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以食为天,话可以乱讲饭不能不吃,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家里我和秋秋都会做饭——这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我们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总之我们两个确实是都有相当不错的厨艺。

当然,秋秋是绝对不会主动做饭的。

在她眼里我可是她花了好大价钱雇来的男仆,既然是男仆,每天做饭洗碗打扫卫生整理家务什么的也当然是理所应当的。

至于突然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被我们捡来的冬夏……虽然她好像并没有忘记生活常识,但是要求一个失忆症患者做饭什么的果然还是太残忍了。

莫得办法,下厨这个任务还是交到了我的手里。

三菜一汤,蒸好了米饭,相当家常的菜式,毕竟我也不是什么专业厨师,擅长的也就几道家常菜而已。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冬夏似乎吃得很开心。

她的体型娇小,坐在椅子上简直像只洋娃娃,我一开始甚至还担心她会不会用筷子……但是她立刻就用熟稔的动作打了我的脸。

看来失忆并不会影响这种已经铭刻进肌肉记忆甚至本能的习惯。

一口饭一口菜,脸颊上甚至还蠢萌地沾了几粒米饭,眼珠子乱转,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活像只贪吃的胖仓鼠。

她的脸上有很幸福的表情。

自己亲手做的饭被人承认了,能给别人带来笑容,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大的夸奖了。

我忍不住微笑起来。

“……变态啊。”耳边响起某人嫌恶的声音。

“哈?”我转过头,“等等,我怎么就变态了?”

秋秋淡定地夹了一筷子菜,细嚼慢咽:“盯着人家女孩子吃饭盯得那么起劲哦,还不是变态?”

“盯着女孩子吃饭就是变态了?”

没想到秋秋竟然似笑非笑地瞟了我一眼,说:“正常人会一直盯着正在吃饭的女孩子,还露出变态一样危险的猥琐笑容吗?”

“……”

woc我竟然无言以对。

可是冬夏终于把注意力从碗里的两块肉上转移过来了,继续用仓鼠一样无辜的好奇表情看着我们俩。

“我笑得哪里猥琐了?”我只能硬着头皮负隅顽抗了。

“哪里不猥琐了?”秋秋“啧啧”出声,“老哥你那时候的表情猥琐的就像想要带小萝莉看金鱼的怪蜀黍哦~”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扯!”

“你就是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

日常互相伤害之后,我们俩终于对视着冷哼一声,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冬夏。

小女孩正一脸懵逼看着我们俩——虽然生活常识还记得,但是很明显她还是听不懂我们两个之间这有了年头玩梗。

老了老了。

突然感觉索然无味,

秋秋也叹了口气:“没意思……行了,赶紧吃饭吧。”

我缩了缩脖子,顺手拍了拍旁边还一脸茫然的冬夏的头:“行了,继续吃饭。”

虽然搞不明白我和秋秋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小仓鼠还是乖乖地转过头继续趴回去吃她的饭了。

我叹了口气。

吃饭吃饭。

气氛安静下来,没人说话,我和秋秋心思各异,冬夏不清楚,她大概是最没心没肺的一个,也完全不会想那么多。

至于我……我承认我向来是个喜欢多想的家伙,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有什么类似“被害妄想症”之类的精神疾病复发,但是冬夏还有她背后代表的可能性——这已经不是能够用偶然性来解释的事情了。

冥冥中好像有张大网向我当头罩来,遮天蔽日,只能从依稀的网眼看到背后好像站着什么人,面孔模糊,可散发着不善的气息。

不,也许不是一个人,甚至可能是一个组织。

我苦笑,放下了筷子,抬头看着天花板,茫然地试图从纯白色的天花板上找出其他颜色。

怎么会啊,这什么扯淡的事情啊……我不过就是个普通人而已,怎么会碰到这种只有动漫轻小说或者游戏里才会出现的剧情?

我又不是那些秒天秒地秒空气的挂逼,面对这种超出常理的诡异事件就只能束手待毙。

我一直以来就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普普通通的普通人。

视线再次锁定在冬夏身上。

她就是个定时炸弹,彻头彻尾的不稳定因素,没有人能够保证她什么时候会炸开,而秋秋从来都不是个笨蛋,相反,她比我聪明得多,所以她收留这颗不稳定的定时炸弹一定有她的用意——我是坚信这点的。

可是到底是为什么她就是不肯对我说背后的原因呢?

我心情复杂地看着她。

秋秋正慢条斯理地吃着她的饭。

她总是那么优雅而淡然,以至于有段时间我坚信她就算吃烧饼卷着大葱蘸着酱都能硬生生吃出一副品下午茶的贵族范。

所以很少有人能够看透她的想法。

包括我。

虽然我们是双胞胎,虽然我们从小相依为命,甚至几乎都有心灵感应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了,但是我从未能看透自己这个妹妹到底在想什么。

她极擅于伪装,随时可以跟人嬉笑怒骂,也能几乎跟所有人打成一片,再配合继承了母亲极其优秀的外貌基因,她完全可以在社交上如鱼得水。

但是她却厌恶社交,面对其他人永远是一张冷冰冰的脸,所以在学校人送外号“冰山女王”——当然肯定也没有人胆子大到直接怼正面捋虎须当着她的面叫她外号就是了。

总之,风评不太好。

可在我面前她又偏偏恢复了小恶魔的本性,以用各种方式折磨我为乐。

真是个怪人。

可是谁又不是呢?

我耸了耸肩。

既来之则安之,虽然秋秋平时总喜欢用尽各种方式折磨我,可是在大是大非上她是绝对不会坑我的,我相信她,所以……

虽然对冬夏很不放心,但是既然秋秋都已经决定要收留她了,那我就只能选择接受,并且随时准备给她收拾烂摊子了。

我这辈子啊……不是在给秋秋收拾烂摊子就是在给她收拾烂摊子的路上。

人生不值得。

我苦笑两声。

而冬夏也终于扒完了碗里的最后一口饭。

“真香!”她一边鼓动着塞得满满的腮帮子一边模糊不清地赞叹。

我下意识倒了杯水把杯子递给了她。

冬夏立刻用双手接过杯子,满满灌了一大口,终于咽下了嘴里的饭。

“谢谢……”她有些不好意思。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吃相不够淑女所以不好意思了?

我摇了摇头,笑:“没事的,吃饱了吗?”

我不介意女孩子的吃相,或者说我是一个纯粹的颜值党,毕竟只要长得漂亮吃相就算粗野一些也相当可爱。

长得好看的吃相大开大合那叫吃货,长得不好看的吃相大开大合那才叫饭桶。

很明显,冬夏只能被分类进“吃货”里,离饭桶还有一段相当的距离。

“嗯……”冬夏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谢谢,饭菜都很好吃呐……”

老怀宽慰!

我几乎要哭出来了。

多善解人意的一姑娘啊,想想我天天给秋秋做饭,早饭午饭晚饭一天三顿花了多少心思,可是她连句夸奖都没有,更不要说谢谢了,相比之下看看人家冬夏——多懂事啊!

这么想着,我把视线挪向了秋秋。

可是没想到她却一脸理所应当的不耐烦神情:“怎么了男仆?看我干嘛?身为男仆给主人做饭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你还指望我谢谢你?”

她突然冷哼一声,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还有,关系生疏才用‘谢谢’这种生分的词,大恩不言谢,亲人之间也不用说那种矫情的词——不恶心么?”

“……”

我被噎死了。

好有道理,我竟然完全无言以对。

丢人……看来我这辈子都是别想说过秋秋了。

太强了.jpg

“行了,”秋秋推开椅子站起身来,“洗碗吧,我去洗个澡睡觉了。”

“这么早?”

才吃过晚饭啊。

看看表也才六点多,外面天都没黑下来,平常这种时候秋秋应该正躺在沙发上追剧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心情不好,”秋秋一句话堵死了我,“别打听那么多,知道的东西多了不好,你也赶紧睡吧——睡在客厅小心着凉,毯子什么的一会儿你上我房间来拿。”

“好嘞好嘞。”

不让打听啊。

好奇心害死猫,我的心里痒痒得难受,可是理智告诉我有些事情绝对不能打听……再加上秋秋已经直接警告了,所以还是不要再问的好。

即使是兄妹,即使是最亲的亲人,每个人也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些秘密不便与别人说,我尊重秋秋的想法,也至少在这方面我会尽身为兄长的本分。

不打听。

秋秋离开了。

我叹了口气,站起来准备收拾碗碟,冬夏却也站了起来,相当麻利地帮我收拾。

心里一暖。

相比秋秋这个小恶魔,冬夏简直就是小天使好吗?!

老怀甚慰啊老怀甚慰!

可是突然想到了个严峻的问题……我一愣,尴尬地挠了挠头,转身向浴室的方向看去,问:

“秋秋啊……刚想起来冬夏没衣服可穿啊,一会儿洗澡之后怎么换衣服?”

“……”

场面一度尴尬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浴室里才终于传来秋秋咬牙切齿的声音:“穿我的!”

她可是严重洁癖啊。

[未完待续]

_(┐ ◟ᐕ)¬_

回来了喵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