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来临,当瑟雷斯兄妹和菲雅来到饭厅的时候,意外地发现,除了尤耶以外,竟然还有两个人在等他们——正在品茶的露可莉,以及站在她身后的莫格。

瑟雷斯三人急忙躬身行礼,异口同声地说道:“露可莉奶奶。”

露可莉点头,说道:“坐下吧。”

看到兄妹二人拘谨的模样,露可莉皱起眉头,问道:“难道我很可怕吗?”

黎安娜本想摇头否认,但她一想到自己在祖辈们心中的低下地位,就打消了说话的念头。

入座后,瑟雷斯才说道:“请奶奶不要生气,我们只是有些好奇……”

对于露可莉这种祖辈级的人物,除非有什么重要指示,否则她们绝不会踏出房间半步。

瑟雷斯非常担心,是不是露可莉听到了一些和他伤势有关的风声。真是这样的话,黎安娜恐怕就真的危险了。露可莉的疯狂,他可是深有体会的。

“好奇什么?好奇我会不会杀了你妹妹,用她体内的‘圣灵魂息’来治愈你的‘虚空反噬’?”露可莉冷哼一声,颇为不满地说道。

瑟雷斯一愣,没好意思接话。

尽管他在力量上可以轻易碾压露可莉。但是,论心智,他在露可莉眼中,永远都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而已。

“言归正传,”露可莉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点,说道,“这个人,你可以拿去用了。”

众人的目光齐齐转向莫格。

他脸上那种神采飞扬,充满自信的神情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空洞无神的浑浊瞳孔,和好似极其不满一般而紧紧下弯的嘴角。他此时的模样,就犹如一只被掏空灵魂的傀儡,毫无生气而又充满寒意。

“奶奶,他……?”瑟雷斯说。

露可莉不疾不徐地抿了一口茶,语气淡漠地说道:“我给他注入了‘瑟泰特神经毒素’。”

听到解释,瑟雷斯立刻明白了过来。

露可莉虽然也是血族,但她却是来自血族十三氏族中的“瑟泰特一族”。就和“乔凡尼族”擅长“死灵之术”一样,“瑟泰特族”则是对“神经毒素”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们可以藉由血液中蕴含的奇特毒素,来达到诸如引发瘟疫、操纵他人、强化他人等多种目的。

这时,露可莉又说道:“现在正值圣皇退位的风口浪尖,世界七国的王室各怀鬼胎,暗流涌动。这里面最活跃的莫过于彼欧西斯王室。所以,我决定送他们一份大礼。”

“在‘瑟泰特神经毒素’的帮助下,莫格·摩多会在一个月之内突破到九阶武者,这样一来,成为龙殿密卫已是板上钉钉的事。而后,他会在接下来的四个月内成功晋级到绝影者之列,并且顺利成为龙殿密卫长。想想看,彻底打入到彼欧西斯王室核心体系的摩多,会为我们提供多少有价值的情报?”

“劳您费心了。”瑟雷斯赶忙说道。

露可莉摆了摆手,说道:“我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女仆长的女儿就和她一样,性情多变,捉摸不定,在她没有明确地表露立场之前,我们需要自备一些手段。”

瑟雷斯微微皱眉,不解的问道:“您怀疑四姑姑会叛变?”

这句话,让露可莉忽然展颜一笑,她别有深意地看了瑟雷斯一眼,说道:“你真以为你的四祖母听不到我们在说什么?”

瑟雷斯尴尬地挠了挠头,没敢接话。

“我要说的就这些。”说着,露可莉便起身向外走去。莫格也立刻跟了上去。

不过,就在露可莉即将走出去的时候,她又忽然停下来,意味深长说道:“黎安娜,有的时候,女人就该主动一些。你身边的那只女魅魔,不正是最好的例子么?小尤耶也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了,小孙子明明那么喜欢你……”

目送露可莉离开,瑟雷斯终于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喂,老哥,”黎安娜忽然凑了上来,“刚才露可莉奶奶,是不是在暗示我做点什么?甚至还拿菲雅来提示我?”

“咳咳!”瑟雷斯用力咳嗽了两声,接着他无比严肃地注视着黎安娜,一本正经地说道:“奶奶暗示你,一定要履行好作为妹妹的义务和职责!比如,给哥哥端茶倒水,捏肩捶背之类的!”

“滚滚滚滚。”黎安娜立刻白了他一眼。

瑟雷斯温柔的摸了摸黎安娜的脑袋,然后看向尤耶,问道:“梅尔柯琳娜小姐在哪里?我们需要和她谈谈。”

“她一直在外面等候。”尤耶说。

瑟雷斯扬眉,神情略微无奈地说道,“她可是梅尔席林共和国未来的女王殿下……”

“现在,她只是您买回来的女仆而已。”

话音落下,伴随着皮鞋踩过地板发出的轻响,梅尔柯琳娜缓步走了进来。

瑟雷斯循声看去,随即发出一声惊叹。

在彻底清洗掉昨日的狼狈之后,现在的梅尔柯琳娜换上了一套全新的黑白女仆装,并配以工作用的黑色小皮鞋。原本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的银发,被束成了两条低垂的马尾辫,它们绕过耳梢随意地披搭在她的两侧肩膀,她的额前也被精心梳制了一撮齐短的刘海。

因为昨日的拍卖行太过匆忙混乱,导致瑟雷斯根本没有时间仔细打量这位自己花重金买回来的王储殿下。

他意外地发现,梅尔柯琳娜的左侧眼角下,居然有一颗泪痣——这种东西出现在一张冷傲的脸颊上,无疑是锦上添花,般般入画!

不仅如此,即使是身穿再平常不过的女仆装,也丝毫没有对梅尔柯琳娜那股与生俱来的冷冽倨傲的气质产生一丝一毫的影响!反而是增添了一种独特而有别样的美感!

天生的美人,天生的王者!

这是瑟雷斯给初次见面的梅尔柯琳娜的评价——或许现在的瑟雷斯根本没有料想到,这个极高的评价会在未来给他造成多大的困扰。

“啪——”一声响指在瑟雷斯的耳旁陡然炸响!

“老哥,你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被妹妹这么一提醒,瑟雷斯立刻收回了目光。

他只是在惊叹自己竟然买回了这么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而已,并不是在贪恋梅尔柯琳娜的美貌。但他表现的实在有点忘我,所以才被黎安娜趁机取笑。

“从现在开始,”尤耶语气严肃的宣布道,“你的名字正式更改为,柯琳娜。作为一名仆人,最基本的礼仪是要学会如何向你的主人行礼。你是梅尔席林共和国的王储,礼仪方面一定能做得很好。现在,向你的主人,瑟雷斯·菲瑞普斯·卡奥奇茨殿下行礼,一个标准的屈膝礼即可。”

柯琳娜没有动,她只是冷冷地凝视着尤耶。

于是,尤耶再度开口:“向你的主人行礼!”这一次,她加重了语气,且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柯琳娜还是没有动,但她已经开始在心底快速地权衡起利弊。

经过昨天和今早的短暂的相处,她已经初步的了解了尤耶是个怎样的人。

这位蔷薇花的现任女仆长是一名绝对强大的家伙,并且可以随时为自己的主人展现实力。她很危险,而且散发出一种威胁气息,强烈到令柯琳娜不寒而栗。

在柯琳娜的心中,尤耶就是那种会在正式晚宴场合弯腰凑到你的耳边,大声提醒你用错叉子的人。如果你愚蠢到激怒她的主人,她也是那个会把你打到肋骨断裂,然后再扔到屋外的人。

正当尤耶准备进行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提醒的时候,柯琳娜忽然提起两侧裙摆,对瑟雷斯行了一个完美的屈膝礼,同时又毕恭毕敬地说道:“主……主人。”

柯琳娜的声音娇柔婉转,但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暖意。恭敬的语气中也是由一股与生俱来的威严,以及对自身境地的不甘而流露出的倔强交织而成。

此情此景,让瑟雷斯不仅在心底疯狂赞叹:这五亿花的真值!!

“蔷薇花因你的到来而深感荣幸,尊敬的王储殿下。”瑟雷斯起身回礼。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在您还完所欠债务,并为自己赎身之前,您恐怕只能暂时以蔷薇花女仆的身份来生活了。”

“债务?”柯琳娜的双眉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

“尤耶会向你说明的。先过来坐下吧。”瑟雷斯做出邀请的手势。

眼见柯琳娜没有立刻照办,尤耶再度开口提醒:“《蔷薇花女仆守则》第一条,主人的命令必须无条件服从;《蔷薇花女仆律令》第一分类,第三条,一天之内被女仆长提醒超过三次的女仆,将会受到一次严厉处罚。”

瑟雷斯偷瞄了尤耶一眼,心中颇为疑惑:我不记得家里有这种规定啊,难道是黎安娜写的?

当然了,不管多么好奇,他也不会蠢到把这个问题宣之于口……

迫于“**”的柯琳娜慢吞吞的坐到了瑟雷斯的对面。

“需要点什么?”瑟雷斯语气温和地说道。

柯琳娜摇了摇头。

“主人,如果没有其它事情的话,我想开始教导柯琳娜一些最基本的事项。”尤耶说道。

“辛苦你了。”瑟雷斯温柔一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