,我们分手吧。”

星源奶茶店,一名少年对从雷雨中,匆匆赶来的女孩道。

“磊?你……你在说什么?我一定……我一定是听错了,对吧?”

女孩瞬间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看着他。

此时正值夏季,虽下雨气温稍降低,但蒋沐晴依旧穿着超短裙。

黑色瀑布般的长发垂落在双肩,因为染上少许雨水的缘故,显得更加细腻晶莹。

雪白细长的白色丝袜紧紧包裹着她修长笔直的双腿,若隐若现的玉足隐蔽在圆头鞋内。

这是一位长相极其完美的女孩,气质也犹如常年屹立在松柏间不倒的青竹,清新淡雅。

旁边几位围观者不慎听到两人的对话,一位穿着黑色短袖T恤的男学生气得想一拳揍在少年的脸上。

傻子才会跟这么出色的女孩分手,确定脑子没出问题?

“你没听错,我们分手吧。”

“为,为什么?太突然!”

蒋沐晴红润的脸蛋一下子抽掉了几分血色。

“是不是我最近忙着cos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变少了?

公司发布的任务我原本就是要拒绝的,只是我……

我现在就跟经纪人说一下,取消这次户外拍摄活动。”

女孩急不可耐取出手机,拨打电话中。

“喂?小芯,我是蒋沐晴……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她话没说完,王磊将手机夺了过去,挂断了通话。

“不是那个原因。”

他摇摇头。

“那究竟是为什么?我们不是在一起快三个月了吗?为什么突然说分手!”

女孩音调瞬间提高了几百分贝。

她跟少年在一起这么久了,很明白他说的话,言必行从来不会毁约。

听到他说分手两个字,此时她的心脏像被一柄尖刀划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鲜血喷发,刀子没入身体之中,十分冰冷刺骨。

之前爱有多少,此刻就有多痛。

女孩呐喊导致店铺不少吃瓜群众投来好奇的视线。

“还能因为什么,估计脚踏两只船,厌倦现任了呗。”

周边一名客人低声道。

“得了吧,舅舅。他这家伙完全没什么特殊点好吧?还能脚踩两只船?”

短袖T恤男学生不屑道。

“确实特别普通。”

少年穿着属于那种丢进大海里,一抓一大把的类型。

如同墙角边随处可见的杂草。

不少人心生疑惑,这样的男生怎么可能追到如此优秀的女孩?

如今不是看脸时代、金钱时代吗?

竟然还存在这般淳朴的恋爱啊。

“这不是muik吗?”

有人忽然认出了蒋沐晴。

“muik是什么?这孩子是外国人?”

“不是外国人,妈你不懂cos圈子,我不是经常去参加漫展吗?

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化妆成可爱的动漫角色给路人拍照。

这女孩很优秀的,在圈子里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她在日本那边都很有名,经常上排行榜的。”

男生一边说一边懊恼摸着脑袋。

“她有男朋友的消息我怎么不知道,我记得她拒人千里之外的,圈子里也没什么绯闻。”

“听你这么说,这孩子相当不错呀。”

“那是当然的,妈,我的眼光可是很高的。

可惜一株好白菜被猪拱了,唉。”

一时间有人上前去指责王磊,也有人上前安慰少女,霎时形成了一极分化。

这种事情的发生,很正常。

一朵美丽的花在风雨里倒了,会有诗人为它写首可歌可泣的诗,而从顽石里努力长出来的野草,没人会去看一眼。

蒋沐晴扫了周边一眼,最终拉着王磊往门外走,这里太吵了。

随后两人冒雨来到一家超市门外。

她从自动贩卖机取了两罐咖啡,扳开拉环一杯递给少年,另一罐自己自顾自的饮用起来。

喝着喝着,她的眼泪猛地流了下来。

“你在骗我对不对,你是不是生什么病了,治不好要瞒着我走?”

“不是,我没病。”

王磊听着感觉好笑,自己算是“不会死的人”,怎么可能会得绝症。

“你有病。”

她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纤细的指甲深深陷入自我手掌。

刺痛,无比的痛楚。

而身体上的痛远没有她的心更痛。

“为什么提出分手?为什么说以后都不再见面?是不是真的你讨厌我了?”

她垂下了头,像暴风雨中骄傲的孔雀,往常的艳丽开屏全然不见,只剩下秋季凋零飘落下的枫叶,只有无限寂寥与伤感。

“你确定要我说实话吗?可就算我说了你恐怕也不会相信。”

“要!”

蒋沐晴抬起头,十分认真看着他。

“哪怕你说你是奥特曼,来自m78星云,现在你要离开地球了。

我也会相信的,只因为你是磊。

你不会骗我。”

……

面对少女真挚的眼眸,他缄默下来。

一时间,空气中只剩下雨水声、汽车鸣笛声。

少年夹了夹额前的碎发,踟蹰了半晌。

“如果真是奥特曼就好了,可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永远也挣脱不了这无止境轮回。”

他长叹一声,开始将自己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良久他轻叹。

“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少吃点辣。

你很喜欢甜板栗但也不要吃多了,那对嗓子不好。”

“能休息的日子好好休息,不要老想着cos摄影,熬多了夜会长皱纹。

令母身子一直虚,我说得那个老母鸡炖汤土方法挺管用的,要一直记着。

你喜欢睡前喝一杯牛奶,尿意来了睡醒了。

记得披上衣服去厕所,不要偷懒,光.露.露去蹲马桶小心着凉。

这些都记住了吗。”

“嗯……我全都记着呢。

我一直都记着呢,我怎么会忘呢。

只是,磊,我真的不想你离开。”

此时少女已泣不成声,而王磊有些无情的挣脱开她的怀抱,将她紧扣的五根指头一根一根扳开。

“我也不想,可这就是命运。

不要哭了。”

少年摸了摸她的后脑勺叹了口气。

许久他挪了挪脚步没有再说什么挽留的话,一个人孤独走进了雨中。

这次蒋沐晴没再追上去,也没有像以前那样追逐上去挽住了他的胳膊,亲昵靠在他的身上。

夏季的雷雨越下越大,如同冰雹倾盆而至。

雷电划过天际闪耀着刺眼的白光,不一会儿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那个人怎么不撑伞,一直在雨里淋着啊?”

“鬼知道,大概是遇到什么难事吧?估计失恋了?”

“这年头的小年轻心理素质可真不行啊。”

一行人从王磊身边经过。

大雨浸透了他的衣裳。

头发、衣服打湿后,粘在身上黏糊糊会让人十分难受。

而他浑然不觉依然在雨中漫步,在人们眼中王磊在发神经。

“又要结束了呢。”

他呢喃自语瞥了眼手表,心脏一阵剧烈的刺痛。

时间已经到了。

土拨鼠三月再次轮回。

温热的血液在血管里流淌,雨水的冰冷感、身上黏糊糊的粘稠感在这个瞬间,猝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倾盆的雨水声、雷鸣声全然不见,只剩下中性笔在纸张上滑过的沙沙声。

窗户打开着,帘布随风而动,班主任坐在讲台上批改着试卷,时不时抬起头打量有没有学生做小动作。

这是高三的教室,上自习课的晚间,他回来了。

王磊握着笔,扫了一眼周边的人,又瞥了瞥值日表。

没错今天是五月十五号,距离高考只剩下几十天的时间。

王磊已记不住自己参加过多少次高考了。

没错,这不是所谓的重生,而是无止境的重生。

噩梦般的三个月轮回。

从这个时间点开始,每过三个月,他会再次重生在这天。

王磊第一次回到五月十五号的时候,还以为是重生他欣喜若狂,开始疯狂补习,最后勉强过了二本线。

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青涩少年。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一晃十年过去了。

他依旧在这三个月中无止境的轮回。

期间,王磊做过很多事情,有好事也有错事。

不过不管怎么样,所有的尘埃都会在最后时间,最后一天清空、重新归零。

就好像从零开始,读档galgame游戏,永远无法抵达终点。

在漫长的岁月里,他终于追求到了女孩子,他也利用了预知未来,当上大富翁。

彩票、股票,拥有先知信息,想要赚取金钱简直不要太简单。

固然暴发户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可这些事情不频繁发生,都可以归为运气好。

他曾迷失在繁华的都市里,在纸醉金迷生活里睡了一个接着一个女人。

在茫茫人海中,王磊翻起的浪花,丝毫不起眼。

他曾疯癫过,发狂过,经历了很多曲折,许多事情并不像他期待的那样称心如意。

作为一名普通的青年,王磊有诸多填不满的愿望,他在轮回中一次又一次尝试。

而最终时间冲淡了他所有的追求。

“我活得有点久了。”

王磊闭上了眼睛开始回想。

经历了无数次的轮回,自己的岁数早已破三位数了。

他还真成一个“修仙”人士,一个长生不死的老妖怪。

呵。

“好多事情都忘了,哪怕我现在写下『笔记』也回顾不起来了,真是头疼。”

他皱了皱眉头,提起笔开始记录有用的信息。

每一次「重生」王磊都要用自己才能看得懂的密码,记录未来要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的所见所闻。

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人、发生了什么。

记录这些信息,以后无论他要做什么,都能提供很大的帮助。

这么做也是为了解乏。

他实在太寂寞了,哪怕他现在固定三个月换一次最佳女友,每一次都谈一场惊心动魄的恋爱。

不再本末倒置,一味去追寻肉.体上的欲望。

可他依然感到孤独。

因为时间重置了,没有人会记得他。

父母也不记得他的荣光,还是将他当小孩子看待。

在一百六十岁那年,王磊患上过重度抑郁症,好在都挺了过来。

“每次「重生」,身体都继承上一次轮回的最佳状态,这完全不像游戏里的回档。”

王磊思索道。

大部分的电子游戏复活都是重新开始,要么读取存档数据。

王磊却并不是那样,他原本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跑个操场都会喘气,而现在身体有着强壮有力的腹肌,胳膊也粗犷无比。

大腿上的肌肉同样健壮黝实,更别说他努力获取的跆拳道黑带九段了,肌肉记忆天然存在。

这根本不是一个中学生应有的身体素质,这是他在无止境的轮回中,不断努力锻炼身体,练习所得。

如今这副身体去参加路程最长的马拉松赛跑,拿个头奖完全不成问题。

每次读取身体的最佳状态,一直保持着青春少年,这是某种意义上的长生不老。

秦始皇当年派徐福去蓬莱岛,想找到梦寐以求的不死丹,大概也不过如此。

“算了,再想也搞不懂,反正我的力气又不可能突破人类极限,也没变成超人或者怪物。

好事,就不去探究了。”

王磊如同醉汉一边咕哝一边做着『密码笔记』。

而王磊的自言自语,班主任早已发现,他沉声开口。

“我说王磊,你一直在那边嘀嘀咕咕说些什么呢?错题改好了吗?

你这次模拟考物理可是连及格线都没有过,高考马上就到了。

你再不认真一点,你就准备读高四吧。”

不少人听到老师的声音,霎时停下笔抬头看了过去,凑个热闹。

王磊眨了眨眼,在这个重新开始的世界,自己不算差生,也不是优等生,属于中游水平。

类似杨修的鸡肋,放手不去管放弃觉得可惜,去管也觉得没多大用处。

“我知道的,老师。”

“你要是真明白那才好,静下心来,别成天想有的没的,脚踏实地做好每一步。”

对话结束,直到自习课结束,教室里也没其它的动静。

当放学的铃声响起,班主任立马夹着教导书走出教室。

顿时教室里,响起各种欢快的声音。

“走走!趁没熄灯,三国杀,去切一把三国杀。”

“捞王,帮我拿下手机充电器,我先去小卖部买泡面和火腿肠。”

“没问题,你记得给我留点热水,我也要泡面!”

“惯例,你虾仁面?我老坛酸菜?”

“这还用问吗?去去,办事麻利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