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上总是带着笑的人通常都不会被讨厌——满脸笑容温声细语像小狗一样用湿润润的大眼睛看着你还舔你的手心,这样的人谁会讨厌呢?

虽然被冠上了“舔狗”这略微带着羞辱性质的绰号,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许多人都喜欢有条舔狗能围绕在自己的身旁,用讨好的表情看着自己,伸出粉嫩嫩的舌头舔自己的手心。

又听话又会讨好人的舔狗谁又有谁不喜欢呢?

女装变态不喜欢。

因为面前的这条金毛舔狗舔错了地方。

所以他脸颊抽了抽,使劲把手抽了回来,皮笑肉不笑地回答:“先生你看我们一点都不熟……你就这样握住我的手,不太合适吧,我还有事……”

“有事对我说,”金毛舔狗又极其熟练地握住了他的手,指尖甚至还在他的手心勾了勾,“为美丽的女士效劳是我等绅士的荣幸。”

他那双多情而骚包的桃花眼暧昧地眨了眨。

……女装变态深吸了口气。

他脸上的肌肉抽搐几下,终于勉强挤出一抹笑容,侧头,一字一顿压低声音:

“那!能!不!能!请!你!离!我!远!点!呢!”

最后一个字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一言既出万籁俱寂。

还好他们两个现在身处宴会大厅的角落,并没有人特意关注这个方向,不然女装变态的大声喧哗一定会引起不小的波澜。

女装变态自觉失态,下意识抬起了手捂住了嘴。

可舔狗的表情却黯然起来,捂着自己的胸口一副“啊我受了伤我好想死杀了我吧”的表情,就好像女装变态这两句话就让他心如死灰了一样。

“既然……”他掩面,“既然你不愿意看到在下出现在你的面前……那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那就赶紧滚吧。”

女装变态完全没有想要挽留的想法。

他开始怀疑今天自己出门的时候是不是踩到狗屎了……而且是地狱三头犬的狗屎,不然运气怎么会背到这种程度?

可面前的舔狗……不,面前的金发男子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抬手做了个极为标准的骑士礼。

“美丽的小姐,愿有缘再见。”

“再也不见!”

女装变态摆了摆手。

居然在成人礼碰到这样的奇葩,以后他可绝对不想再见了。

可金发男却完全没有在意女装变态看垃圾一样的眼神和嫌恶的语气,他只是露出了阳光一样洒脱耀眼的笑容:“那么烦请您记住在下的名字——爱德华,请叫我爱德华。”

然而女装变态已经懒得理他了,索性转过头自顾自离开了。

爱德华站在原地,看着那道纤细的身影缓缓消失在宴会的人流中,脸上忽然显露出某种令人感到高深莫测的厌恶神情。

他随手从旁边的桌上用两指挑起一只高脚杯,轻啜其中深红色的液体……然后一口吐在了地上。

“劣质品,”他作出评语,“不配被摆在这种宴会的桌上。”

他似乎极其讨厌那杯无辜的红酒。

而摆脱了金毛舔狗爱德华的女装变态漫步在会场。

他的回头率很高,毕竟这是个看脸的世界,而他女装打扮后偏偏又国色天香。

所以很多衣冠楚楚的贵族子弟恨不得都把眼珠子粘在他的身上了——这让他很是羞耻。

第一次刺杀就非要穿着女装行动,还要在这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穿着这身衣服晃来晃去……这谁顶得住啊?

而且仅仅只是一会儿时间,端着酒杯走过来邀请他一同进餐的贵族男子就已经足够绕康维尔宅邸一圈了。

亚历山大。

女装变态第一次感受到了人世险恶。

可正当他头皮发麻几乎抵挡不住周围贵族的尖锐视线时,会场中央突然飞扬起……某种奇异的旋律。

像是寒冰乍破泉水叮咚,大珠小珠落玉盘,极富有节奏感的旋律从会场周围响起。

于是,秀发间缀着碎碎水钻和珍珠,穿着华丽暴露舞裙的舞娘从会场四周鱼贯而出,迈着整齐而优美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向会场中央的舞台。

她们的裙摆飞扬,上面用金银线绣出斑斓的纹络,窈窕的腰肢扭动,舞裙上点缀的金片也随之飞扬,魅惑撩人。

宾客间骤然爆发出一阵赞叹之声。

该说不愧是以骄奢淫逸闻名整个伦敦上流圈子的康维尔老爷么,就连为自己哥哥准备的接风宴都这么……土豪金?

但是那群舞娘确实个个都是人间极品,不少大腹便便满脸油腻的贵族已经准备等宴会结束找康维尔老爷买回家一位了。

可女装变态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那些妖娆勾人的舞娘身上。

他的瞳孔中泛起斑斓的微光,表情漠然,生来便有的第六感开始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而那对奇妙瞳孔的焦点牢牢锁定在台下的宾客中——那中间隐藏着什么!

果然,人群中忽然站起一个身材瘦小而干瘪的侏儒,他拄着镀金的手杖,容貌狰狞而丑陋几乎可治小儿夜啼,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地精与兽人**后生出的混血怪胎。

可他站起的那一瞬间,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了。

所有到场的宾客就像突然被扼住了脖子的鸭子,在更高一等级的掠食者面前瑟瑟发抖。

是康维尔,那个他们口中的“杂种”和“怪胎”。

可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这两个词,弱者只敢在强者背后诽谤和侮辱他们,而如果他们当面玷污了强者的尊严,强者就会扭断他们的脖子。

台下这群还在发抖的鸭子只能看着康维尔艰难地拄着手杖爬上舞台,向台下的他们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声音嘶哑地说:

“欢迎各位的赏脸,寒舍真是蓬荜生辉——也替我哥哥谢谢诸位了。”

无人回应。

只有角落传来孤独的零零散散的……掌声?

贵族们表情复杂地转过头,他们想要知道谁丢弃了身为贵族的尊严跪舔台上小人得志的侏儒。

于是,女装变态站了出来。

他迈着轻盈而优雅的步伐穿过人群,犹如摩西分开红海,人群也自觉分开为他让出道路。

所以他很快就来到了舞台前,看着台上的康维尔,鼓掌。

康维尔愣了一下,突然狞笑起来:“这位美丽的小姐……是谁给了你勇气让你鼓掌的呢?”

“没有,”女装变态停了下来。

他环顾一周表情僵硬的贵族们,摇了摇头,“没有人能给我所谓的勇气。”

“好胆识,”侏儒赞许地点了点头,“和这些只会呆在台下发抖的鹌鹑不一样——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泰兰——”女装丽人咧开嘴笑了笑,“我是个刺客。”

他掀开裙摆,右手在大腿上抹过,那柄刃口纤长而轻薄的短剑就出现在他的手心。

然后,寒光乍现。

[未完待续]

求收藏嘤嘤嘤

(๑¬_¬)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