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当我醒来时,眼角挂着泪水。

“啊……”

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我所遗忘了。

但是,无论我如何绞尽脑汁,我也依旧无法回想起我所忘记的,究竟是什么。

我茫然地抬起头来,看向挂在墙上的日历————

『2019年 3月17日 星期日』

今天是开学前的最后一天假期。

“……出去散散心吧。”

心里实在是难以平静下来——就像是想要逃避着我所遗忘的事物一样,我以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

简单的洗漱之后,我拿起白板笔,在门旁的白板上写下了『出门散步』的字样,然后才离开了家。

而对于那些早就留在白板上的文字,我看都没看一眼。

==========

父亲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外包项目负责人。

公司经常会跟各种企业签订外包合同,而负责跟各个企业进行联络的现场负责人,就是我的父亲——佐佐木卫流。

而我,佐佐木时流,则是因为父亲经常性的人事变动,而不得不跟着一起改变住所的、可悲的大学二年级学生。

之前我和父亲还居住在北海道的泷川市,但就在一个月前,父亲的公司突然发生了紧急的人员调动。而我的父亲也因为这次调动改变了负责的客户,带着我来到了位于本州岛上的一个、十分偏僻的城镇。

——名为『时缘镇』的、闻所未闻的小城镇。

========

同往常一样,离开了公寓之后,我便沿着人行道,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

本就是为了驱散内心的困惑才选择了出门,但是当我走在街上的时候,自己的内心却变得更加困惑了。

“究竟是怎么了啊?”

对于这一反常态的状况,是从我来到这个时缘镇后的第六天开始出现的。

偶尔早上起床时,眼角会挂有泪水。心里会变得空荡荡的,就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十分的懊悔,而且还很痛苦。

我每次都无法理解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变成这样。我没有关于自己梦境的记忆——就连大致的印象都没有,那就更别谈什么“寻找让自己悲伤的理由”了。

我穿过路口,来到了一个有些狭小的公园。

对于这个仅仅比“村庄”稍微发达那么一点的时缘镇来说,这座公园也算是有着相当的规模了。

两个跷跷板,四个秋千,一个两米高的旋转滑梯。对于住在这附近的小孩子来说,这里已经算得上是一个绝佳的游乐场所了。

不过,这个公园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棵十分显眼的、近乎十五米高的巨大樱花树了。

姑且不论这超乎常理的高度——这棵樱花树,就算是六个成年人手牵着手环绕一圈都难以抱住。

也就是说,十分的粗壮。

没有人知道这棵树究竟是什么时候种在这里的。甚至是有传闻说,这棵树是在公园——甚至是时缘镇建成之前,就存在于此的了。

当然,既然本地人都不知道这棵树的来历,那么我这个外来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些什么了。

不过,这棵樱花树,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传说,而成为了时缘镇的一处景点。

“在樱花盛开的时候,和最喜欢的人站在树下一起参拜的话,两个人就能获得幸福”——甚至是,还有这种听起来就难以相信的传说。

不过,即便如此,也依旧有很多情侣会来这里参拜就是了。

“……樱花啊。”

感觉,很久都没有看过樱花了。

我这么想着,向着那棵能够获得幸福的巨大樱花树看去——————

一个少女,正坐在樱花树下,默默地看着摊开在自己腿上的书。

重点是,她有着我从未见到过的、淡粉色的长发。

没错,就像是樱花的颜色一样————

“啊————”

一阵风突然吹过。

在空中飘零着的樱花,以及在风中淡然的闭上了双眼、好像十分享受的樱色少女。

在樱花中的她,就像是樱花的化身一样,让我不由得把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

而那个少女,就像是注意到我的视线一样,突然抬起头来,看向我这边。

她有些诧异地看着我,碧蓝色的眼瞳微微睁圆了。

然后,她微微一笑。

“——————”

嘴唇,动了起来。

貌似是说了什么,但是——在我的耳边,仅有风吹过的声音。

说完之后,她心满意足的再次低下头,目光也再次聚集在早已被摊开的书上。

而我则是因为这近乎异样的邂逅,逃跑似的离开了公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