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是第一项,”尤耶把早就准备好的一本黑色书籍放在了柯琳娜的面前。“你需要在两天内熟读,并记住这本《蔷薇花女仆守则》内的所有内容。”

看着书籍封面印着的艳红色蔷薇花图案,柯琳娜再度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眉。

“当然,不止这一本,还有……”

尤耶陆陆续续地把事前准备的书籍全部递到了柯琳娜的面前。

整整有十五本之多!!

堆起的各种书籍比柯琳娜高出了一大截……

这一幕,连瑟雷斯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于是,他转头对黎安娜悄声说道:“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制定的?我怎么不知道?”

“哦,这是欺负新人的优良传统而已。”黎安娜以同样小的声音回答道。“除了第一本以外,剩余的书都是随便乱写的。”

“有趣的传统。”瑟雷斯说。

“我也这么觉得。”黎安娜耸了耸肩。

“第二项的内容,是关于你的债务。”尤耶说道。“这是每一位被主人买回的女仆都需要背负的债务。”

“主人花费了五亿辰星币才将你赎回。所以说,如果你想重获自由,就必须赚够五亿来填补这份赎金。当然,我们还会适当的增加一部分利息。另外,需要特别提醒的是,你不能借助梅尔席林共和国的帮助来还清这笔债务。否则,蔷薇花有权单方面撕毁协议,并将你永远扣留。至于偿还债务的方式,有很多种。劳务、商业、文化、战争……凡是为蔷薇花谋利的一切行为,都可以转换成一笔对应价值的财富——”

“等等!”黎安娜忽然高声插话道,“我需要特别说明一点!任何女仆都绝对不可以通过引诱、勾-引兄长大人的方式来达到免除债务的目的!!”

“黎安娜不在蔷薇花的权力体系之内,所以她的话你直接无视就好了。”瑟雷丝立刻在一旁调笑道。

说实话,这要是放在以前,黎安娜为了自己的颜面问题,是绝不会说出这种警告的。

但是,这次的境况就不一样了。柯琳娜实在是太令人惊艳了,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完美到近乎无可挑剔!甚至就连她都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小小的危机感!

一个尤耶,一个菲雅就足够小安娜头疼得了!如果再来个柯琳娜,那她就更没希望了!

对!没错!为了自己的幸福!我一定要阻止这种事的发生!!

黎安娜在心底不停地给自己加油打气!

“如果你敢和她上床,我就从城堡顶层跳下去。”黎安娜双臂环胸,雪白的下巴微微上扬,故作恼怒地说道。

瑟雷斯根本不为所动,他捏了捏妹妹柔嫩的脸颊,柔声说道:“亲爱的小安娜,就我目前所掌握的力量来说,如果我不放手,你永远也别想逃开我。”

“哼哼,全世界还没有能困住我的人呢。”

“那我争取做第一个。”瑟雷斯轻刮了一下妹妹的鼻梁,温柔笑道。

这一幕可把柯琳娜看呆了!

这,这,这应该是兄妹之间该出现的谈话内容吗?!

“请不要在意,”尤耶对柯琳娜说道。“主人和小姐的关系非常好,我相信你很快就会习惯的。”

“我也有件事想说,”菲雅也跟着插话道。“如果你想学一些有趣的技艺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但是,仅限晚上。”说完,菲雅对她眨了眨眼。

“跟……一名魅魔学习?”柯琳娜的脸上忽然浮出一种奇特的表情。像是好笑,又像是害怕。

能从魅魔身上学到什么东西,完全是不言而喻的。

“菲雅,”黎安娜忽然说道,“我真是搞不懂你和尤耶两个人。你们明明都深爱着兄长,为什么还要任由他去和别的女人乱搞?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会把他死死的绑在身边,寸步不离!一旦他有任何不轨的迹象,我就会立刻阉了他!!”

“你能不要说这些暗示性很强的话吗?你可是我亲妹妹!”瑟雷斯无奈叹息道。

一直默默观察的柯琳娜在心底翻了白眼:暗示?这都是**裸的明示了!你这个做兄长的到底是有多呆啊!

“在感情方面,我们魅魔只注重陪伴的过程。至于结果的好坏,并不在我们考虑的范围之内。主人身边有多少个女人都无所谓。但是,他绝对不能离开我。这是唯一,也是最后的底线。”菲雅一边说,一边搂住瑟雷斯的脖子献上娇媚一吻。

“如果兄长突破这条底线呢?”黎安娜饶有兴致地问道。

“小姐,请相信我,你一定不会想知道答案的。”菲雅优雅地笑道。

当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转向尤耶的时候。尤耶冷淡地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回答这个问题不在我的职责之内,请小姐原谅。”

黎安娜扬眉,调笑道。“没关系,兄长大人对你的爱,昨晚已经体现得够多了。”

“请继续教导柯琳娜吧。”瑟雷斯急忙将话题拉回正轨。

尤耶点头,正色道:“关于债务问题,小姐提的那项警告的确不在规定之列。如果你有幸得到主人的宠幸,我们会自行为你免除所有债务。但是,通过这种方法免除债务的女仆,不会获得自由身,且需要终生留在蔷薇花,陪伴主人左右。”

主人?宠幸?免除债务?呕!区区一头素卡也想控制本王?!本王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素卡,是血族对人类的蔑称,有“猪猡”、“白痴”等含义。)

“需要特别提醒的是,”尤耶又说道,“迄今为止,唯一得到主人宠幸的仆人,只有特莉塔·菲雅一人。而且,还是菲雅强迫了主人。所以,你大可对主人的品行放心。或许,你们对自己的美貌引以为傲,但是,在主人眼中这一文不值。他所做的,只是对自身爱好的保持和践行,而非贪欲的作祟。你的容貌毋庸置疑,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企图借助投机取巧之法来规避自己的债务。”

“这听起来像……威胁?”柯琳娜的明亮红瞳忽然跃上一抹惊奇。

“没错,”菲雅笑着接话道,“女仆长羞于表达自己对主人的爱意,但这不代表她的爱会比任何一个人的弱。”

“我明白了。”柯琳娜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紧接着,她又以一种纯粹的好奇的语气问道:“请问,女仆长大人,您也是被主人买回来的吗?如果我没记错,您应该是梅尔席林·诺兰卡猫人族的少族长吧?”

……

一切声音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周遭瞬即陷入一片沉寂。

除了尤耶以外的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柯琳娜。

直到瑟雷斯率先打破沉默:“你……认识尤耶?”

柯琳娜如实摇了摇头,模样乖巧的轻声说道:“只是无意间看过画像而已,大概是在……五岁的时候。”

“你的眼力令人佩服,柯琳娜小姐。”瑟雷斯笑了笑,“没错,你说的很对。不过,尤耶并不是我买回来的,她从七岁就来到蔷薇花,至今已有十三年。”

“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相互了解,两心相惜。难道不更应该成为夫妻吗?为什么会成为主仆?”一旦被好奇心占据主导,可爱的梅尔柯琳娜小姐就会立刻忘掉自己的身份,转而执着地去追寻答案——这时常让她陷入困境,以前是,现在也是。

“你——”尤耶刚欲呵斥,瑟雷斯就抬手阻止了她。

瑟雷斯端正坐姿,双臂撑在桌面上,然后十分认真地回答道:“如果能娶尤耶为妻,我一定会深感自豪和幸福。但是,感情问题,往往不是你情我愿就能解决的。你觉得,我现在向尤耶求婚,她会答应吗?”

说着,瑟雷斯转头看向尤耶,问道:“你会答应吗?”

“不会。”尤耶毫不犹豫地摇头否定。

“你在说谎。”柯琳娜立刻反驳道,“你的灵魂在刚才的一刹那变得焦躁不安,胆怯不前。在乔凡尼王族面前说谎,是件很愚蠢的——”

“啪!”一声清脆的炸响骤然打断了柯琳娜的话。

尤耶竟是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条棕色小皮鞭!

“《蔷薇花律令》第二分类,第一条,擅自反驳女仆长,且屡教不改者,赏二十鞭以助悔改!”

此时的尤耶,她的脸色简直阴沉到仿佛要滴出水来!

“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女仆长被激怒成这样!”菲雅在一旁嬉笑着起哄道,“这算不算……恼羞成怒啊?”

“如果不想挨鞭子的话,就赶紧道歉吧!”黎安娜急忙出来打圆场。

放在平时,她更乐意袖手旁观。但现在可不行了,因为瑟雷斯此时所处的立场很尴尬。劝?对不住尤耶;不劝?场面一定会变得很“血腥”。所以说,这种时候就需要让她这个做妹妹的来出面解决。因为,她没有立场可言。

柯琳娜同样不想初来乍到就被女仆长给惦记上,否则,以后的路可有她受的。于是,她急忙起身,态度恭敬,语气诚恳的连连鞠躬道歉。

看她这副娴熟的模样,显然是练过的……

“原谅她吧?”黎安娜试探性地问道。“她可是兄长花了五亿才买回来的,总不能第一天就把她玩坏吧?”

啊啊啊!!歹毒的素卡!!你才会被玩坏!你全家都被玩坏了!等本王出去之后,一定要抓你回去好好折磨一番!!

当然,不会有人听到柯琳娜心底的咆哮的。即使听到,也会一笑置之。

来了蔷薇花,还想出去?做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