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捂着下巴从地上爬起的时候,小师姐已经站到了舞台上。

看到小师姐的时候,地中海评审当即就是一呆,忍不住嘀咕道:“这是哪家的熊孩子没有看好,跑进考场里来了?”

他刚说完,旁边的女评审就眼睛有些微微发光的说道:“这孩子真可爱啊。”

另一边摇着纸扇,故作潇洒的评审也是有些诧异的看着舞台上的小师姐。

相较于评审,考生中却是没有这么多的骚动,毕竟在台下的时候他们就注意到身材娇小的小师姐很久了。

而观众席更是发出了阵阵惊呼,本来之前就有不少观众就在朝天蕉声情并茂的讲述自己那段催人泪下的经历的时候被申字考场的水幕投影所吸引,现在上场的娇俏小萝莉撅嘴生闷气的样子不知道让多少人的心都被萌的软了下来。

不过这都还算好的,闹的最欢腾的还属那原本最清静的改卷之地,只看到那位洛少司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到了桌子上面,要不是旁边几个女巡察使拉住了洛少司,她都快将脑袋凑到申字号的水幕投影的里面去了。

“好可爱啊……我家的歆儿果然不管怎么看都好可爱。”洛少司露出**的笑容,用灵力捧着水幕,呵呵的笑着,这一幕看的旁边的考官们噤若寒蝉,简直吓尿,连忙低下头不敢说话,生怕之后被恼羞成怒的洛少司杀人灭口。

刘大炮不愧是点满了作死天赋的男人,看着洛少司那副**模样,顿时乐了,忍不住说道:“少司你这模样和我家见到了肉骨头的大黄有些像。”

话音刚落,整个房间的温度骤降几度,那些在这里改卷的考官们更是石化,心中呐呐,这位刘府主的头是真的铁!

随后只听“bang!”的一声金铁交加的声音,刘大炮脑袋一歪哼都没哼一声就没洛少司不知道哪掏出来的铁球砸晕了过去。

洛少司斜了倒下的刘大炮一眼,让几个人去把刘大炮用绳子吊着,重新在钢钉板上跪好,才碎碎念的说道:

“不会用形容词就不要瞎用,什么叫见到肉骨头的狗,老娘这明明就是看到脱光了的小姐姐的资深嫖客好吗!?”

房间里的考官们瀑布汗,恨不得拿什么把耳朵上的洞给堵住,洛少司天仙形象本来就经常崩坏了,现在他们更是不敢直视了好吧!

。。。。

“呔,台上的小姑娘,敢不敢把准考证给本考官看看?”依然是地中海考官拍桌而起,用搞怪般的口气说道。

小师姐撇了撇嘴,视线忽然向我看了过来,啥,这丫头盯着我干嘛?就算你露出一副貌似“你不赶紧过来待会我就踢你屁股”的表情,我也看不懂啊!?

“叶玄,你到底过不过来!”

终于有些不耐烦的小师姐直接给我一个传音。

哦……原来还真是要让我过去啊……

我屁颠屁颠走到舞台下面,小师姐把她的准考证扔给了我,然后对着那边评审努了努嘴。

嘿,这丫头赶感情送个准考证都要我当快递员啊?我有些郁闷,明明小师姐妳灵力一涌,屈指一弹,这准考证不就射过去了?

什么,妳说妳怕射不准,担心准考证插秃顶考官的脑袋上?

嗨,这有什么,只要不伤到花花草草就行,秃顶考官怎么样,谁还在乎不是?

我和小师姐挤眉弄眼的交流着。

却是没有料到,这一切都通过水幕全部反馈到了某个人的眼中。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