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莹腻滑的肌肤映入眼帘、即使隔着层层华丽的衣衫,也能让人瞥见淡薄布料下的一抹绯红、更别说面前的少女只穿有一件内衣。

少女挽了挽垂落在脸颊上的秀发、精致小脸布满讲不出的愕然;

她往前方扫视的目光看见了少年、犹如黑水晶凝成的眸子、快速眨了几下。

男孩子来到女孩子换衣的现场、对后者来说无疑是场灾难。

『赞!』

目睹福利的当事人仅有这一句感想、有谁仔细去看就会发现、他用手指托起下巴的举止十分专注。

这位美少女蹲了下来,一双并拢玉腿曝露在空气中、往下是纤细的莲足;

如今那小巧的脚踝,正踏在地上轻轻旋转;

少年看见异性换衣服的场面,心中立刻涌起一股强烈意志;

他站在远处的身体往前走了几步,嘴角浮起的弧线,逐渐变为翘起的半月形。

美少女诱人的唇瓣探出粉色香舌、双手上移抱在脑袋两侧,于是在下一瞬间:

『偷窥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是呻吟的尖叫响彻了室内、名为王晓乐的少年,开始庆幸刚才捂耳动作的正确性。

『我没打算偷看女孩子换衣服,但既然不小心看见,就只能表示一声“多谢款待”!』

王晓乐双手合拢弯了弯腰。

他在发出感谢之后,脊背反射性弹起然后挺直,双臂交叠放在脖子后面;

那副悠闲的样子,好似脚下正踢着哪颗石子。

『那么,你把正在家里打游戏的我叫过来、是打算做什么?』

王晓乐的心里,并不如表面看起来这么淡定;

任何一位迎来暑假的学生、在突然离开熟悉的房间,来到一个像是女孩子闺房的地方后,恐怕也没谁能保持平静。

少女慌乱把身后床上的被子扯下来、包裹在自己露出了不少的体表、在身上缠了几圈后才假咳几声。

事到如今再装样子,也不会让她看起来严肃或者威严;

王晓乐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在对方开口前再不说一句话:

『咳咳,彷徨的少年啊,你一定很困惑、急切想要知道我的身份......』

『不必知道了!』

王晓乐用响亮的声音强调:

『你的身份无非三种可能:1创造主、2天使、3女神。』

『诶呀,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神芙蕾雅?我刚才不小心说漏嘴了吗?』

印证猜测后,王晓乐的脸颊抽了一下;

他之所以用手掌盖住额头、是为了遮掩其上新添的几道黑线、至于语气则透露出他复杂的心境。

这位女神没计算好时间,在不恰当的时机把王晓乐召唤过来,导致他不经意看到了一些很养眼的画面。

基于这一理由,王晓乐如今的心情还不错,这才仔细解答芙蕾雅的困惑:

『你把我喊过来,只可能做两种事:有锅要甩、或是让我帮忙。』

『全中!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芙蕾雅对王晓乐露出崇拜的笑容,后者回以同样微笑,紧跟着-----

王晓乐毫不迟疑的背过身去,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房门前,作势就要握上门把手;

如果此地是神界、室内装修的风格,倒是跟一般的欧式房间没多大区别。

『再见!』

『等一下!你都理解现状了,为什么还要走啊?』

『这个问题还用问吗?』

王晓乐回过身、脸上的表情相当现实:

『女神呀,倒是请你解释一下:穿越对我能有什么好处?』

『少年!难道你不想变得无敌、尝试一下所向披靡的爽感?』

『抱歉,我没办法给你充钱。』

『不需要钱的,看!』

芙蕾雅从被子中伸出玉手,青葱指尖在面前虚无处轻点几下、一层水波状的涟漪荡漾开来;

一粒粒光点充斥在空气中、彼此之间的末端、依次延伸出一道道光线;

线条相互串联勾勒、组成为清晰的平行画面;

一道道人影、一座座城池的轮廓、甚至一个个奇异的种族,开始在画面上浮现,芙蕾雅指着这些场景认真介绍;

王晓乐看一眼那些人的装扮就能知道,自己所来到的、就是一个很正统的西方奇幻世界、有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种族。

芙蕾雅讲到了关键地方:

『世间存在着法则,其中一条是不准神祇直接干涉人类的事;即使有必须去做的事,也只能委托其他种族、或者直接把责任推给其它世界的外来者。』

她刚才提到“推”了!

王晓乐的态度看似漫不经心、实际却没放过对任何关键字眼的捕捉。

『我寻找了诸多人选、最终用掷骰子的方式选中了少年,请你一定要去拯救某座人类城池......』

『再见!』

王晓乐之前要走,其中有一半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态,而他现在是真的一刻不想待下去。

『为什么?』

芙蕾雅裹着被子化为一道光影,自王晓乐身后砸中了他,并把身体顺势压在他背上、声音如泣如诉:

『这可是做英雄的好机会啊,你难道不想被民众当成救世主崇拜吗?』

『不想!女神大人,我明白你迫切希望找到一个“临时工”,可真的是找错人了,我可不是哪里来的“圣母”!』

王晓乐会为陷入困境的熟人伸出援手、面对陌生人时则保持一颗平常心、任凭对方遭遇福祸、自己也不会为此行动一次。

总结起来,就是那种非好非坏的务实性格。

要他为了连面都没见过一次的人冒险出力,明显是不可能的。

眼下他和芙蕾雅展开拉锯战、一方极力向前走、急于解决麻烦的另一方则全力挽留;

两人交织的身体最终分开,如今大门已经敞开,王晓乐来到了门口。

『虽然是很短暂的相遇,但很高兴与你认识......』

王晓乐一条腿跨出门外、甜美的声音紧随其后袭来,那是一句必定触动目标心弦的话语:

『需要你去救的那座城,里面没有男性、只有或可爱或漂亮的女孩子、萝莉御姐无所不包!』

砰!

无形话语化为箭矢追击而至,一瞬间命中王晓乐内心,令他沉寂的血液沸腾起来。

萌就是一切、萌就是正义!

相比那些为了“世间和平”的虚伪誓言、王晓乐更信奉为了女孩子去努力的真理。

『这个忙我帮定了。』

芙蕾雅并没注意到,王晓乐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眼前;

她觉得比起对方坚毅的眼神、那只抓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更能让她印象深刻。

『需要我去救的这座城,叫什么名字?』

『啊,那个呀,迪比勒丝-----』

『太长了不想记,就叫“女儿城”!』

这种取名方式,源自那个著名的“女儿国”;

在迪比勒丝生活的妹子们还不知道,她们先祖世代居住的城市,其名字被某位异界少年,随随便便的更改了。

芙蕾雅看见王晓乐总算愿意入坑,心里为处理掉一件麻烦工作而欣慰不已;

她作为一名诱骗单纯“员工”的黑心老板,不能眼看着从未接触过魔法和武器的少年,不做准备的直接出发。

芙蕾雅开口:

『一般的神只会给出几件敷衍了事的装备,而我却要给少年强大的力量!』

女神当着王晓乐的面、翻找起房间里的储藏物;

旧衣服、布偶娃娃、长条黄瓜等被接连甩飞在半空,其中某一样还是让人联想翩翩的东西。

『找到了!』

空气中荡起一阵烟尘。

脸立刻变得像从煤堆里出来的芙蕾雅,兴奋地在王晓乐面前,展示那样闪闪发光的宝物。

『我的实力主要源自于这颗“神石”,稍后通过它补充全部的力量后、我再把其中一部分输送给你!』

『我要这颗石头就行,不必那么麻烦......』

人的行为往往是自然做出的,例如王晓乐刚才就当着芙蕾雅的面,将悬浮在半空的“神石”一把攥住、握在手里掂了掂;

还别说,感觉挺轻的,就跟几颗鹅卵石的重量差不多。

芙蕾雅惊呆在原地,王晓乐却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问题:

『你算算我要帮你救多少人?带点“纪念品”走不过分吧?执行完任务后就物归原主!』

现在芙蕾雅后悔把“神石”随便乱放了;

神祇们通常都是让“神石”融入体内,确保“力量之源”被保护在万无一失的地方,可她偏偏没这么做;

女神也是女孩子嘛,往身体里放入那么一个东西,不是会增加不必要的体重?

“神石”换算成王晓乐所在世界的标准,大约70克,对女孩子来说,确实是不得了的体重增幅。

马上两人就都僵硬在原地,“神石”内暴涨出的光芒、袭击王晓乐将他全身席卷,整个室内即刻化为一片纯白之地。

芙蕾雅喃喃着,眼神涣散仅有嘴巴在张合,说出的话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神石凭借自己的意志、决定更换主人了......为什么要离我而去?我不就是每年都会变换出十几万套衣服吗?又没有特别浪费你的力量!』

『你这是在剥削社畜吧?女神啊,你如果出生在我们那个国家,已经被叫做“黄·芙蕾雅·世仁”了......』

“神石”形体变得虚幻,犹如要和王晓乐身体重合,化为残影融入他的体内;

在强光消散后的不久,一阵奇特光辉流转至他浑身上下、他莫名有种自己身上发生了大变化的预感。

『神石已经进去了吗?不适症状我没怎么感受到,可目前穿的衣服总感觉怪怪的。』

索性房间里放置着一面巨大镜子,方便芙蕾雅随时随地检查外表仪容;

王晓乐不看一遍始终无法放心、便自顾自来到镜子前面。

镜中呈现出来的,是一位很可爱的女孩轮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