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啊啊♂……”

洛少司面无表情的将不断发出奇怪声音的灵光仪关上,整个房间里突然安静的落针可闻。

女巡察使们面红耳赤的低下脑袋,刚才不堪入目的画面仿佛还深深的烙印在她们的脑中,而剩下的男的则是面容古怪,嘴角抽搐。

特么的……

真是谁也没有料到,考生之中竟然还会有这种奇葩的存在。

而之前对洛少司大拍马屁,说什么这次考核会吸引来这种人才都是洛少司气运无双的那个考官脸都黑了,想一巴掌把自己拍晕过去。

而他的几个同伴更是对他投以同情的视线,觉得这位大兄弟大概是凉了。

洛少司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这部片子老娘好像没看过。”

“???”

听到这句话,几个人都是大惊,旋即都以吃惊的视线看向那位貌若天仙的女子,洛少司面无表情:“你们这么盯着我干嘛?我刚才有说什么了吗?”

一个新来的小年轻红着脸说道:“洛少司你刚才说……”

“住口!”

结果那个小年轻话还没说完就被他老师一巴掌糊脑袋上:“洛少司刚才什么都没说,是这小子产生了幻听!”

那个小年轻被一巴掌拍的如同醍醐灌顶,突然醒悟过来,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洛少司……妳看这事该怎么处理。”

有人问道。

洛少司还没回复,一个老考官就拱了拱手,做出严肃的模样说道:“洛少司,我觉得像是这样不知廉耻的考生,竟然在公共场合传播**产品,应该送往二百五十号天牢,爆其菊花,以儆效尤。”

洛少司拒绝道:“不行,最近上面查的很严,犯人都说在咱们巡查司牢里呆的没有人权,上次万仙盟年会咱司本来都要获得三好工作单位,就是因为几个大宗门的优秀弟子在牢里给人爆了菊,才取消了评选,害的老娘的年终奖都泡汤了。换种方法。”

“洛少司,我看这样好了,喂他几粒大伟哥,然后把他丢进天牢里,捆缚他双手双脚,循环播放《比♂利摔跤传》,让他受**焚身之刑。”一个男考官提议到。

洛少司一脸懵逼:“喂,等等……为什么会是播放《比♂利摔跤传》,我没记错的话那是基片吧,这怎么会**……”说到这里,洛少司又是沉默下来,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盯着那位不小心暴露了性取向的男考官,而这之后,那位男考官周围的同事都面露惊恐的退避三舍。

“咳……洛少司,我觉得现在还是先暂时消除那位考官给赛场带来的骚动和影响为妙,让考试继续下去,至于处理方法,先将他暂且关进大牢,稍后再决定。”

洛少司想了一会说道:“也只能这样了,来人,让天机府的人把外面的灵光仪全黑了,全场循环《大悲咒》,镇压其他人的心魔,另外把那个小胖子押下去,让他把神秘代码上缴……”

。。。

“冤枉啊,我冤枉啊!”胖兄在擂台上,被人捆的和粽子似得,哭爹喊娘的叫着:“我没罪,人类没有繁衍就无法延续!我这是在传播生命之光,是自然大道,你们不能抓我!”

“哼,这些话你去牢里跟老鼠说去吧。来,抬好了,给我带走!”

几个巡察使抬着浑身灵力被封印的胖子下台了,不少小姐姐看到那边发出杀猪般叫声被抬走的胖兄,也都露出了各种鄙夷的视线,王乌安这个名字,这次算是一战成名了。

另一边,叶玄捂着双眼,蹲在地上,他的身旁,洛歆气呼呼的放下手:“变态叶玄,没想到你竟然在看这种东西!”

叶玄捂着被戳的泪水横流的双眼,悲愤道:“小师姐……我只是抱着探讨学术的想法和旁边的兄弟分享一下,录影又不是我放的,你戳我干嘛!”

叶玄旁边的兄弟冷汗直流,说道:“兄弟你可不能污蔑我,如果不是那个胖子念了一段神秘代码,我的灵光仪也不会擅自动起来。”

叶玄连忙说道:“没错,就应该去怪那个胖砸!”

小师姐挑了挑眉,刚要说什么,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位兄弟手中的灵光仪再次闪烁起来,紧接着开始唱响梵音:

“……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

“南無.阿唎耶……”

梵音阵阵响起,犹如波涛一样在考场传唱,那些本来陷入波多老师吸睛神功无法自拔的观众们也都齐齐一震,从刚才走火入魔般的状态中退了出来,大彻大悟一样。

而随着大悲咒的响起,佛音镇压躁动后,考场上的骚动也重新的平复了下去。

场面暂时得到控制。地中海考官关上灵光仪,擦着脑门上的冷汗,极力让自己的小兄dei平复下去,波多老师吸睛神功太厉害了,就算只是录影也让人控制不住自己,地中海评审念及至此,露出一副无欲无求的脸,配合大悲咒和他的大秃顶真有种佛陀降世的感觉。

又缓了一会,在得到了传音的通知后,佛系中年人无悲无喜道:“抱歉,各位,刚才考试中出现了一些意外,不过现在犯事人已经被控制了,上面发来通知,接下来我们的考试照常进行,现在有请下一位考生,我看看……壹佰贰拾叁号……请你上来吧。”

叶玄听到这个号,像是遇见救星一样,连忙道:“小师姐,下一个到我了。”说着他一溜烟的跑到了舞台上,那速度之快连记者都叹为观止。

洛歆看着他恼怒的跺了跺脚,哼,笨蛋叶玄,大变态,待会再教训你!

。。。

我靠怎么就插不进主线了……想了好久硬是找不到入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