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秋秋你怎么想的?”我把自己最亲爱的妹妹大人拉到阳台,“怎么今天就这么有爱心直接收留别人了?”

我们两个本来就是龙凤胎,只是秋秋出生比我晚了两分钟才叫我哥哥,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再加上双胞胎兄妹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理感应”,按理来说她的性格我早就了解得清清楚楚了。

按照她平时的性格,无论如何今天这回事都是不会管的——我们兄妹俩的性子天生薄凉惫懒,用老爹的话来说就是“天生属王八”,王八本身就是冷血动物,要求我们两个一腔热血地随时随地想着做好事本来就不可能,我们的处世原则就是能不招惹的麻烦就尽量不招惹。

那今天小姑奶奶到底又是抽什么风了,非要收留一个来路不明却八成要给我们兄妹两个带来麻烦的家伙?

我叹了口气。

算了。

秋秋却一脸平静地看着我,摊摊手:“怎么了,想问什么继续问啊。”

“真当我问了你就会告诉我为什么哦,”我没好气地回答,“你心里有什么小九九我还不明白?”

看起来像天使一样纯洁可爱——在学校里别的同学也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秋秋在学校里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她的爱慕者团体甚至有成为邪教的潜质。但可惜本人在现实里是个满肚子坏水的小恶魔,以压榨欺负自己的双胞胎哥哥为乐。

小恶魔哪有那么好心我问什么就给我解答什么?她只不过是想恶趣味地再吊一波我的胃口而已。

果然,在我拆穿了小恶魔的鬼把戏之后,她立刻略微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轻哼一声,相当可爱地撅了噘嘴,面色变得冷淡起来:“哦……那就别打听了,反正收留她的钱又不需要你出——你个靠自己妹妹养活的辣鸡。”

我老脸一红。

说出来确实相当羞耻……但是其实,我和秋秋在外面租房子的钱,包括日常生活的生活费全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出的。我们两个还都是学生,基本上没有什么独立的稳定经济来源——还好秋秋在学校生活之外还是个在业内相当有名气的插画师,每个月的收入也相当不少,这才能支撑起我和她两个人的日常生活,甚至还能浪一浪。

但靠的都是秋秋一个人。

所以念及至此,我也只能尬笑着讨饶,然后在秋秋嫌弃的目光中不再提起这件事。

秋秋也终于不再想着作弄我。

气氛逐渐冷淡起来,我们两个人的视线终于不约而同地转向了导致我们一切争论的源头——那个我从楼下垃圾桶里捡到的女孩现在正一脸懵懂局促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惴惴不安,双手紧紧抓着裙摆,盯着脚下的地板。

她到底是谁?从哪儿来的?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家门口?

以上问题的答案我无从得知,目前我没有办法从女孩的身上获取到任何一丁点线索,她就像一张刚从造纸厂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白纸一样,洁白无瑕,没有沾染任何的痕迹——这是我能看出来唯一信息。

但是说了跟白说一样。

我无奈地伸手揉了揉眉心,给了秋秋一个眼神,秋秋立刻心领神会。

我们两个终于从阳台走出来,然后慢慢来到女孩对面的沙发上,轻轻坐下来。

但即使是如此轻微的动作还是让女孩像受惊的仓鼠一样缩了缩小脑袋,脸上写满惊恐,右手护在胸前。

典型的抗拒性动作。

她在害怕,大概是突然来到了陌生的环境接触到了陌生的人,来自本能的自我保护程序被激活,所以抗拒着她视线中能够看到的一切。

可是……

我注意到女孩的目光突然转向了我,小脸上的表情惊恐,紧紧咬着嘴唇,大眼睛里蒙着一层雾气。

她看着我,像是在一片黑暗和怪物的咆哮声中看到了唯一的光和希望。

然后,在我和秋秋懵逼的视线中,她突然咬了咬牙,摇摇晃晃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前冲了两步,直接抱住了我,把脸埋在了我的怀里。

像只受惊了的小狗,紧紧地蜷缩成一团,缩在我的怀里,脸颊紧紧贴在我的胸前。

我刚想吐槽“姑娘不要啊这样影响不好”,准备推开她,可突然放弃了——怀中女孩的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脊背的线条纤细而脆弱,让人实在是不忍心放开。

突然有股莫名的悸动,不太好形容是什么心情,只是几乎是下意识的,我伸出手轻轻拍着女孩的背,小声在她耳边说:“没事啦没事啦……不要害怕,有我在这儿呢……”

“乖啊……”

女孩的僵硬的身体终于微微柔软起来,颤抖慢慢消失。

我终于松了口气,想推开她——可失算了,女孩的双臂紧紧抱着我的腰,我也真是不敢用太大的力气推她,跟她说让她送开她又完全不听,结果就变成了很尴尬的结局。

我下意识抬头看向秋秋,却发现小祖宗她正一脸冷漠地盯着我,发现我看她了,嘴唇微动:

“很——享——受——吧——变——态!”

喂什么变态啊!我可是你最亲爱的欧尼酱啊你怎么就血口喷人!而且怎么可能会享受啊!明明……

心里疯狂的吐槽突然中断了。

我的表情突然有些尴尬,看向秋秋的目光也心虚起来。

温香软玉在怀,感受着女孩柔软的小小的身体和那股甜软的奶香,说不享受绝对是骗人的……要是再嘴硬下去到时候一定会被秋秋说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然后被扣上“抖M”的帽子。

所以,既然事实如此而且已经说不过了,那就干脆保持沉默就好了。

沉默是金。

等等!

心头突然一动。

怀里的女孩……从我们在楼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喊出了我的名字,而且就在刚才,在面对着完全陌生的环境充满了惊恐和不安的时候,她第一个选择了扑向我,躲进我的怀里。

她似乎对我有种不一般的信赖,熟悉我,认为我是可靠的,是唯一能够让她感到安心的存在。

而她——似乎是失忆的。

我皱起了眉。

怎么回事……我对她完全没有什么印象,但她分明认识我,而且既然失忆了,又怎么还会记得住我的名字?

到底是怎么回事?

[未完待续]

书群啦!

814983725

跪求月票收藏点赞打赏!

还有书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