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是回来了啊......”

望着窗外漆黑的夜空,我轻声呢喃着,刚才的那个梦境,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终于醒了。”

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克罗德正在床边一脸无奈的看着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轻声和对方道歉着,克罗德也许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就会是他的对手吧、

“你是白痴么,该道歉的是我啊。”

握住了对方的手掌,看着这个面色苍白的女人,克罗德无论如何也无法把她和赛场上的那位黑衣人当做一个人。

“这是哪,还有拉斯怎么样了...”

没有反感对方的动作,我看着周围这陌生的环境,很明显这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旅馆。

“这是我租的房子,你的朋友已经没事了。”

为什么你的等级只有1级,却可以爆发出那种强大的力量,那已经算是违背了这个世界的「规则」。

自己有太多的问题想要询问这个女人,但是一看到对方这种虚弱的样子,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对于角斗场的事情,我很抱歉。”

想要坐起身子,但却浑身发软的用不出一丝力气,这就是过度透支力量的后果么,以至于自己甚至被那些混混。

一想到这里,内心深处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恶心感,如果不是凯兰赶到现场的话,自己和拉斯究竟会怎样呢?

自嘲的笑着,女人的身体真是一个敏感的身体啊,这该死的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下来了。

“......”

克罗德紧紧的攥着对方的手掌,想要给对方递过一丝温暖。

他听凯兰讲述了赫莱薇所遭遇的事情,当看到凯兰怀中已经昏迷过去的赫莱薇时。

甚至有一瞬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如果当时凯兰没有赶到的话,他不想去想象,也不想去想象。

“我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无奈的擦拭着自己的泪水,这个身体也太能哭了吧,一点点情绪波动就会流泪,该不会是水做的躯体吧。

不过也怪自己太天真了,天真的以为在这个世界自己是无敌的存在,没想到只是一只井底之蛙。

“诶?克罗......”

身体突然被对方抱住,啊,这已经是第二次被一个男人这样子抱了吧。

“对不起,如果我早点发现的话......”

听着对方苦涩的话语,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两个男人都是白痴么,明明是自己欺骗了你们啊......

“今晚的夜色,不怎么美啊......”

推开了对方的胸膛,指着窗外被乌云所遮挡的月亮,微微的笑着。

自己为什么没有对这两个男人的拥抱产生抗拒呢?明明自己也是一个男人。

“啊,不怎么美呢。”

克罗德看着已经恢复了精神的赫莱薇,松开了抓着对方的手掌,抬头看向窗外的夜空。

“我睡了多久了?”

疑惑的问着对方,自己昏迷前应该是下午,所以说也不过睡了几小时么。

“你已经睡了一天了,而且,你的身体......”

克罗德一想起当时的场景就感到疑惑,在凯兰刚把她接回来的时候,如同治愈术一样的魔法阵就自动在身上展开。

那些被触目惊心的烧伤和深可见骨的伤口不断的进行着自我修复,就如时间倒流一般神奇。

“我的身体?诶?伤口...不见了......”

掀开被子看着自己的身体,白如玉脂的胴体上丝毫没有了先前战斗所留下的伤疤。

不过为什么,自己没有穿着衣服?

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克罗德,应该不会是这个家伙吧?

“我怎么可能给你换衣服,是女仆了。”

看着对方鄙视的眼神,克罗德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今天的自己怎么这么的不淡定。

不就是一个女人的果体么,自己会感兴趣什么的......

不自觉的往对方的脖颈下方瞥了瞥,性感的锁骨与洁白的肌肤在夜色下出奇的诱人,就连那一双手臂也......

“你在看的话,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我娇羞的捂着被子脸红的说着,不过自己为什么要在意一个男人的视线啊,话说自己干嘛要做出女性一样的反应?

“是是是,不看不看,不过薇儿,你也不知道你的身体为什么会自动治愈么?”

糟,一出口就不小心叫成薇儿了,她应该不会在意吧?

克罗德尽量保持着自己平时的模样,其实内心已经乱成了麻花,明明自己接触过无数女人。

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却总能在不经意间牵动自己的心脏。

“克罗德,你应该还有想问的问题吧。”

缓缓的靠着床板坐了起来,自己沉睡了一天的原因,也许和克罗德所说的那个治愈魔法有关系吧。

死一般的寂静......

“你那个奇怪印记,以及你的等级,究竟是......”

沉默了许久后的克罗德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他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

“啊,我也猜到你会问这个了,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没有过去的记忆,我的力量是从何而来,我自己是从何而来,我都不知道。”

无奈的说着,自己也想回答克罗德的疑问,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总不能和对方说我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吧。

“这样么...”

克罗德也像是失去了兴趣似的一屁股坐在了床边,无奈的捂着自己的额头。

“等等!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

克罗德急忙开口,对于现在的情况能多了解一些情报都是有用的。

“我的等级印记好像是在大腿根部来着吧。”

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眼前不断流着冷汗的克罗德,捏了捏手指。

“不,不是,你那个,不是刚在旧殿激活么,所以我猜测是......”

克罗德一边后退一边胡乱的挥动着自己的双手...

“那你是如何知道我的印记外形的呢?克~罗~德~先~生~”

抄起手边的书本对着克罗德就是一阵猛砸,草泥马,居然看老子的大腿根部,人渣!变态!猥琐男!

克罗德一边讪笑着一边退出了房间,靠在门上沉思着,那种奇形怪状的印记,自己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无数的藤蔓缠绕着一柄破损的长剑,巨大的爪子和像是獠牙的图案交叉的附在两边。

“想不起来了啊......”

克罗德摸着自己的下巴,摇了摇头,算了,一个印记罢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