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错人了。”

我摇了摇头,露出自认为相当温和的笑容,然后拍了拍垃圾桶——其实我早就应该察觉到不对劲的,因为面前这垃圾桶干净到了不可能的程度。

是全新的。

怎么可能呢,现实世界里怎么会有“收到诡异短信后在门口的垃圾桶里莫名其妙捡到了认识自己的美少女”这种事情呢?

我不是那种天真到会觉得轻小说里的情节会突然发生在我身边的中二病小屁孩——相反,虽然我自诩是个妥妥的死宅,可在秋秋和那几个朋友眼里我可是个“相当无趣的家伙”。

就是经常瞪着一双死鱼眼一脸生无可恋仰望天空思考人生随时会找栋楼跳下去的那种。

所以,无趣的我会做出无趣的选择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看似甜美的甘实背后往往隐藏着毒蛇的獠牙,我可不想把眼前这个孩子抱起来的时候被她背后的毒蛇咬上一口。

毕竟时间地点起因经过都太古怪了……我眯起眼睛,继续“微笑”着,伸手揉了揉眼前女孩的头。

女孩的头发相当柔顺,像绸缎一样披散开来,手感相当好。

然而,被我突然摸头杀的女孩却并未展现出任何来自陌生感的慌张和不自然,相反,她突然露出了小猫咪一样享受的可爱神情,微微眯起眼睛,简直要舒服到主动用头蹭我的手了。

绝了。

我一边赞叹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女孩的微表情,但是毫无收获。

如果眼前的一切都是这妹子演出来的,那她的演技就有点厉害得过分了,何止奥斯卡欠她一座小金人,全球的各种电影节都欠她老人家一个影后的席位。

所以,最合理的解释——就像她喊我名字的时候脸上表情里透露出的信息一样,眼前这个突如其来出现在我家门口垃圾桶里的女孩似乎确实很熟悉我,甚至熟悉到了我做出了那种已经超过了正常男女孩之间关系的行为她也无所谓甚至感觉相当自然的程度。

比如摸头杀这种只会出现在绝大部分情侣或极少兄妹之间的操作。

所以……

事出反常必有妖,现在的这种事况,更不能招惹了。

“我不是什么林春秋,”我收回了手一脸真诚地胡说八道,“你是认错人了吧小妹妹?”

女孩皱了皱眉,脸上立刻浮起小动物一样可爱的疑惑神情:“不……不是吗?林春秋……你不是林春秋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一个路过的扔垃圾的普通市民而已,等等——话说你为什么会待在垃圾桶里呢?”

她的表情突然僵住了。

像是靠齿轮驱动的一整架机器传导过程中某块齿轮突然出了问题,于是肉眼可见的,整架机器直接就停止运转了——眼前的女孩表情突然呆滞起来,睁大了眼睛,低着头看着胸前垃圾桶的边框,瞳孔缓缓放大。

来自未知的迷茫感情突然充斥了她的整个面部。

她无助地攥紧了小手,指节发白,抬头看着我,贝齿轻轻咬着嘴唇,迷茫地仿佛自言自语:“为什么……对……为什么我现在会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看了看我,双眼无神,又看了看自己,终于艰难地吐出最后一句话:

“我……是谁?”

“???”

什么操作?

绝了,继天降美少女这种老掉牙的套路之后,居然又出现了失忆梗吗?

难道我林春秋今天就要从一介无名路人突然变身主角,成为人生赢家,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和捡来的失忆美少女过上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吗?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我掏出了手机,温柔地说:“没事没事,失忆了也没问题——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然后我拨号,按下了“110”。

以不变应万变,我本就无意掺和进这种事情……那就干脆不掺和,一切让可爱又正义的警察叔叔解决吧。

多好。

手指在虚拟键盘划过,眼前的女孩依旧是一脸懵懂的迷茫。

心中突然好像有某个角落颤抖了一下,开始犹豫起到底要不要打这个电话。

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至少也不会是什么坏人,不然碰到这样的傻白甜外加失忆症患者早就拐走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不想招惹麻烦,只是在能帮的情况下尽量帮。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孩……莫名给了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发自肺腑深入骨髓,不是来自身体发肤外貌的熟识,而是来自某种数不清道不明的气质所带来的感觉。

有种预感。

今天如果我真的打了这个电话,把眼前的女孩交给警察……那么我或许将永远失去某些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电话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呢?

我握着手机,陷入纠结的困顿之中。

我向来信任自己的判断,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打这个电话,把面前的女孩交给警察,远离她背后可能的麻烦,规避一切阴谋;第二,不打这个电话,选择帮助女孩,从此背负上可能会有的悲惨命运。

所以呢?我该如何选择?

只有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我全都……放屁,要不了要不了,打扰了,果然只有平静的生活才适合我,打打杀杀充满了阴谋论的生活只有抖M才会选择,美少女固然好,但是我又不是主角,没有享受温香暖玉的命格就不要选择那条路。

人呐,不作就不会死。

在女孩可怜兮兮的眼神里,我按下了拨号键。

松了口气,做完了如此艰难的选择,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我把手机听筒凑到耳边,正听着悦耳的彩铃响起……手上突然传来了一股大力。

我被吓了一跳,抖了一下转过头看着突然出现在我背后的人——是秋秋,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我的背后,夺走了我的手机,在我懵逼的目光中平静地挂断了电话。

“你干嘛……”

“110?”秋秋歪着头问我,“打110干嘛?”

我砸了咂嘴——既然不清楚就不要瞎掺和好吗?

于是清清楚楚对她从头到尾讲了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

秋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明白了。”

然后她突然伸手拨开了我,越过我走到了垃圾桶前,俯下身子,发丝垂下,笑眯眯地问女孩:

“小妹妹,失忆了对吧——那么要不要先住在我们家呢,我们可以先收留你哦。”

“哈?”我懵逼,“喂喂喂秋秋你不要这么自作主张好吗?”

秋秋回首看我,眼神不善:“怎么,有意见?”

“……没,没意见。”

我,林春秋,怂的要命。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