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的疲惫让我回到领主府时躺倒在床上就睡过去了。

对平日一直偷懒摸鱼的我来说,这种程度的工作量已经有些吃力了。

再加上昨天我看皮尔斯他们收拾东西看了一晚上,头都有些疼。

迷迷糊糊的情况下,我就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舔我的脸颊。

Prpr,prpr……

Prpr,prpr……

Prpr,prpr……

让不让人睡觉了啊!

阿莱雅,阿莱雅人呢,谁把猫猫狗狗的都放进来——

这么想着的我,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菲丽塔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

她双臂环绕着我的脖子,在我的脸颊上温柔地舔舐着。见我醒来,她稍稍弓起身,用雪白柔顺的头发蹭着我的脸颊,呜呜咽咽地轻声唤着,吐息声相当粗重。同时,我也感觉到了她压在我身上的那沉重的重量,以及一种无法形容的,丝滑柔顺的感觉。

我慢慢地掀开了被子,朝里面看了一眼。

嗯,基本上来说,除了贴身的内衣,一片布料都没有。

她的头顶上戴着黑色狗耳的发饰,腰间也环绕着一圈银链,靠近尾椎的地方挂着一条黑色的狗尾。因为抱着我的脖颈的关系,丰满的胸部完全贴在我的胸膛,两条又白又长的腿顶在我身体两侧,整个人骑在我的身上。

这是……什么……东西?

我是还在……梦里是嘛?

是不是……我醒来的方式不太对?

要不我闭上眼睛重新来一次可以吗?

我试试啊。

3,2,1,深呼吸。

吸气~呼气~

睁开眼睛。

啊……还是不行啊。

好像不是幻觉。

身上传来的柔软触感与肌肤的温暖清晰无比。

菲丽塔在我耳畔的吐息声充满了妩媚的风情。

等等等等等,等一下!!

“你这是在干啥啊!!”

这么吐槽的我抓着菲丽塔的肩膀,强行把她从我身上推开一段距离,但因为她身上的布料太少的原因,一旦离开我一定距离,我就会马上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所以我只好松开手,菲丽塔马上又贴了上来。

此时的我只想花上几个小时跟她普及一下什么是做好事不求回报的雷锋精神,但菲丽塔似乎并不关心这种东西,她轻咬着我的耳朵,低声说:

“不是主人您要求的吗?”

我??

等一下!我想想。

不对!我没有这方面的回忆!我有异议!我要申诉!

像我这种从小到大连群玉楼都没去过的钢铁直男,不可能做出这种无理的要求。

所以我坚定地说:

“菲丽塔同志,人间自有真情在,我帮你不是为了……”

菲丽塔轻声说: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狗了’。是这个意思吧?剥夺了我身为人类的全部尊严,只把我当做一条低贱的狗来饲养。现在这副样子就是您期待的吧?哈……”

她说着,轻轻吻上我的脖颈。

那张放弃所有理智与思考的脸颊上两片红晕,语气中则是一种崩坏的愉悦感。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种草莓。

“哎哎哎!停,停一下!不是那意思好吗?我的意思是门下走狗——”

我赶忙按着菲丽塔的肩膀。不行了,这个人已经疯了。

现在跟她讲道理是没有用的。

只能用暴力的方法解决问题。

总之先让她把衣服穿好。

她的衣服在哪呢?

找到了!就在床下面!

现在探出身,先把她的衣服拿在手里,准备下一秒强行扣在她身上。没事的利德,大风大浪你虽然没见过,但阿莱雅换衣服你多少还是见过吧?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还不到你大开荤戒的时候……

可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在说。

她和阿莱雅不一样的吧?

那隔着衣料也能感受到丰满触感。

贴在身上的时候,那柔软的,温暖的,富有弹性的——

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了。

偏偏菲丽塔又红着脸打算抱上来。

我拿着她的衣服,反手就打算给她穿上,可就在这时——

就在这时,门开了。

“少爷,起……”

阿莱雅的话没有说完。

我看了她,又看了看我。

此时的我,一手强硬地抓住菲丽塔的肩膀,一手拿着她的衣服,而菲丽塔我见犹怜地坐在我的身上,一双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我。好像不管怎么看,都是我利德做了一些不太地道的事情……

但这不是真的啊!

“阿莱雅,你知道吗?有的时候,眼睛看到的并非是真相。我知道人有80%的信息都是通过视觉获得的,所以当你亲眼所见一件事的时候,你会很容易地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科学研究表明,这是……”

我试着向阿莱雅解释什么。

阿莱雅温柔地向我笑了笑。

她很体贴地帮我关上门。

只是随后,我听见外面电闪雷鸣,长剑出鞘的声音犹如惊龙长啸,满院子的树倒下时撞击地面的声音震耳欲聋。

这天,阿莱雅境界突破,上升到剑道五重。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流着眼泪的我默默地为她鼓着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