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的街头一片薄雾。

魔导技术推动了这座人类巨城的工业化进程,城郊耸立的巨型烟囱弥漫着属于新时代的浓烟,人类用火焰的高温从矿石里榨取属于神代的恩惠,于是高效精密的魔导发动机取代了人力,几乎成型的工业化流水线取代了工人们的双手。

从未有这样的时代,人类的聪明智慧能够战胜大自然,他们用血与火披荆斩棘,排除万难,并最终将属于人类的奇迹和胜利的旗帜插在世界的顶端。

然而……这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

赶着马车的老乔治看着衣衫褴褛满脸污秽跪伏在街边的乞丐们叹了口气。

工业几乎取代了传统手工业,工人们被魔导机械代替,那些燃烧着魔能矿石的大家伙们精准而高效,而且工作时所消耗的资源又少的可怜——大资本家们不就喜欢这样干起活来倍棒皮实耐造费的又少的劳力吗?

所以一度有极端的贵族妄言“工人已经是落后时代的残余废品了,只有魔导工业才是未来!”

可躺在鹅绒床上盖着东方丝绸的贵族老爷们却从来不会想到那些他们口中已经被时代所淘汰的平民。

这是最好的时代,连高高在上的神明都被人类的智慧拉下神坛,人类用他们的智慧创造了从未有过的奇迹,谱写了新时代的篇章。

可惜,这个新时代……不属于平民。

老乔治紧了紧身上已经有些破烂的黑色大衣,从兜里摸出一根香烟和火柴,趁着街边昏暗的灯光点着,叼在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

半晌,劳累了一天的马车夫终于一脸惬意地吐出一个烟圈。

管他呢,本来就不该由他想这种事情,毕竟他只是一个连糊口都成问题的单身汉而已。

他想着,捏着烟卷,万般可惜地把前端的烟灰弹下。

这种来自东方的劣质烟卷是少有的能给他带来慰藉的好东西,可惜,这玩意儿贵得要命,他要跑上好半天才能买上两根。听其他的车夫说贵族老爷们也吸烟,不过他们吸的是来自东方名叫“玉墨”的好烟。

那种来自东方的舶来品由当年成色最好味道最绵长醇厚的烟叶卷成,卷烟工是二八年华香薰沐浴后的美丽处子,她们用纤纤素手调和着那珍贵的烟叶,使之拥有了“玉墨”的好听名字。

要是有一天他能像那些贵族老爷一样有钱,一定要搞来那传说中的“玉墨”吸个够。

老乔治咂咂嘴,小心翼翼地掐灭了那根戒指烟卷的火星,咧嘴笑笑,重新把已经吸了半根的香烟塞进大衣口袋里。

别白日做梦了,做梦养活不了他,只会让他变成大街上要饭的乞丐,指望着过路行人的施舍过日子。

还是继续找活吧。

他抬起头,眼前的烟雾渐渐融入街头的雾霭中,可是突兀一阵微风拂过,浓雾被无形的手撕裂,露出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两个女孩的轮廓。

像一刹极其绚烂的光,撕裂了雾霭,惊艳了时间。

那是两个极为漂亮的女孩,她们穿着裙摆用蕾丝重重叠叠纺出飘逸感的贵重礼裙,发丝间点缀着精致的流苏,玲珑皓腕上戴着流光溢彩的手环——总之,她们在老乔治的眼中美得近似传说中的“森之妖精”。

是贵族老爷们家的大小姐吧,不过还真是少见,自从伦敦成为“雾都”之后,这些夫人小姐就再也不肯上街让被污染的空气接触她们娇嫩的皮肤了。

老乔治颇为可惜地咂咂嘴,挪开了目光。

上次有头好色的蠢驴因为多看了维尔老爷的女眷两眼就被抓起来差点打断了一条腿——这样不识时务的蠢驴有一头就够了,他可不想也享受那样的待遇。

可没想到麻烦却来主动找他了。

他的背后突然传来贵族大小姐特有的优雅高贵的声音:“请问去布鲁诺街吗?”

已经算是很有礼貌了——至少比那些一句一个“贱民”的贵族老爷强得多了。

贵族向平民问话,平民必须恭敬以答,所以老乔治立刻转过了头,恭敬答道:"去的,小姐。"

于是站在前面的少女莫名露出促狭的笑容,转过身伸出根手指轻轻捅了捅背后同伴的胸:“好了好了,马车给你找好了,你就这么过去吧。”

后面的少女立刻涨红了脸。

大概是在大街上突然被做出了这样在贵族小姐眼里不知检点的事情吧。

听说贵族老爷们家里对儿女的管教都很严厉,所以从小被养在深闺里的大小姐们就相当天真,那群穷酸吟游诗人讲过不少贵族小姐被穷小子勾搭走的故事,里面的贵族小姐个个胸大腿长人傻,被卖了还美滋滋地给人家数钱,不知道眼前这两个是不是。

老乔治浮想联翩。

果然,被他认定是“胸大腿长人傻”的贵族小姐们立刻拥成一团打闹起来,而刚刚被戳了胸的那位一脸羞涩的样子,她在试图向同伴提出抗议,可她的同伴却完全没有在意她脸上浓重的红晕和即将要哭出来的表情,依然兴致勃勃地欺负着她。

老乔治偷偷看着,大饱眼福。

不多时,大概是弱气少女也终于忍到了极限,用力推开了同伴的咸猪手,面色羞红双臂护胸,可爱地皱起眉瞪着她,一副要爆发的样子。

“你够了啊索菲亚!再调戏本大爷......本大爷就把你宰了喂大毛!”

声如雷震中气十足,老乔治闻声虎躯一震,刚刚脑子里的所有琦念瞬间被冲刷个一干二净,握着缰绳的双手微微颤抖。

怎么会......为什么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是个看起来娇小玲珑冰雪可爱的贵族少女......怎么会有这样动人心魄的浑厚嗓音呢?

我上帝的二姑奶奶的老外婆啊——这不是男人才会有的声音吗?

老乔治双手颤抖着推了推头上毡帽的帽檐,借着这个动作仔细观察了他想象中那位弱气贵族小姐的脖子和胸口。

然后,这位老人坚持了五十多年的三观瞬间炸裂,甚至粉碎至渣。

毫无疑问,从“少女”毫无起伏的胸口和脖子上的迷之凸起可以判定“她”绝对是个男人,身体特征是不会说谎的,所以可怜的老乔治遭受了更大的冲击——他这辈子第一次看到比女人更漂亮的男人,而且他特么还对他想入非非了!

许久,一直到他终于用“贵族老爷们真会玩”的理由说服自己后,他才艰难地抬起头,下车拉开车门,躬身恭敬道:“请上车,小姐。”

不知何时面前的两人已经停止打闹,刚刚还一脸恼火试图反抗的女装变态成了一脸委屈的受气小媳妇,真正的贵族小姐则满面春风一脸荡漾。

“乖乖听话不就好了?非要我动手伤害你——服了没有啊?”

她笑眯眯地拍了拍面前“少女”的翘臀。

“少女”娇躯一震,羞耻到深深埋下了头,一双小手紧紧地抓着裙摆,耳垂泛着微醺的绯红,看上去更加诱人了。

“服......服了......”她结结巴巴地回答。

回应她的是索菲亚一阵杠铃般的狂笑。

老乔治三观再次炸裂,只能低下头装死人,只是内心波涛汹涌。

“去布鲁诺街的康维尔老爷家,路上快些,多的算打赏了,”心满意足的索菲亚向老乔治递过一枚通用银币,“麻烦了。”

老乔治抬起头受宠若惊地接过银币,忙不迭点了点头:“小的明白,一定会尽快把小姐送过去的。”

索菲亚这才点点头,目光再次来到女装变态身上。

“小心,”她说,“还有,一路顺风。”

她的声音突然肃穆起来,像刚穿透黑暗即将绽放的一束黎明,沾染着微湿的晨露气息。有什么无形的野兽蛰伏在其中,绷紧了肌肉,蓄势待发。

可女装变态只是冷哼了一声,趾高气扬:“不必你来假惺惺地叮嘱本大爷要小心。本大爷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高阶恶灵骑士知道么?不知道比你们高到哪里去了,本大爷跟他谈笑风生!”

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茬索菲亚立刻翻起白眼:“是是是,你最厉害了你最强了,就是不知道上次差点被高阶恶灵骑士吓尿裤子的丢人家伙是谁呢……”

女装变态立刻涨红了脸:“尿裤子……被吓到……刺客的事能叫被吓到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只是差点”,什么“高阶恶灵大佬”。

索菲亚轻笑起来。

好像又看见了当初那个喜欢偷懒耍滑口口声声说要成为世界第一刺客却又被一记一阶浮灵法术吓得尿了一裤子的小屁孩……还有他接下来爆发的令人瞠目结舌的恐怖能量。

她回忆着过去的记忆,向着女装变态走了两步,伸手,按在女装变态的胸口。

“万物皆虚。”她说。

当其他人盲目的追寻真相和真实的时候,记住——万物皆虚。

女装变态愣了愣。

他的表情突然肃穆起来,点了点头,轻声回道:

“万事皆允。”

当其他人受到法律和道德的束缚的时候,记住——万事皆允。

索菲亚点了点头,笑:

“那祝你成人礼一切顺利。”

“……谢谢。”

“对了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要求呢,”索菲亚突然调皮地眨了眨眼,“等你回来,我要看你女仆装!”

“……把我的感动还回来啊我X!”

[未完待续]

新书求收藏qwq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