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有尾巴和狐狸耳朵呢。”蕾比摇着尾巴,打量着来来往往的狐族人。

“毕竟是狐族嘛。”布雷回了蕾比一句。

说起来,狐族的女性颜值和身材都很高啊,而男性看起来野性的同时,又兼具了狐狸狡猾的特点。

当然,布雷是指样子。

“哦哦哦,布雷,你的眼睛已经开始盯着妹子的胸部了吗?”鸣子啃着随身带着的干粮,在布雷的一边说道。

“…”布雷就这样看着鸣子,却没有说话,不过要说的话基本都摆在脸上了。

“唔,真是没有意思的男人啊。”鸣子缩了缩脖子。

“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啊。”

“你会单身一辈子的。”鸣子哼了一声说道。

“…”这一次,布雷的脸色稍微难看了一些。

鸣子这句话戳到了布雷痛处。

“其实我有在看。”布雷说道。

“...”这次轮到鸣子无语了。

“鸣子,我要吃的。”蕾比仰着头,摇着尾巴,眼睛盯着鸣子手里的干粮。

“啊啊,这个啊,不是肉也要吗?”鸣子试着说道。

“那不要了。”蕾比满脸的失落。

果然还是大口大口的肉比较好呢。

“...”鸣子再次陷入沉默。

“说起来,拉里斯和老爷在里面聊了很久啊。”鸣子伸了个懒腰。

“十几年没见的亲人,这很正常吧。”布雷看了一眼鸣子。

“很正常吗?”鸣子歪着头,不些不解。

“你离家出走那么多年了,回去难道不会和自己亲人说说话么。”

“不会哦,没什么好说的。”鸣子随意地说道。

“感情相当淡漠啊。”布雷愣了好一会,才说道。

“嘛,这种事情不也常有吗?”

“亲人之间,关系不好也是有的。”鸣子耸了耸肩。

不过看鸣子的样子,显然是不想继续谈这个话题了。

布雷抱臂,靠在了墙上,没有继续说话。

“你这样安静,让我很慌啊。”鸣子摇了摇布雷的肩膀。

“累死了,不想说话。”布雷合上眼睛,不理鸣子。

“什么嘛,你这个家伙。”鸣子这样嘟囔着,不过却是稍微笑了一下。

“累了也不要睡啊,我们稍微在这个部落里面走走啊。”

“**,这个地方很大,你想走到什么时候。”布雷没好气地说着,懒懒地睁开眼。

“就绕一圈啊。”

在鸣子的死缠烂打之下,布雷不得不牵着蕾比,跟着鸣子在部落里面瞎逛起来。

不过,逛了一圈,布雷就发现兽人国家的各方面都和帝国差很远。

充满野性、自然气息的建筑风格,可是却并不显得落后,在帝国那边常见的,都可以在这边看到,只是在形式上稍稍变化了一点。

“喂,布雷,你看,用叶子做的杯子!”鸣子仿佛像是看到了新大陆。

“这个杯子是用附魔的叶子制成的哦。”售卖的人,是一个妩媚的狐娘。

“用这个杯子饮茶会有特别的效果呢。”狐娘娇笑起来。

“别看了,附魔的叶子。”布雷拍了一下鸣子的头。

附魔的东西,用脚趾想一下都知道要很贵。

“嘛,价格是很贵,不过性价比很高哦。”狐娘朝着布雷眨了眨眼。

“谢谢了,不用。”布雷二话不说,拎起了鸣子。

“啊啊啊!布雷!你要是懂女人心的话,早就说‘我帮你给钱’!!!!”

“对不起,我不懂女人心。”

“不要把我像小孩一样拎起来啊!”

“你不就是一个小孩吗?”布雷挑了挑眉,说道。

“你这副理所当然的口气!!好气人啊!!”鸣子气得差点没有晕过去。

蕾比一蹦一跳地跟在布雷后面,看着布雷和鸣子的斗嘴。

“鸣子,很有趣呢。”蕾比如此说道,露出了=V=的表情。

是的,对于蕾比来说,鸣子是很有趣的一个人,虽然对布雷来说,鸣子是一个很烦的人就是了。

---

尽管鸣子非常想要逛下去,可是被布雷拉回来了。

回到罗兰利亚的屋子前,随之开门的是乌拉尔老爷子。

“拉里斯、拉里斯,瞎眼的死鱼眼年轻人他们回来了哦。”

“爷爷!爷爷!拉里斯这就过来!”拉里斯小跑着过来。

“对不起啊,和罗兰利亚聊得稍微有点久了。”乌拉尔老爷子一脸歉意。

“明明是我让你们来这边的,竟然帮你们落一边了。”

“所以说,对不起!””乌拉尔老爷子和拉里斯一起鞠了个躬,道歉着。

拉里斯的小脸上写满了愧疚,让布雷看着好笑。

“我们自己玩得也挺开心的。”布雷说道。

“切,明明是我硬拉着你去逛的。”鸣子嗤之以鼻。

“父亲,是你带过来的客人嘛?”罗兰利亚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妈妈!妈妈!是哦!是我和爷爷的熟人哦!”拉里斯立马说道。

“那这样不把别人带进屋里可不好,拉里斯,把别人请进来吧。”罗兰利亚轻柔地说道。

“所以!所以!瞎眼的死鱼眼大哥哥,你们快进来吧!”拉里斯跳起来说道,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摆了起来。

“拉里斯!拉里斯!可不能那么不淑女哦!”乌拉尔老爷子拉下了拉里斯上翻的裙子。

“爷爷!爷爷!拉里斯走光啦!!!”拉里斯惊得抱住了乌拉尔老爷子。

“嘛...虽然我什么都没看到。”布雷无奈地说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