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到底是什么?

精于暗杀,善于伪装,潜行于黑暗之中,随时会给目标致命一击——这样解释没错。

可长于武道,精通各式杀人手法习惯不拘泥于细节直接干掉目标——这也是没错的。

暗杀二字,重点在“杀”而不在“暗”,只因为刺客本身存在的意义和诞生的理由都是为了杀戮,所谓的“暗”只不过是行使杀戮的手段和方式罢了。

恰好泰兰是后者中的……佼佼者。

于是,终极大莽子泰兰开始了他的表演。

面前的舞娘们像玫瑰,像馥郁的花朵,泰兰就像不识花美满脑子都是肌肉的兄贵,挥洒着汗水抡动那巨大的园艺剪把好看的花蕾剪了个干干净净。

兄贵迈着优美的步伐像蝴蝶一样在花丛中穿梭嬉戏,所过之处花瓣凋零枝叶断裂,然后只剩下满地狼藉。

辣眼睛,然而很有用。

起码在泰兰站在康维尔那个侏儒面前时,他的背后已经躺了一片妖娆的身体了。

但是并没有被他杀掉,只是被他用刀背敲晕了而已。初出茅庐的刺客尚且不懂得冷血和无情才是杀手必要的基本素质,怜悯和同情只会招致自身的毁灭。

但至少现在无伤大雅。

而经历了一场相当剧烈的运动之后,泰兰的小脸也绯红起来,发丝被汗水润湿贴在脸颊上,像红苹果一样诱人,让人相当有咬上一楼的冲动。

按说如果是平时的话,台下贵族们中的某些色胚看到这样的极品美女早就忍不住自己的欲望了,可是现在……他们看着刺客背后躺了一地的“尸体”,实在是石更不起来。

而泰兰已经把刀刃放在了康维尔的脖颈之上,刀刃缓缓下压,康维尔那白皙到病态的肌肤被锋利的刀刃划破,嫣红的血珠就随着刀刃的弧度滴落。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泰兰平静地又重复了一遍。

刀架在头上,可康维尔并没有像贵族们想象的那样体如筛糠面色如图被吓得尿了一裤子,相反,他的表情完全可以用镇定自若来形容。

他咧嘴笑着反问:“负责?”

泰兰转头看着仆人的尸体,慢慢点了点头:“负责——为了无辜的人而负责,为了……”

可他的声音被康维尔打断了。

“为无辜的人负责?嘿嘿……”康维尔终于撕毁了伪善的面具,“放屁!为无辜的人负责?那谁来为我负责?谁来为我这副天生的侏儒相貌负责?是你还是所谓的神明?谁不无辜?”

泰兰愣住了。

康维尔的声音越发激昂——大概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总之这个作恶多端的侏儒突然变得雄辩起来,只是看起来像个披头散发的疯子。

“说什么屁话的无辜——弱肉强食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理,我贵族的身份不是为了让我在这里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讨论什么无辜不无辜的问题的。”他嘲讽地看了看泰兰,“刺客,不过是工具而已,装什么正义的使者,没有主见的肮脏的老鼠接受了别人的命令来刺杀我,居然还口口声声说自己代表着正义——醒醒吧,这个世界就是天生不公,有的人就是天生尊贵,贱民就是应该被贵族使唤!”

他说话的时候挥动着手杖,居然颇有几分大演说家的样子了。

台下的不少贵族们竟然被他鼓动兴奋雀跃起来,甚至有几分热血沸腾的意思。

直到泰兰用短剑割断了这位大演说家的脖子。

精准而优雅,切口齐整,血像喷泉一样喷溅,洋洋洒洒,落在贵族们的头上脸上。

可是仍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忘了说话,甚至忘记了呼吸。

这……不对啊?按照正常的剧情来说刺客小姐不是应该因为反派的话犹豫起来,然后在犹豫之间被反杀么?

可是现在的剧情是闹哪样啊?反派balabala嘴炮了这么久让主角平A一记直接杀掉了?

可是脸上温暖湿润的感觉和空气中弥漫的刺鼻至极的血腥味告诉他们……眼见的一切真实非虚。

他们呆滞地盯着舞台上那个白裙沾血的女孩,内心突然涌起了一阵荒谬感,即使刚刚才目睹了康维尔的假死,但是依然不能削弱他们心中的震撼。

康维尔……真的被杀了?

台上的泰兰蹲下身子,将短剑再次刺入康维尔的胸膛。从那颗畸形心脏中涌出的鲜血将侏儒身上华贵的丝绸洇湿,而他的生命力竟还尚未完全衰败。

他死死地盯着泰兰,似乎是在质问他为什么会这么干脆地将他割喉。

泰兰却笑了起来:“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不知道怎么反驳你,可是你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是刺客而你是我的目标,目标跟刺客讲道理不是一件很蠢的事情吗?毕竟……我们只是工具而已,而工具都莫得感情。”

康维尔这才急火攻心,死不瞑目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了。

泰兰站了起来。

台下刚从震撼中勉强的贵族们立刻紧张起来,像养殖场待宰的小母鸡一样,开始为自己的身家性命担忧。

可泰兰的目标并不是他们,他目光的焦点落在大厅的门口:“出来吧,发现你很久了。”

“?!”贵族们纷纷把头扭过去,目光夹杂着愤怒和羞耻。

他们好奇是谁悄悄躲在门外看到了这一切,包括他们怂得像鹌鹑一样的丢脸样子,还有康维尔被杀的场景。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不介意杀人灭口。

在众目睽睽之下,偷窥狂好像也终于不好意思了,从门外姗姗走来——那是个有着一头灿烂金发的青年人,嘴角时常噙着一抹笑容,相貌相当出众,看上去很是骚包,估计是不少小姑娘的梦中情人。

“军神?!”

有人惊呼,然后贵族们纷纷投去满怀希望的目光,甚至他们中的一部分已经在向青年大喊救命了。

可被他们视作希望的军神却完全无视了他们,微笑着走到了泰兰的面前,吹了声口哨,打了声招呼:“美丽的小姐,好久不见。”

可泰兰并未理会他的招呼。

他看着台上两人之间康维尔的尸体,又扭过头看看背后仆人的尸体,沉默了片刻,抬起头,低声问:

“爱德华?”

“嗯,是我。”爱德华笑着应道。

“你就这么看着……你的弟弟被我杀死?”

[未完待续]

收藏收藏收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