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大陆,东方极境的荒原上,有一堵恢宏而大气的城墙矗立于此。

其墙之伟岸高耸入云,更是长到看不见尽头,仿佛可达十万八千里一样,直接就隔开了一方天地,堪称是鬼斧神工。

由坚硬的明重石构筑而成的城墙,整体呈褐色,斑斓点点,仿佛被各种各样的颜料给泼洒过一样。

然而,熟知的人都知道,城墙原先是白玉色,只是在无数年间,沾染了无数纹兽的鲜血,在风吹日晒之下,才会变成这般模样。

这个颜色对于城池内的人而言,那是无上的荣光,更是胜利的证明。

而在城墙之后,城池之内的光景,繁荣而昌盛,在耀阳之下,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兄弟在狩猎的时候受伤了,3级王阶金轮纹兽的精血,可浇灌除辅助系以外的任意刻纹,便宜大甩卖啊!」

有坐在路边摆摊,穿着一身破烂铠甲,但看起来异常彪悍,身高有2米的大汉在扯着嗓子大喊。

「哥哥,快来玩呀~」

有站在酒楼之上,穿着暴露,身材性感火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人,对着街上的行人抛着媚眼,挥着玉手,无比妖娆。

「风云拍卖行在今天的拍卖会,即将开始,想要参加与投拍的客人快来啊。」

有站在拍卖行前,向大家呼喊的青年。

「兄弟,再撑一会,马上就到商行了,到时候给你买一个治愈玉纹或者天材地宝,就能恢复了。」

还有男人抱着因受伤而浑身血淋淋的同伴,不断往前跑。

诸多光景,形成了这个城市的一切,而那每一步奔跑,都有鲜血滴落在路上的情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因为在这个边关,受伤是时常发生的事情,但凡是出城往东者,大多数都是有去无回,还能留一具全尸,已经是万幸,更不用说只是受伤了。

就在城内无比繁盛而热闹的时候,一阵响亮而悠长的号角声,从城墙上传了起来。

「划破黑暗,带来光明!」

旋即,寂静无声的城墙就躁动了起来,更是有一道沉稳而洪亮的男声,在大声宣告。

「恭迎!」

而后,一道清丽的女声在响应,其声遍布全城,实力之深厚,令人心惊。

本来城里的人们,还在各自忙各自的事情,伴随着这两句话的响起,城内在寂静了几秒之后,就爆发了起来。

「黎明帝回城了!快去看看他这次狩猎了什么境界的纹兽回来!」

「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是帝兽,如果是帝兽,那就大开眼界了。」

「花花,黎明帝从死亡深渊回来了,快走呀。」

「什么?黎明帝回来了吗?半年了,总算回来了,等一下,我先将店关上。」

「还要关店……我先不等你了,要是再去晚一步,可就没有位置了。」

霎时间,城池内变得无比喧闹,就好像在狂欢一样,无数人都开始赶往城墙。

普通人在奔跑,更是有许多人在高楼上飞跃,甚至是飞行,就像是大雁迁徙一样,浩浩荡荡的行动,其场面无比震撼。

几分钟后,城门前被清理一空的大道旁,围聚了无数的人,而原先在天上飞的强者,也已然是落到了地上,与其他人一起排队。

在这一刻,不相识的路人们,不分贵贱,不分性别,不分实力高低,都是如出一辙的选择了沉默,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望着城门。

「嗒。」

就在所有人都没有乱动,寂静无声的围观之下,城门处传来了铁靴踏地的声音。

与之一并出现的是,一个高挑而伟岸的身影,正在城门外缓缓入城。

他的出现,让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聚精会神的凝望。

「嗒。」

重步再次落下,令人震惊的是,这个身影每一步的落下,就好像是普通人跨出数十步一样,凭空飞跃了一段的距离。

「嗒。」

「恭迎黎明帝回城!」

长达数百米的城门大道,被三步跨过,伴随着这个身影正式入城,守候在城门旁,穿着军铠的将领们就猛然单膝跪地,尊敬的喊道。

「恭迎黎明帝回城!」

伴随着将领与士兵的表率,城内的人便也单膝跪了下来,齐声喊道。

这般其呼,声势之浩荡,犹如雷鸣响彻,可冲云霄。

听到众人的齐声恭迎,被称之为黎明帝的男人,脚步没有丝毫停顿,而是继续往前行去。

当再一步落下的时候,他已然是失去了踪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只不过,没有人怀疑这是眼花了,因为这就是黎明帝的实力,他刚才的速度那么慢,只是被城门的纹阵所限制而已。

伴随着正主的消失,排列在城门前的人群就躁动了起来。

「黎明帝好帅啊,不愧是我老公。」

「你放屁,黎明帝是我老公才对。」

「这些女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想想帝后岂是她们能够觊觎的地位。」

「别管她们了,再等一下,黎明帝的亲军估计就来了,不知道这次狩猎到了什么境界的纹兽,真是让人期待。」

听到女人们又争吵了起来,一些男人不禁感到残念的摇头。

与此同时,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的黎明帝,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然是在一座府邸之中。

还不等他有所动作,一位银发如霜,白衣如雪,样貌飘逸而帅气的男人,也是出现在府邸之中,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凯多,你的粉丝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狂热啊。」

银发男子在出现之后,不同于普通人的尊崇,而是很惬意的调侃道。

「卡恩,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浑身被灰色大衣所遮挡,看不清面容的凯多,抬眸望了他一眼,便直接了当的问道。

银发男子的右手一掌,一颗绿色而晶莹的果实,就凭空浮现在空中。

「还记得半年前,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给你说过的事情吗?」

伸手抓过果实,卡恩咬了一口果子,就问道。

「什么事?」

凯多闻言一顿,有些疑惑。

「哎呀,你还真是木头脑袋,这才半年就给忘记了。」

「然后呢?」

「我当时喝醉了,不是想着给你算一卦嘛?」

「我什么时候会成神?」

听到他还有过这种心思,凯多顿时就来兴致了,有些兴奋。

卡恩,称号天命帝,是神灵系,掌控命运的灵纹帝君级强者,可知福祸与天命,他算卦从来都不曾失算过,非常厉害

「你的实力比我还强,我可算不出你的具体命运。」

发现这个战斗狂只在乎实力,卡恩不禁翻了翻白眼,摊手道。

「你就想跟我说这些废话吗?」

没能得到想要的答案,凯多顿时就失去了兴致,声音再一次变得冷淡。

达到他这种境界,除了实力增进以外,已然是没有什么事情能引起他的兴致了。

「这不是废话,虽然算不准你未来的具体模样,但我算到了很有趣的东西。」

「比如呢?」

「比如你的未来老婆是谁。」

看到他兴致缺缺,卡恩并没有急躁,依旧是悠然自若,轻飘飘的说道。

「哦?」

凯多听到这里,不由得有些震动,但还是控制着自己的心情,尽可能保持平稳。

「冥帝的武器,这是酬劳。」

然而,即使凯多想要隐瞒他的好奇,天命帝早已算准了他的反应,当即就竖起一根手指说道。

「你是奸商吗?冥帝的武器我要是愿意拍卖,能够直接把你的人头给买下来,你就帮我算一卦,竟然这么贵?!」

听到这个酬劳,凯多顿时就怒了。

冥帝是他唯一斩杀的帝级纹兽,更是最近这数百年来,唯一殒命于他人之手的帝兽,尸体可谓是价值连城,而武器更是天价难买,这两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跟他求过。

威力堪称逆天的神兵利刃,竟然只是算一卦的酬劳,开什么玩笑。

「反正你又用不惯三叉戟,送给我又有什么关系嘛,而且你要知道我帮你算一卦可是大出血了啊。」

卡恩对于他的谴责,没有丝毫羞愧,反而是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就是一个神棍!我管你是不是大出血!」

看到他的厚颜无耻,凯多不禁更加气愤了。

「你老婆很漂亮。」

面对凯多的愤怒,卡恩并没有动摇,而是冷不伶仃的说道。

「……」

凯多闻言一顿,眯眼望着他,怒火消退了一点。

「比我老婆还漂亮。」

看出他的情绪变化,卡恩同样眯着眼,露出一抹微笑,就继续补充道。

「空口无凭,你要给我看证据。」

凯多听到这里,顿时就忍不住了。

「成交,作为兄弟,我今天就算是豁出去也要将你未来老婆的模样给你复刻出来。」

发现他总算是答应了下来,卡恩便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非常义气的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