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

马车缓缓的行驶在官道上,道路两旁的树木也被秋风刮得飒飒作响,飘落下几片枯黄的树叶。

“公子,驿站到了。”前面驾马的小伙计拉了拉缰绳,对着车厢说道。

“嗯,我知道了。”车厢里面传来一道冷淡的声音。

接下来,一个修长的身影走了出来,头戴玉冠,身着锦衣,就是面貌也是极佳的。

“叫人来把那位姑娘搬出来。”男子淡淡的开口,小伙子应声道。

不多久,便从驿站里出了两个小厮,来到了男子面前。

“你们把那位姑娘安排下住房,再去请位郎中来。”

两位小斯应声,连背带托的将一名白衣女子从车上弄下来。

白衣女子仿佛吃痛了一般,皱了皱眉头。待另一名小斯下了马车躬起身子时,女子醒了。

还在车上的小斯吓了一跳,从车上滚了下去,摔在马腿旁边。

这头马看了小斯一眼,打了个响鼻,好似在嘲笑他。

“姑娘你醒了啊!”男子的小伙计凑上前问道。

女子并未理他,仿佛在脑海中整理什么。

“阿福,失礼了!”男子皱了皱眉头。

小伙计一听,讪讪的退了下去。

男子咳了两声,走上前问道:“姑娘可还是身子不舒服?”

白衣女子撇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谁啊?”

男子撇了撇嘴角,道:“我是在祈福回来的路上,看见姑娘受了重伤昏迷了,所以就简单处理了下带了回来。”

“说话怎么这么文绉绉的。”白衣女子嘟囔了一声,随即捂头痛嗷了一声昏了过去。

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

男子摇了摇头,道:“背进去吧,再去请个郎中。”

几人随即应道,一个将白衣女子背了进去,另一位去请了郎中。

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秋季的深夜气温是比较低的,偶尔还能听到几声蛙鸣,打破了这种寂静。

这时,白衣女子也苏醒了,她一声不吭的便整理了思绪。

他原本是现代人,因为自杀而穿越来的。

他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是自从他的弟弟七岁时出车祸死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他的妈妈因为承受不住这个打击选择了自杀,他的爸爸因为这一系列事故变得开始酗酒,年仅十二岁的他开始辍学,开始打工和照顾家庭。

这样的生活活了五年后,他的父亲醉酒从楼上摔了下来,死了,他草草的安排下葬礼后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才变得稍微轻松了一些。

二十岁时谈了一个女朋友,可惜后来跟别人跑了。他感觉生活已经无趣了,有一次喝醉了上天台跳楼了。

可能上天觉得待他不公,给了他一次重新活着的机会,他,穿越了。

而他现在的身体,按照原主的记忆就是大秦帝国二品丞相安世杰的第五个女儿安沐颜。

安沐颜从小就喜欢习武,可是安世杰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习武,强迫她学习了琴棋书画,学习了礼义廉耻,并且给她安排了一桩婚事。

她的未婚夫是当朝太师的长子苏鸣,其实按照原主的记性苏鸣文才武略皆是上佳的,她对于苏鸣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唯一不满的可能就是父亲私自定了她的终生大事,所以在成婚当天逃婚了。

之后在逃婚的路上,又遭到杀手的追杀,谁来杀她的她也不知道。但凭她三脚猫的功夫又怎么能对付这些武功高畴的杀手。所以,她是被杀了。

如果不是他灵魂穿越过来,安沐颜在这个世界已经属于死人了。

安沐颜苦笑,是不是已经重生了还要被追杀?

不过,对于他而言,是个女人的身体也不是特别抗拒。自从女朋友被别人拐跑了,他对于女人也没有太多的感觉了。

安沐颜整理下残存的记忆,一直到了午夜时分。她觉得有些烦闷,便打开窗户想吹吹风。

外面昏暗的月光照不亮四周,但景物还是依稀可见。安沐颜静静的倚在窗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开始蒙蒙亮了,安沐颜昏迷了这么久,终究还是有些饿,也是非常奇怪昏迷这么久没吃没喝是怎么活下来的。

刚打开房门,只见阿福跟看到了新大陆一样拉着男子说道:“公子公子,她醒了。”

男子看着阿福皱了皱眉头,目光还是看向了安沐颜。

安沐颜深吸一口气,按照记忆做了一个礼仪。

男子终是点了点头,招呼她下来吃饭。

“多谢公子主仆的救命之恩。”安沐颜还是没好意思将“小女子”三个字挂在嘴边。

“姑娘不必多礼,我等也只是看到了而已,顺手帮了一把。”男子悠然的说道。

“无论怎样还是多谢公子了。不只公子怎么称呼?”安沐颜问道。

“我姓白,白皓宇。”男子淡淡的说道。

“那多谢白公子的救命之恩了。”安沐颜轻笑,即使脸上灰尘仆仆的也让主仆两人楞了下。

白皓宇随即反应过来,道:“在下失礼了,还不知姑娘芳名?”

“安沐颜。”安沐颜不卑不亢道。

“安沐颜?难道跟安丞相有亲戚关系?听说最近安丞相家里走丢了一个亲戚啊。”白皓宇摸了摸下巴。

“公子说笑了。我家虽然不是穷苦人家,但也不是这种大富大贵的朝廷命官。”安沐颜轻笑道。

白皓宇没再多说什么,待吃完饭后对安沐颜说道:“既然姑娘醒了那我也不多逗留了,这里是纹银一百两,应该够姑娘回家了。”

安沐颜看了看桌子的元宝,作为现代人他真的想抓起来把玩一番,但还是忍住冲动,对着白皓宇行了一礼:“公子此举可真是雪中送炭,不知公子可否留下住址,但日后我回了家好向双亲禀告也好答谢。”

“这就不必了,山水之缘罢了,答谢就不必再说了。”白皓宇站起身来道:“阿福,我们走了。”

“是,公子!”阿福乖乖的跟着白皓宇走了。

安沐颜收起纹银,开始想以后怎么生活了。一两银子相当于两吊钱,一吊钱相当于五十个铜板,一个铜板可以买一个包子,一百两相当于现代一万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