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兄,咱们可是说好的。我不打女人,所以我不出手。”烈焰头颅说。

“你的审美什么时候和人类挂钩了?一群食物而已。”说罢,寒冰头颅操纵着庞大的身躯一跃而起,冲向空中的赫尔米娜。

这段时间,赫尔米娜并没有坐以待毙,她早已准备好了应对策略。

她咬破手指,迅速在另一只手上描绘出一个复杂的鲜血符号!与此同时,她调集起体内仅存不多的龙息,最后,她高举那只画有符号的手臂,用尽力气高颂圣音:

『ùīzīYīPà,ī,Nà』!

应这句龙语的召唤,一面巨大的银白法阵陡然出现在矿山上空!

随着愈发耀眼的光芒,一具庞大的身躯自法阵下方凝聚成型!

“巨,巨龙?!”奴尔巴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同时,他又在心底感到十分庆幸。他庆幸自己下手早,没有给赫尔米娜更多成长的机会;还庆幸自己赌对了,赫尔米娜体内的龙息的确要比其他守护者的更加精纯。不然的话,她是不可能召唤出龙族的!

赫尔米娜召唤出的是,是一头身覆银白鳞片的寒冰巨龙。

它挥动着宏伟有力的双翼,对着停在半空的刻柏洛斯大帝狂啸不已。

“嘿,老兄!我突然又想活动一下筋骨了!”烈焰头颅立刻变得活跃了起来,硕大的瞳孔闪烁着期待和嗜战的光芒。

“那就交给你吧。”寒冰头颅兴趣缺缺的说。

赫尔米娜手指大帝,高声命令:“杀了它!”

巨龙率先发起进攻,两只巨兽很快缠斗在了一起。

无论是龙,还是大帝,都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超级生物。换而言之,就是两团行走的巨大能量体!他们即使不用任何能力,单纯的肢体碰撞,也不是孱弱的物质界所能承受的。

天空和大地因这两股力量而惊颤,被撞碎的空间壁垒发出阵阵低鸣。

“今天真是召唤术士大集会。”瑟雷斯笑了笑,然后将目光转向黑白刺客。她们此时正仰着头,专心致志地观赏这场“世纪之战”。

“你们觉得谁会赢?”瑟雷斯说。

很遗憾,黑白刺客并不希望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将死之人”的身上。所以,她们没有搭理瑟雷斯。

“我觉得是刻柏洛斯大帝。”瑟雷斯自顾自地说,“赫尔米娜召唤出的龙族是一名低阶亚龙种,大概只有八阶而已。换算成人类的等级,应该勉强在绝影者和陨星术士的水平。而刻柏洛斯大帝的本体则是位列‘化神’之巅。虽然现在的大帝只是个投影,但他最少也是‘铸神’初期的实力。神阶和凡阶的战争,结果显而易见。”

“赫尔米娜输了,您也难逃一死。皇孙殿下。”黑刺客目不转睛地说。

“或许。”瑟雷斯不以为然地耸肩。

“什么是‘化神’……?”白刺客忽然说道。这是自她出现以来,说出的第一句话。她的声音很轻,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胆怯,仿佛是在害怕被某人责怪一般。

黑刺客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黑是姐姐,白是妹妹?瑟雷斯猜测了一下。

“神之领域分六个层级,分别是役神、铸神、虚神、化神、真神。”瑟雷斯简短地说。

“这才五个。”黑刺客说。

“除了我的祖父以外,全世界只有一个人达到过那个层级。所以,说不说没什么意义。”瑟雷斯面不改色地说。

事实上,他撒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慌。

“你的祖辈那么强,可你却只是个六阶。”黑刺客说。她的语气很平静,没有任何嘲笑的意味,只是单纯的在阐述一个事实。

“我从不和别人攀比,所以我才活得轻松。”瑟雷斯不以为然地说。

“你的轻松会拖累家人。”黑刺客又说。

“你是第一个和我讨论家人的刺客。”

“绝大部分刺客都没有家人。”黑刺客转头看向她的妹妹。

这句话让瑟雷斯皱了皱眉,他稍作思忖,说道:“要不要来蔷薇花做女仆?我可以为你们提供一个绝对安稳的家,而且蔷薇花会帮助你们姐妹突破到绝影者。”

对于瑟雷斯突如其来的邀请,黑刺客发出一声轻笑,“皇孙殿下,如果蔷薇花真如您所说的那样强大,那您为什么还停留在六阶呢?更何况,您现在的处境可是很危险的。”

“没关系,”瑟雷斯扬眉,“你们会接受我的邀请,但不是现在。”

与此同时,巨龙与大帝的战斗也已经结束。

正如瑟雷斯所说的,大帝以压倒性的优势取胜。

他一只爪子狠狠地踩着巨龙的脖子,任由巨龙扭动,哀嚎。

“刻柏洛斯大帝和龙族是一家人,”两只头颅居高临下,异口同声地说道,“但你只是一头虚有其表的亚龙。所以,我决定把你送回老家。”

话音落下,大帝猛力咬断了巨龙的脖子!

随着一声响彻天空的凄厉惨叫,寒冰巨龙崩裂成了无数碎块。

“该你了,小女孩。”大帝仰头再度看向赫尔米娜。

召唤物被杀,召唤者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牵连。

这对已是强弩之末的赫尔米娜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只见她脸色苍白,眼神涣散,漂浮在空中的身躯更是摇摇欲坠。

大帝同样清楚赫尔米娜的状况,所以,他只是隔空挥出一爪。

被击中的赫尔米娜,口吐鲜血,犹如一只断翅的鸟儿般直坠而下。

不过,就在她即将砸入地面的时候,大帝忽然伸爪接住了她。

“啧啧,这孩子真可怜。”烈焰头颅摇头惋惜。“老兄,不如我们把她带回去吧。小孙孙不是要回家了吗,看她姿色也不赖,权当送给礼物?”

“你到底什么时候把自己的审美拉低到和人类一个标准了?”寒冰头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接着,寒冰头颅十分粗鲁的把赫尔米娜丢到了奴尔巴面前。

可是让奴尔巴和曼斯兄弟重重地松了口气。如果大帝真打算带她走,那今天的计划就全白费了。

看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龙殿守护者,此时正毫无反抗之力的躺在自己面前,曼斯弟弟的心中顿时燃起一股邪火。

他快步走上前,直接伸手抓向了赫尔米娜白皙的脖颈。贪婪地抚摩了一会之后,意犹未尽的曼斯弟弟猛然一扯,直接撕开了赫尔米娜的领口,一抹柔软的春光登时暴露在众人面前。

“你想违反约定?”就在曼斯弟弟准备动手的时候,一声饱含不满的冰冷声音在他耳边陡然炸响。

声音中裹挟的魔力瞬间拉回了他的理智。

“对不起,奴尔巴大师!”曼斯弟弟立刻诚恳道歉。

奴尔巴冷哼一声,说:“等我完全吸收了她体内的龙息,你们再动手也不迟。”

闻言,曼斯弟弟的脸上顿时涌上一丝喜色,“谢谢大师赏赐!”

奴尔巴重新转向赫尔米娜,同时将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片刻之后,一道微弱的金色气息缓缓浮现在奴尔巴的手背。

“没了,”奴尔巴皱起眉,摇了摇头。“刚才的召唤术把她体内的龙息全部吸收了。而且,她还透支了一部分生命来增强召唤术。真是个不要命的疯子!”

“那怎么办?”曼斯哥哥问。

“没关系,”奴尔巴说,“把她带回去好好调养几个月,就可以了。”

“几个月?!”弟弟有些不情愿地说道。

“你有意见?”奴尔巴的目光顿时变得锐利无比。

“不不不,”弟弟急忙摇头。“一切听大师安排!”

就在这时,烈焰头颅忽然对另一只头颅说道:“老兄,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在这片大陆上,好像有那么个人是拥有至纯龙息的!”

“是,是谁?!”奴尔巴抢先问道。

“喔,圣皇的小孙子,瑟雷斯·卡奥奇茨。”烈焰头颅面露思忖之色,“嗯,他几乎继承了皇后们的所有特长……”

听到这个名字,奴尔巴和曼斯兄弟三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不会这么巧吧?

“大帝陛下,”奴尔巴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您口中的那个‘圣皇的小孙子’,是……那个少年吗?”

大帝顺着奴尔巴所指的方向看去,当他看到瑟雷斯的刹那,两双硕大的瞳孔顿时瞪得**。目光也变得异常欣喜。

“哦哟,哦哟……”烈焰头颅直接吹起了口哨。然而,正当他准备和瑟雷斯打招呼的时候,却发现瑟雷斯以极其细微的动作幅度向他摇了摇头。

大帝会意——这份默契来源于长久的相伴。在瑟雷斯还是婴儿的时候,几乎都是大帝哄着入睡的。事实上,直到瑟雷斯服兵役之前,他们都是形影不离的。

“大帝陛下,是他吗?”曼斯弟弟急不可耐地问道。

“当然,没错。”两只头颅同时点头,故作凝重地说道。“我和他有点私仇,所以我认得他的模样。”

得到肯定的答案,又听到两人之间竟然还有私仇,曼斯弟弟登时大笑几声,“今天真是我们兄弟两个的幸运日!”

看着曼斯弟弟得意忘形的模样,那对姐妹刺客此时却感觉自己如坠冰窟!

因为,她们看到了大帝和瑟雷斯之间的短暂的互动!

这意味着:今天,恐怕是真的要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