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啥,老子就是负责本届考核主考官,刘大炮,这次能够有这么多来自各大宗门和世家的天才聚集在这里,实乃我巡察司之幸,也是我东莱修仙界之幸。”我和小师姐入场后没多久,余下的那些考生也差不多到齐了,大家都被聚集到一个临时搭建的高台下面,听着一个粗胡子大汉在台上讲话。

不少人看到那个长得跟杀猪一样的汉子在上面做考前动员的时候表情都有些怪异。

不过碍于巡察司的威严,以及那汉子身旁站着的几个气质颇为不俗的正式巡查使的注视,也没什么骚动。

“本届考核...基于东莱修仙法令和每年政策的革新,今年也会发生一些新的变化。”粗胡子大汉照着手上的稿子念着,突然他眼睛一瞪,“哎呀我操,怎么还有这么长?”

“....”

因为大汉的声音是通过传声器传出去的,所以他说的话基本上整个广场的人都听得到,而在他那句卧槽出口后,整个广场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

考生们更是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台上。

旁边一个巡查使拼命的捅了捅自己老大的腰子,那大汉才反应过来,意识到了自己的失口,那叫做刘大炮的大汉这才讪笑着说道:“哈哈..刚才都是本,本考官的口误,大家当作没听见就行了,让我们继续..咳咳,巡察司作为东莱领头的管理部门,应当紧随时代的脚步,推陈出新着发展,根据专家们的研究,老旧的考核模式选**的人才,已经满足不了对多元化人才需求的今日...我靠我怎么感觉这句话是在针对我大炮?”那个考官说着自己忍不住吐了个槽,吐完槽后刘大炮还又拍了拍旁边的巡查使,“诶老王啊这个字怎么念啊,写这份稿子的人好像是在存心为难我啊。”

“这个考官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这个时候基本上每个考生表情都抽动起来。

突然两道富有杀意的视线不知道从何处传来,让刘大炮脖子一缩,一道传音随之响起:“刘大炮你特么赶紧给老娘滚下去!不要在上面丢人现眼了,老娘好不容易给你争取来一个机会,你特么就用这种方式来报答老娘吗,考核结束你别走,老娘要给你加个buff!”那传音如天雷滚滚般在刘大炮的脑子里响起,炸的他头晕脑胀,同时吓得双腿打颤,连忙把稿子往旁边手下那里一塞,说道:“本主考官....尿急!接下来的内容由老王..你们的副考官说明!”刘大炮说完,直接化作一道火光闪没影了…

“我觉得我有些明白那家伙为什么叫刘大炮了。”我摸着下巴,觉得有些牙疼,怎么感觉这个巡察司里的人好像有些逗逼的样子。

小师姐瞪了我一眼:“你待会可别乱说话了,这里不知道有多少灵海、神桥境的高手,你说的每一句话他们的灵识可都听的清清楚楚。”

我翻了个白眼:“有必要这么紧张吗,我说几句话而已,他们听见了又不会掉块肉。”

小师姐盯着我生闷气,我觉得要不是在考场里她有些顾忌,刚才她可能就一脚踹过来了。

这个时候接班的副考官也正常的接着下面的内容说明了:“秉承敢于创新敢于改革的理念,本届考核根据时代的发展作出以下的改变(以下省略很多字)……综上所述,为了选拔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多元化人才,本次考核将一共分数轮进行..数轮考核结束后,排名前十八名的就是本次选**的新的巡查使。”

“那么现在即将开始的就是第一轮考核...”

考官说着,向着旁边坐了个手势,顿时在那广场的空地上,有着不少桌椅漂浮了过来,整齐的排在了那里。

“准备好的考生,随意挑选座位坐下,就可以开始文试了。”那考官摸着胡子说道。

“啥???”

而我则是傻眼了。

尼玛...这种事情可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啊!

为什么还有文试这种东西啊?我最讨厌的就是做卷子了啊!说起来巡察使根本就不需要这种能力吧,难道打击罪犯的时候,战斗甩飞剑的时候还要先跟罪犯说句等等,然后反手掏出算盘算波三角函数确定飞剑射入角度?

我简直无法理解。

“小师姐,你不觉得他们这考核改的有点过分吗?”我有些气愤的说道:“这来考核的不就是应该不服就干,打出我们的气质,打出我们的特色,打出我们的威风吗?这文试算什么鬼啊,大家都是粗人,谁会做这个了,而且就算不考虑考生的想法,他们也应该为观众考虑吧,观众裤子都脱了,结果就给他们看这个?”

我气愤的说着,却发现小师姐并没有附和我的意思,反而是有些怜悯的看着我。

“小玄子,你先冷静点,看看四周再说。”

小师姐说道。

我微微一愣,转头往旁边看去,只看见那些考生们第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嗨呀,没想到这一届还有这样的福利啊。”

“没想到竟然还有文试这种东西,这一波考的就很舒服。”

“要是上一届就这样搞的话,我应该早就进了巡察司了吧。”

“这改的好啊,我早就觉得一昧的打打杀杀没什么意思了,这样搞太符合和平修仙的主题了。”

在看到一个模样凶神恶煞的壮硕男人都一脸舒坦的坐进座位后,我在这一刻突然感觉到了世界对我深深的恶意。

而围观群众们也没有什么抱怨的,反而露出一脸很有兴趣的样子看着场内,待会儿考试开始的时候,外面还会有放大的光幕进行直播,这一方面是为了满足凡人的好奇心,也为了更多的体现出修士和凡人共处其乐融融的场景,另一方面则是巡查司为了把考核做到公平公开公正,不落入口舌。

小师姐叹着气拍了拍我的手臂(我觉得她本来是想拍我肩膀的,只是身高不够。),说道:“现在你明白了吧。”

“……我们不一样。”

“……”

“我可以说脏话吗?”我有些悲愤的说道。

城里套路深,我要回乡下啊!!说起来这些人的画风和我看的小说里的也太不一样了吧!!说好的装逼打脸在哪呢?《叶玄修仙传》这样写是要崩的啊!!作者你特么还要不要订阅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