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妹妹都以玩弄自己的哥哥为乐——不喜欢欺压自己哥哥的妹妹只有在二次元才存在,就算现实里真的会有这样的妹妹……那绝对是假的妹妹!绝对!

这是我从小到大被秋秋欺压了那么多年才领悟出的真理。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会出现小天使一样的妹妹,所有的妹妹都是恶魔,都他娘是撒旦。

“妹妹”这种生物,娇纵可恶而令人恐惧。背后站着爸妈所以就可以为所欲为,在各方各面欺压着自己的哥哥,虽然有时候也挺可爱的,但是并不能改变她们本身的可恶。

“所以秋秋你是认真的吗?”

我一脸沉重地问。

地点是我的房间,人物是我秋秋还有捡来的……林冬夏。

冬夏一脸好奇,脸上写满问号,看着我和秋秋,好像是想问我们干什么,可又在犹豫,最后只是用手指点了点嘴唇,什么都没说。

“当然是认真的。”

秋秋看了看冬夏,就斜着眸子盯我:“话说你是怎么想的居然会认为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哈?不是随便说说的吗?”

“当然不是随便说说的,”秋秋用相当奇怪的表情看着我,“原来在老哥你的认识里这种重要的事情我会随便说说吗?”

“……”

我竟然无言以对。

不过……

“原来你让冬夏住我房间里让我在客厅沙发上睡是认真的吗?!”

“当然是咯,”她一副我是在大惊小怪的样子,“不然呢?”

“……”

我叹了口气,仰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啊,我想起了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秋秋……为什么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我可是你亲爱的欧尼酱啊……你就这么不爱你欧尼酱吗?”

“哦豁,”秋秋一脸冷漠,“不爱,滚,什么欧尼酱,恶心不恶心?”

“我的心好痛……好痛……”

“痛你个大头鬼。”

秋秋一脚踹在了趴在地上“痛不欲生”的我身上,翻了个白眼,“行了别演了,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以后你就住客厅吧。”

实在是没感觉到哪里愉快了。

我叹了口气,但并没有再反对什么,只是耸了耸肩:“好吧好吧……我认输认输。”

其实早就接受了被小恶魔支配的命运了,毕竟她是有钱人,我还得靠她这个小富婆包养,所以只能向大佬低头咯。

可是耳边突然传来女孩试探的细小的声音:“这样好吗?”

我和秋秋愣了一下,转头看过去。

冬夏正看着我们,她的眼神清澈,像一深绿色的湖水,带着怯怯的表情,咬了咬嘴唇,看着我:“让我住春秋的房间……让春秋睡在客厅里,对他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不知为何,听到面前这个从垃圾桶里捡到的女孩嘴里直接说出我的名字——“春秋”的时候,心脏突然没由来地一阵悸动。

就好像身处在空旷的宇宙中,周围一圈只有虚无的真空,视野中出现的繁星看起来近在咫尺,其实都是终其一生都无法触及的美丽。

然而这时耳边却突然传来了温柔的低语,某种来自血脉深处的共鸣让我不禁抬起头来——然后看到了,在宇宙沧浑的巨大背景下,唯一的与世隔绝的……岛屿。

是家的气息和熟悉到灵魂深处都在颤抖的温暖。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又特么一见钟情了?

我的心脏在砰砰乱跳,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挪开了视线,不让自己再盯着视野中那张莫名熟悉的脸。

一边吐槽着自己是不是到发—情期了怎么会这么饥渴,我一边看向了秋秋。

她对冬夏的话……反应有些奇怪。

小恶魔对我和对其他人的态度平时往往是截然相反的。

对待其他人她彬彬有礼,矜持而优雅,平时看起来好相处,似乎和所有人都能言谈甚欢——可是却和所有人都保持着相当微妙的距离感。

对待我她就活脱脱就是个小恶魔,不介意用任何方式剥削压迫我这个可怜的哥哥,从来不介意什么距离,口口声声说要用她的小拳拳锤爆我的狗头。

可是,现在出现在她脸上的表情不属于以上两种中的任何一个。

只是莫名的荒谬和滑稽,好像见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但只是一闪而逝而已,速度快得差点让我以为自己是不是精神病复发眼前出现幻觉了。

但应该不是。

因为秋秋笑了笑,说:“这么快就开始替他说话了吗?真有趣——至于你们两个谁睡房间里谁睡沙发上的事情,还是由你们两个决定,你问我也没用,其实就算没有我老哥他肯定也会让你睡房间里的。”

没错。

秋秋还是那么了解我……因为只有完全了解我拿捏住我的性格才能威胁我啊这个小恶魔!

我瞪了她一眼,朝冬夏点了点头:“嗯,没事的,你就睡在房间里吧,毕竟你是女孩子。我和秋秋租的房子也就只有两个房间——秋秋有洁癖不喜欢跟别人睡在一起我是知道的,所以也不用想跟那家伙一起睡了,我睡在客厅里没事的,反正沙发本来就是那种可以展开当床用的。”

不管怎么说,我虽然在秋秋口中是那种没有任何绅士风度的恶劣兄长,但毕竟也没有恶劣到让女孩子睡沙发的程度——当然跟她一起睡占便宜的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不绅士恶劣可绝对不是变态!

“喏,那家伙都说清楚了,所以还在意什么,没事的。”秋秋说。

女孩终于犹豫着看了看我,艰难地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改口道:

“那个……其实不介意的话春秋可以跟我一起睡的……”

“……”

房间里一片死寂,空气突然静谧起来,静得有些可怕。

妈耶这什么操作啊?!

可女孩劲爆的发言还在继续:“没事的……可以睡在一张床上的,这样春秋就不用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了。”

别呀小姑奶奶求求你别说了,再说就……

已经晚了。

身边慢慢传来凶残到已经几乎要实质化的黑色情绪,秋秋一脸冷漠地转头看着我。

“变态,自裁,请。”

“你不要过来啊!”

[未完待续]

ʘᴗ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