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梁燕锋,今年刚上高二。

假如说我有很多个朋友的话,我大可以用枕边校花郑云月的手机打个电话给他们,但是我没有,所以我只能望着床边华丽的雕花发呆。

现在的情况是我打完飞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凭借镜子我成功意识到了自己变成校花郑云月了,那个特别喜欢踹我下身的可恶女人,那个只是一件小事就能大发雷霆的抖S校花!

我原以为换身体这种事情只有梦里才会发生,但是掐了自己一下确实很疼,这不是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想不通,我又翻身下床,此刻身体一丝不挂,从胸到下身一览无遗,这倒不是在讽刺身为校花却只有B罩杯的郑云月,我只是想说郑云月虽然喜欢针对我,但在外表上还是挺有实力的。

站在镜子前欣赏了一下,往常郑云月在学校都是绑着双马尾一幅目中无人的样子,此刻在镜中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背后,脸颊红扑扑的好像在害羞,假如这种模样给学校的人看到,他们绝对会大叫起来。

话说,一个美少女不穿衣服站在自己面前,哪个男人都会激动的吧?

躺回床上经历了前三分钟的自摸之后,我就觉得这具身体索然无味,开始思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然而不管怎么想也没有结果。

除此之外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假如我的本体还好好的,我只是暂时成为了郑云月,那这样的话,我不用她的身体做点什么,不就太对不起自己了吗?”

这个郑云月在学校的时候处处跟我作对,在背后说我坏话,害我被几乎全校人歧视。仅仅只是抄一次她的作业就能那样猛踹我,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个女生而且还很有权势,我早就报复她了,而现在不就是一个好机会吗?不仅能趁机报复她,还能把那些背地里对我落井下石的混蛋们一起收拾了。

打定主意,我从床上翻身下床,离开被子之后感觉凉飕飕的,又多看了眼自己的身体,未免太完美了吧,明明是个性格恶劣到比叫春的母猫还让人恶心的大小姐。

晕乎乎躺回床上,我想不能这样下去了,现在看时钟还是早晨六点半,一日之计在于晨,我得先穿好衣服,再考虑怎样败坏郑云月的名声。

所以我又起身去衣柜里找衣服,不得不说光着身子走路意外地羞耻,特别是在这种超过一百平的大房间里总觉有人躲在某个地方偷窥。

一共有四个衣柜,第一个衣柜里面密密麻麻全是裙子,第二个是运动类型的,第三个是晚礼服那种一看就很高端的款式,第四个挂满了包包,虽然不认识,但我还是把它们当做了名牌包包。

按照我的喜好,我是会选择运动类型的,但是考虑到现在是要恶搞郑云月,自然得选超短裙。所以我挑了一条最短的黑色裙子,长度大概是到膝盖上一指。

给自己换上去之后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被胸前两点晃到眼睛,我暗骂自己是变态,一见到女生**就满脑子想着是色情的东西,把崇高的理想给忘了。

我费劲地穿好裙子,然后开始找丝袜,老实说我对黑丝有特殊的情感,要是郑云月踹我的时候穿着黑丝的话保不准我会觉醒什么奇怪的属性,可惜她没有。

我在柜子里找到一条黑丝,麻利地穿上之后扯到大腿处“嘶啦”一声就裂开。

我犹豫一下,就这样算了,破洞丝袜好像对绅士来说是另类的诱惑。

至于内裤,肯定是不穿啊!像她这种人穿什么内裤啊!我就是要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到学校里上学,万一到时候郑云月她重新夺回身体主动权,她就会陷入尴尬的处境。

然后我再跳出来说:“郑云月你这个变态,为什么不穿内裤?是不是又想要陷害我?”

不过这样的结果毫无疑问是我会被当做变态抓起来,大家会异口同声说:“梁燕峰你怎么知道?原来是你做的!你真是人渣。”

我的名声会成这样都是拜郑云月所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