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盛夏,天气炎热,空气中充满了焦灼的气味。

我躺在沙发上,像条咸鱼一样,看着手机桌面……可是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一股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袭击了我,可暑假也才刚刚过去一半不到而已。

空调在这种环境下确实是可以被称之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了,至少它能够让身体机能本身就不适合在炎炎烈日下活动的人类拥有几处清凉之处,而不是在太阳底下被晒成智障。

我笑了笑,想站起来去厨房冰箱拿听可乐,可就在我坐起来的瞬间,耳边突然响起开门声和轻盈的脚步声。

接着,是清亮悦耳的女声:

“诶诶,哥,垃圾该倒了呀。”

我翻了个白眼——每次这丫头叫我都准没好事。

不是使唤我帮她忙这忙那就是惹了一堆麻烦需要我帮她收拾烂摊子。

虽然她叫我的声音很好听,态度也很端正——嘛,丫头总是很擅长于利用自己的优点为自己谋得好处。

但掩盖不了她就是个心机girl的事实。

我冷笑,在沙发上翻滚,懒洋洋地把手机随手放在旁边的茶几上,闷声回答:“不——去——”

耳边的脚步声突然沉重并急促了起来。

后背突然一阵发凉,阴风掠过,耳垂突然传来冰凉的触感,紧接着,是剧烈的痛苦和拉扯感。

“疼疼疼疼疼……小姑奶奶松手啊!”我一边直起腰一边讨饶道。

“松手?呵,敬酒不吃吃罚酒!”

“好好好我这就下楼倒垃圾……小姑奶奶快松手吧!你最亲爱的哥哥的耳朵都要被你扯烂啦!”

于是耳朵传来的剧痛终于消失了。

我一边苦笑着伸手揉耳朵,一边瘫在沙发上,抬起头看着面前黑发披散一脸凶相的美少女。

嗯,的确是美少女。

即使是因为不准备出门所以并没有刻意化妆打扮也能够看出五官的精致可爱——纯黑的瞳孔,略带苍白纤薄的嘴唇,白皙得有些过分的肌肤,无一不在叫嚣着其主人青春无敌的美丽。

就更不要说娇小惹人怜惜的身材和纤细修长的双腿了。

但……很可惜。

我的妹妹林秋秋,是个写作“美少女”读作“人形凶兽”的家伙,总之放在古代就是那种可止小儿夜啼的凶残人物,称得上一句“恐怖如斯”。

而现在“恐怖如斯”就正黑了一张脸冷冷地看我,许久,终于冷哼一声:“一开始好好答应不就得了?非要我动手?”

我也适时地高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懒懒地随口敷衍:“我认输我认输,这就下去倒垃圾。”

从沙发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在秋秋有些无可奈何的表情下熟练地收拾好客厅的垃圾袋,又提溜过来被她放在玄关的几个垃圾袋,拿了钥匙,挥挥手:

“我下去倒垃圾啦。”

“去吧,”秋秋的声音顿了顿,又想起了什么,冷笑一声,“呵,抖M。”

“嘭。”

背后的门关上了。

我愣了愣,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

惯例的毒舌吗?

嘛,习惯了。

我提着两袋垃圾拿着手机从楼道走下去,可本来已经黑下去的屏幕突然亮了起来,与此同时,悦耳的信息通知铃声也响了起来。

下意识看了一眼……有人给我发了短信?

等等,在这个随时都可以用QQ微信即时发送信息的年代,居然还会有人用短信这种早就落伍的方式和我共享信息?

会是谁?

我很好奇,解开指纹锁,打开那条短信。

很简短的一行字:

“送你一个惊喜哦。”

没头没脑的,莫名有种上个世纪陈旧而浪漫的风格,语气竟然有些莫名的可爱,就好像有人精心准备了什么礼物在等待我拆开盒子一样——怪了,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也不是什么特殊值得纪念的日子。

而且我和秋秋两个人搬出来住的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多,怎么会突然冒出个“惊喜”呢?

至于发送这条短信给我的发信人……没有备注,但似乎是很熟悉的号码。

一个一个数字念下去,总有种熟悉至极的感觉,就好像经常见到一样。

等等……

我皱起了眉,再次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确认发信人的号码,胸中突然升起一股几近窒息的压迫感。

不会吧……这个号码……这特么不是我本机的号码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背发凉。

我下意识抬起头,迅速打量了一圈四周,甚至伸手摸了摸身旁坚硬而粗糙的老式小区独有的水泥楼梯道墙壁,那股切实的触感才让我略微安心下来。

嗯,不是梦,问题不大,不要慌不要慌不要慌个鬼啊!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都市传说还是新型网络诈骗?

见鬼了啊!

我心情复杂地把手机锁屏揣进兜里,加快了下楼的脚步,准备先把垃圾扔了再赶紧上去找秋秋商量商量——或许跟她商量商量能看出来点什么。

我们住的地方已经算得上是相当落后的老式小区了,因为我们两个的收入本身就不足以负担得起那些双人公寓昂贵的租金,所以也只能在这种地方将就了。

还好环境还是不错的,租金也让穷到吃土的我们两个相当满意。

老式小区楼下楼梯口不远都有垃圾桶,我们租的房子在二楼,上下楼也方便,所以在刻意加快了脚步的情况下很快就到了楼下,转头拎着垃圾袋准备直接丢到垃圾桶里。

可垃圾桶不知道为什么盖着盖子,我只好走过去伸手拉着盖子的把手,轻轻拽了一下——没有拽开。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垃圾桶里面拉着盖子,那纤细的绿色把手上在我拉的时候传来了相当的反向作用力。

很沉。

怎么回事?

我干脆把垃圾袋放下了,伸手握住把手,深吸了口气,用脚蹬着垃圾桶,用力拉。

可这次却很轻松地就被我拉开了,甚至不小心有些用力过猛了,整个人差点一屁股坐在背后的垃圾上。

那么,垃圾桶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下意识走过去,俯身向垃圾桶里看去。

然后,看到了她。

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有瀑布般披散的长发,纤细的手腕,精致的眉眼,她穿着不知名的纯白的裙子,整个人蜷缩成小小的一团窝在垃圾桶里,依稀能从发丝的掩映见看出那张柔软温柔的小脸。

是可爱型的,身材纤细小小的女孩子……而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出现在我视野中的第一秒开始,我那颗自出生起从未为任何一个女孩子剧烈跳动过的心脏突然不不可抑制地震颤了起来。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就好像许仙在西湖断桥边与白娘子重逢,有种莫名的前世注定我们一定会相遇的错觉,不可怀疑。

简而言之有屁快放,我好像……对她一见钟情了。

开玩笑!

清醒过来的我第一时间就开始否认自己这种无端的想法。

怎么可能嘛,一见钟情这玩意儿不就是那些小说里电视剧电影里用来扯淡的东西吗?我从小到大十八年就连恋爱都没谈过,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一个女生,怎么可能会……

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刚刚见到的,躲在垃圾桶里的女孩一见钟情嘛!

这不科学啊!

可是我忘了感情这种东西本身就是最不科学的。

我苦笑起来。

貌似……真的……很奇怪的……我对眼前这个奇奇怪怪突然出现在我世界里的女孩子……一见钟情了。

简直扯淡。

我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什么一见钟情不一见钟情的,只有日久才能生情,我对眼前这个女孩突如其来的感觉,大概是她的相貌实在是太符合我对未来女朋友的想象了——不,不只是符合,简直一模一样。

所以这样才会产生对她“一见钟情”的错误认知。

就是这样!

我点了点头。

可是又苦笑起来——这么疯狂的自我辩解不就是证明了我相当心虚么。

不管了,就当没看见吧。

直觉告诉我眼前的一切背后好像隐藏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如远海迷雾中微微露出的冰山一角,遍布裂隙的轮廓狰狞而恐怖。

下意识握紧了兜里的手机。

刚刚的短信,短信中提及的“礼物”,突然出现在楼下垃圾桶里的美少女……真的不是我中二,只要是个普通人恐怕都会怀疑吧?

这背后是否有什么隐藏的关联,那置身事后隐藏之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但不敢细想下去,因为……

我握紧了拳,让自己看起来再度面无表情起来。

既然决定无视,不管周围有没有人在监视,总之演得像一些吧。

可就在我扭头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垃圾桶里突然传来了女孩绵软的呻吟声:“唔……”

我下意识回过了头。

一只纤细的小手扒在了垃圾桶边沿,柔若无骨,泛着美玉般温润的光。

可在我眼里就好像末世里正缩在房间里瑟瑟发抖呢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手突然撕裂了门,刺了进来。

堪比丧尸。

我头皮发麻,恨不得现在就脚底抹油直接开溜,可是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却突然从垃圾桶里钻了出来,左看看右看看,一双黑玉一样的眼睛蒙着一层淡淡的迷茫雾气。

在我疯狂祈祷“千万不要看到我千万不要看到我”的时候,她的视线在我脸上停下了。

然后,那双小兽般孤独而懵懂的眼眸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希冀混乱的光。

“林春秋……”她喊。

那是我的名字。

[未完待续]

新书desu

欢迎各位来嫖QwQ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