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在空中的赫尔米娜,神情冷峻地俯视着下方翻腾燃烧的幽蓝之花。

“奴尔巴!你这龙殿叛徒居然还有脸出来!”

因赫尔米娜的这声呵斥,一道小型传送阵忽然出现在降神法阵的中央。

一名手持火焰法杖,身穿幽蓝法袍的白发老者缓缓显现在众人面前。

他仰头看向赫尔米娜,一个平淡的笑容浮现在他那张干枯而又苍白的脸颊。

“赫尔米娜,不管怎么说,我都算得上是你的半个老师。让老师仰视学生,有些不合礼仪吧?”

“我以有你这样的叛徒老师为耻!”赫尔米娜冷酷地反驳。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单纯。”奴尔巴始终保持着低缓的语速,“掌控‘龙殿’的全都是一群贪婪无度,腐朽不堪的垃圾。而‘龙殿’本身也已沦落为统治者用以清除异己的工具。赫尔米娜,无法看清真相的人,终有一日会被假相吞噬。你难道真的没有认真思考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是不是也没有思考过,明明有那么多经验老道的守护者,却偏偏派你这个毫无实战经验的来?赫尔米娜,你的天赋是‘龙殿’有史以来最高的。但你太高傲,既不懂得收敛锋芒,更不肯向他人低头。即使是神,也会有欲望,更何况是人?他们一边派你来保护皇孙,清除叛贼,一边又发布天价悬赏,要你人头。孩子,别着急反驳我的话。如果今天你能活下来,就回去好好问问吧。相信我,他们一定会含糊其辞,或者搪塞而过的。”

“我的事,不需要你这叛徒来关心!”赫尔米娜怒斥一声,接着凝聚出数百根冰枪,对着奴尔巴发起了进攻。

“没用的,赫尔米娜。”奴尔巴面带笑容,纹丝不动。“在狱炎厄帝面前,众生皆蝼蚁。”

如暴雨般倾泻而下的冰枪,在半空中就被蒸发,变成了一团水汽。

“留下你体内的龙息,我会连同皇孙一起,放你们离开。”奴尔巴说。

“不行!”曼斯弟弟突然大吼道,“皇孙必须死!普天之下皆为皇土,他逃了,死的就是我们!”

“那还真是遗憾,”奴尔巴故作姿态地叹了口气,“既然这样,就不能放皇孙离开了。”

“快点考虑吧,赫尔米娜。不然,我就要唤醒狱炎厄帝了。”

“你休想!”赫尔米娜厉声道。

“你的骨气让人倾佩,”奴尔巴笑容渐深,眼角的皱纹也跟着堆积在了一起。“不过,到此为止了。”

话音落下,奴尔巴忽然用力将法杖**地面,紧接着高举双臂,犹如一名虔诚的信徒迎接心中的神灵一般,以高亢的声调咏唱起一段令人惊颤的咒语!

咒语的每一个字符都是一股无法忽视的强大能量,它们在空气中翻滚涌动,让人唇干舌燥。

当最后一个字符被念出,拼凑起一整段完整的咒语之时,汇集而成的能量就好似划过天际,轰然而落的巨大陨石!

伴随着剧烈晃动的大地,奴尔巴脚下的幽蓝火焰突然大盛,并且开始按照统一的节奏闪烁摇曳。

看起来,就像是某种迎接仪式。

“暴力,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这是狱炎厄帝的教义,唯一的教义!”话音落下,奴尔巴迅速移动身形,来到了降神法阵之外!

被禁锢在法阵内部的能量实体在这一刻得到解脱,它们化作幽蓝火柱直刺苍穹!

火柱释放出的热**的众人连连后退,瑟雷斯则是象征性地跟着退了几步。

片刻之后,火柱的势头开始减弱,并且不断地收拢,直至完全消失。

可是,消失的不止是火柱,还有那座降神法阵,以及原本蔚蓝清澈的天空!

幽蓝火海犹如一段长而轻盈的丝绸悬浮在天穹之上,然而它的绚烂却裹挟着一种令人挥之不去的强烈压抑。

伴随着火海的出现,周遭的温度也愈来愈高。连带着空气中的魔法元素都被焚烧殆尽。

这个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这弥天火海毫无预兆的收缩成了一个巨型球体!

“众生之灾,幽冥之火,厄帝之怒!您最虔诚的信徒奴尔巴,恭迎刻柏洛斯大帝圣临!”奴尔巴双膝跪地,高举双臂,扬起头颅以狂热的口吻献上自己最真挚的话语!

“吼!!!”

狂吼骤起,震耳欲聋,炽热难耐!再度升高的温度夹杂着一股凭空出现的硫磺气味!

“吼!!!”

狂啸再起!低沉沙哑,寒冷刺骨!整座矿山瞬间附上了一层幽蓝冰霜!

极炎!极寒!相对之物,相融而生!

“狂妄的凡庸之物,居然敢擅自打扰吾等休眠!”两种不等的声音重叠在一起,自火球中穿刺而出!裹挟其中的能量冲击犹如一柄猛力砸下的重锤,瞬间将整座矿山夷为平地!

伴随着一声犹如山峰崩裂般的轰响,悬浮于天穹的幽蓝火球瞬间爆裂开来,一头猛兽瞬即赫然而出!

巨兽降临,大地为之惊颤!

刻柏洛斯大帝,一头体型庞大,凶神恶煞的黑色双头犬!他的一颗头颅燃烧着熊熊烈火,另一颗则是萦绕着幽蓝寒气;四爪的前爪是烈焰,后爪是寒冰,其不断晃动的尾巴的末端则是一半烈焰一半寒冰。他的体内散发出一种强大到难以言明的雄厚气息,就仿佛稍稍靠近一点,就会被这股力量绞成碎片!

此时,他正瞪着两双猩红的瞳孔以冰冷森然的目光俯视着奴尔巴。

“是你召唤了我们?”两只头颅同时开口。

不等奴尔巴开口,躺在地上的曼斯弟弟突然大吼道:“奴尔巴!这是什么东西?!我们费了这么大劲给你拖延时间,你就召唤了一条狗?!你不是说要召唤狱炎厄帝吗?!她在哪?!”

大帝突然转向曼斯弟弟,同时抬起了他的前爪,“尔等蝼蚁竟敢直呼主人名讳!”

只是被呵斥了一句,曼斯弟弟就被当场震晕了过去!

如果大帝在刚才的声音中加入一丁点力量的话,那曼斯弟弟恐怕早就被拍成一滩肉泥了! 见状,奴尔巴急忙磕头,大声求饶:“请大帝原谅他的无礼!他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粗俗野夫!无意冲撞了您!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一只卑微的蝼蚁计较!”

因为奴尔巴是通过降神术召唤了刻柏洛斯大帝,囿于这种契约关系,大帝的行动或多或少会受到一些限制。所以,大帝选择饶曼斯弟弟一命。

大帝重新转向奴尔巴。

“说出你的要求,凡人。”寒冰头颅说。

然而, 他话音刚落,右边那只烈焰头颅立刻说道:“嗨,老兄!我们没必要把时间安排得这么紧!难得出来透透风,应该好好玩一下嘛!”他的腔调和口吻就和他所代表的属性一样,活泼到近乎轻佻,没有任何威严可言。

“如果你想惹几位皇后生气,那我们就多呆一会。前提是,你肯承担所有责任。”寒冰头颅不慌不忙地说。

“不!不要!她们一旦生气就会撸我的毛!老兄,你发现了没,我头顶已经有点秃了!”烈焰头颅目露惊恐地说。

“其实我也有点秃了……”寒冰头颅抬爪挠了挠自己的耳朵(他够不到头顶),“小孙孙再不回家,咱俩就要被彻底撸秃了!”

见到自己被完全无视,奴尔巴只好试探性地问道:“大,大帝……我,我想提一下自己的要求。”

“说吧。”寒冰头颅立刻恢复了严肃。

“我有两个要求……”奴尔巴十指交握,浑身颤抖地说道。

“有屁快放!”烈焰头颅不耐烦地命令道。

“请,请,您们治好他们两个!”奴尔巴看了一眼躺在一边不成人样的曼斯兄弟,然后又迅速转回头继续说道,“还有就是,请您帮我们击败那个女人!”

“喔,不行!”烈焰头颅立刻回绝了他的请求,“我们可是优雅的绅士!绅士绝不打女人!”

“那就这么说定了。”寒冰头颅却是忽然答应了下来。

“我们真要打女人?”烈焰头颅有些不情愿地问道。

“不用你打!我自己来就好!你只负责治好那两只蝼蚁就可以。”

“那还行。”

烈焰头颅旋即张大嘴巴,凝聚出一团幽蓝火球,将之打入到曼斯兄弟的身上。

伴随着一阵熊熊烈焰和刺鼻焦糊的烂肉味,再度出现的曼斯兄弟已经完全恢复!

他们立刻跪地致谢。

大帝抬头看向票浮在空中的赫尔米娜,说:“是直接杀了她,还是单纯地让她失去战斗能力?”

“一定不要杀了她!不然,她体内的龙息也会跟着消散的!”奴尔巴急忙说道。

“龙息?”

听到这个名词,大帝的两只头颅顿时瞪大了眼睛,他俩对视了一眼,然后放声大笑!

笑声中充斥着强烈到近乎刺耳的不屑和嘲弄!

“龙息?!人类?哈哈哈哈!”

“老兄,几百年了,这是我听过的最逗人的笑话!”

“没错!就像主人曾经说过的!狂妄、愚蠢,贪婪是扎根在人类心底的丑恶本性,无论时间过去多久,也永远不会改变!”

“别笑了,正事要紧!正事要紧!”寒冰头颅急忙止住笑声,说道。

“对,赶紧搞定她!我已经有点困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