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冬夏。

春秋——冬夏,互相补充彼此,组成完整的四季映像。

春夏秋冬,风花雨雪,听上去都好像是很浪漫的词语,但是很可惜,当初给我取名字的那位用意可没有这么美好。

而且……

“为什么要给她取这种名字?”我盯着秋秋的脸,想要从她的微表情里看出些什么。

然而失败了,她只是很自然很平静地摊了摊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想到就取了嘛。”

说到这里,她的表情突然雀跃起来,伸手抱着我的胳膊,眼睛里闪闪发光:“诶诶老哥,你没感觉这名字很好听嘛,你们两个一个春秋一个冬夏,正好一年四季都有了——多好呀。”

好个头!

我嘴角抽了抽。

神特么春夏秋冬都集齐了多好,明明就是为了你的恶趣味而已好吗!

很可惜我还没有勇气直接揭穿眼前小魔女的伎俩,也只能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故意加重了语气赞同道:“是呀!是呀!真是太好了呢!”

小魔女很聪明地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伸手在我胸口拍了拍:“好了,那么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以后冬夏的事情就全权交给你来负责了。”

“哈?凭什么啊!”

我可对照顾别人没什么兴趣,尤其是照顾一个有失忆症的女孩——且不说男女之间有些事情不方便,我不管怎么说也没人渣到会去占一个失忆症患者的便宜那种程度。

我只是单纯的懒而已。

“……”小恶魔的表情变了,“怎么着让你照顾一个这么漂亮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你还不乐意了?”

“不乐意。”我翻了个白眼,“先不说我在你心里到底形象差到了什么程度会让你觉得我这么变态,就说她的问题——”

我伸手指向被秋秋取了“林冬夏”这个奇妙名字的女孩,问:“秋秋,我不想跟你开玩笑,严肃点,告诉我,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真的知道她的来历么?”

被扣上一口黑锅我倒是真的无所谓,被小恶魔倒打一耙说成是人渣也没什么大碍,可是眼前这个女孩……出现在我们家楼下垃圾桶里的女孩,到底是来自哪里?她的家人现在是不是正在焦急地找她?如果她的家人正在找她,那么收留了她的我们是不是犯了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得越多心情越沉重,我的表情也越严肃。

可是秋秋的表情却突然有些古怪,甚至带着隐隐约约的笑意。

我一头雾水一脸懵逼,实在是摸不着头脑。

秋秋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什么啊这种操作哈哈哈哈——”她的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猖狂,甚至几乎要笑出眼泪来了,“诶不行了让我笑会儿哈哈哈哈——”

开心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我无语凝噎,实在是不知道秋秋有什么可乐的,偏偏又笑得跟抽风一样,一边笑着一边看着我,越看着我笑声越响亮。

???我脸上有什么特别搞笑的东西吗?

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搞不清楚情况的我还只能等着秋秋笑完给我解释情况。

真是郁闷。

过了相当长时间秋秋的笑声才终于停了下来,她整个人瘫在沙发上,捂着小肚子,一边哀嚎一边吐槽:“哎呦不行了,老哥拉我一把——我笑的肚子疼没力气坐起来了。”

“……”我一头黑线,但还是伸手把她拉了起来。

秋秋终于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坐直了,可是看到我和冬夏却又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瞪了她一眼。

秋秋才终于勉强忍住笑意,掐了掐自己的脸蛋,说:“老哥你真的没认出来她是谁吗?”

“???”我懵逼,“啥?什么意思?我见过她还是怎么,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唔,这么说你们两个确实没有见过面呢。”

“……那不就完事儿了。什么意思啊你,我们两个从来没有见过面我怎么可能能认出来她是谁啊?”

“嘛,总归是感觉有些奇怪的。”秋秋眼珠子转了转,吐了吐舌头,“行吧行吧那就这样吧。”

“???”

我更懵逼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问了秋秋之后一开始的疑问没有解决掉,反而又出现了更多问题啊!

但是秋秋的表情突然有些意兴阑珊了,耸了耸肩,抱着沙发上的抱枕伸脚套上拖鞋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身上宽大的睡袍被她纤细的腰肢勾勒出优美柔软的弧线。

突然有些感慨。

小时候那么听话那么乖,软萌软萌的秋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都长这么大了,明明当初还说过什么“长大之后人家一定要嫁给哥哥”这种可爱的话呢,结果现在硬是变成了各种压榨折磨哥哥的小恶魔。

造化弄人啊造化弄人。

我沧桑地叹了口气。

诶等等等等,现在不是感慨这个的时候,现在是正问着冬夏的问题啊!

可是已经走到了自己房间门口的秋秋却突然转过了头,揉了揉脖子,表情平静:“不用担心,关于她的身份我会想办法处理好的,还有家庭——她没有家人,所以大可不用担心有人在找她。”

然后,在我还没有消化完这巨大的信息量的时候,她关上了门。

[以下为秋秋视角]

居然没有认出来么?

还以为以他的敏锐性和智商,起码也能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呢,结果还是失望了——也对,也许他想不到才是最正常的。

秋秋笑了笑,把抱枕摆在床边,拿起放在床头桌子上的手机,解锁,打开通讯录,一直划到头,然后拨打了某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直接接通了,电磁波连接着的另一端的人似乎相当恪守精准的礼仪,用平静到了极致甚至有些冰冷的声音问:

“有事?”

秋秋的嘴角掀起微小的弧度:“这就开始了么?”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接下来传出的声音里带了些古怪的感觉,“没错。”

“这么着急?”

“嗯。”

“想清楚了?”

“这是必要的,”那个声音答非所问,“这是为了实现……”

但他的长篇大论只开了个头就被打断了。

“闭嘴吧,”秋秋的表情冷了下来,“我不想听你的那套理论,我只在乎一件事——如果你破坏了我们现在的生活,我会揭穿你的所作所为……一切!”

“再见!”

她挂断了电话。

[未完待续]

චᆽච

剧情真是搞得我脑壳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