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眨了眨眼,眨得我眼睛都有点疼了,但是下面那红色的东西还是没有消失啊!

这是......血?

靠!

到了现在我才感觉到我两个手掌传来火辣辣的痛感,要不是这手掌还在,我估计都要怀疑有没有断掉了。

痛......

我脸皮狂跳了几下,但是我还是没有喊出声,而是又看向了白天,勉强再次双手握剑,持剑指向了她。

“喂喂喂,受伤了啊!快点治疗!”

剑道部的社长吓坏了,他正要冲过来的时候,我直接喊道。

“停,还没结束呢!”

“停个什么啊!同学你现在......”

社长大喊道,毕竟这是他的社团,搞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对于社团之后的发展都不好啊。

“没事,白川,继续吧。”

我摇摇头,继续看向白天说道,白川之前一直是面无表情,现在看着我的样子才有了一点改观,不过她也只是摇了摇头,手中竹剑轻轻一甩,说道。

“刚刚可以看出来的,学长你远远不是我的对手,这一下是我出手重了,学长还是早点治伤比较好。”

算你还有点良心,不会这个时候偷袭我,话说我们真的有仇吗?还是你实在太信任我了,一开始就这么认真,不放点水吗?

我也想放弃啊,可是我没有后路啊,拼还有一丝胜算,退后的话......

总感觉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

大概是生命吧。

“啧啧啧,不就是手掌有点擦破皮吗?没问题啦,打倒你还是做得到的。”

我逞强笑道,现在我手指头都不稳了啊,这手上的伤已经不适合再去握剑了......

白川微微眯了下眼,看了看我后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前辈你现在手中看似握着剑,实际上不用我打你,你只要挥剑,手就会痛得抓不住的。

听着这话我皱了皱眉头,这倒是没说假话,我这俩手根本握不住东西了,啧,两个废物啊。

“没事,我能赢的,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咱俩没仇吧。”

我苦笑着说道,白川轻轻叹了口气,似乎对我的逞强有点无奈,但还是笑着说道。

“你赢了我就会告诉你。”

真是的,一般剧情下这种话已经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了好不好啊,没看见剑道部的人眼睛都直了吗?你就不怕明天好几个版本传出去?

“好......”

唉,等一下!

就在我说出这个字的时候,白川的脸色分明是有点奸计得逞的样子,可是我立刻就接着说道。

“......险!呼,差点就中计了,这分明就是将我获胜的条件给用了啊,够阴险啊你。”

我喘了口气,白川果断将视线瞥向了一边,还咋了下舌......

“明明想一点压力也没有的,学长倒是不笨啊,那么,我就用实力碾压你了。”

白川我着剑向我走了两步,她这次没有一下子冲过来,还在我能看清的范围内。

我也立刻集中精力,手上的剑已经是一个摆设了,正如白天所说,我现在无论是格挡还是挥剑,这双手都干不了什么事情了。

所以我,只有一击的机会,在这种麻烦的情况下,一击击倒强我好多的剑道高手,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但是白川会防备着,她就算是这样走着身上都没有破绽,简直是绝我的路。

该死,我已经无力可施了吧......

嘛,这应该是白川的想法,只要用最稳妥的一击命中我就可以了,完全没有风险。

可是......

我内心暗自笑了笑,本来是想正面刚过去的,可是我刚不过啊,刚不过还刚那就不是作死而是找死了,我双掌已经成了这样,作死的代价也付了吧。

所以啊......该想着赢了。

白川啊白川,我们从头到尾,就没说这是剑道比试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