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号稳稳地停靠在了一个码头。

风谷,沙迦曼联酋境内一个很有特色的城市。

虽然沿海,可是周边地形复杂,形成大量的山谷。

时常有劲风在山谷中吹起。

所以坐落在此处的这个城市也被称之为风谷了。

“死鱼眼,有缘再见。”船长靠在了栏杆上,抽着烟,朝下了甲板的布雷摆了摆手。

“谢谢了。”布雷扭头,摆手示意了一下。

“哦~布雷,你真是连道谢都没神没气的啊。”鸣子侧目看着布雷。

“心意到了就行。”布雷应付了鸣子一句话。

“谢谢。”比起布雷的随意,蕾比明显要积极。

摇着尾巴,蕾比跳起来跟这个爱看漫画的船长道别了。

“哈哈哈,再见。”船长吐了一口烟,笑着看向了蕾比。

这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家伙。

---

“啊,瞎眼的死鱼眼年轻人,你们接下来要去什么地方吗?”乌拉尔老爷子捋着胡子,问了一下布雷。

“地方啊。”布雷叹了一口气。

实话说,布雷并没有特别的目的地。

主要还是占卜婆婆和米拉都让自己过来沙迦曼联酋这边,才硬着头皮来到。

布雷本来就当这一次是旅游了。

“没有特别的地方啊,不过倒是想找一下对古遗迹有研究的学者。”布雷说道。

“找人啊。”乌拉尔老爷子顺了一下胡子,眉头一挑。

“要是找学者的话,肯定是青树城比较好。”乌拉尔老爷子给了布雷一个提醒。

“青树城可是学者最多的地方了。”

“是吗,谢谢了。”总算是有个目的地,布雷不由得感激起乌拉尔老爷子。

“嘛嘛,瞎眼的死鱼眼年轻人,不过既然碰见了,稍微去我们家那么看看吧。”

“哦哦!对,瞎眼的死鱼眼大哥哥,既然碰见了,我们就一起吧!”拉里斯的狐狸耳朵动了几下,开心地说着。

“布雷、布雷。”蕾比一脸期待地抓着布雷的裤脚,摆出0V0的表情。

“嘛,就当是旅游吧。”布雷没好气地说着。

“我说,鸣子,你没所谓吧。”布雷转身对着鸣子说。

本来在专心打量周围的鸣子,被布雷一叫,吓得跳了起来。

“干嘛啊!!不要随随便便吓唬人啊。”鸣子气愤地说着。

“我在找好看的帅哥、啊呸,是好男人!”

从下船之后,鸣子就在努力搜索着好男人的踪影。

虽然种族不一样,可是,说不定也有好男人啊!

可是转了一圈,男性的全部都是兽头的,像人类的更多是女性兽人。

“什么啊,怎么没有美男子。”鸣子纠结了起来。

“这不是正常的吗,你这个**。”布雷揉了揉太阳穴,不由得吐槽。

兽人有野兽特征十分明显的,也存在有十分像人类的。

野兽特征明显的,也就是基本保留野兽形态的兽人。

像人类的,就如同乌拉尔和拉里斯一样,外形上仅是耳朵或者尾巴保留着。

而一般而言,男性绝大部分是野兽特征明显的,像乌拉尔这样的反而是少数。

女性却恰好相反,是像人类的居多。

其实这很好理解,在原始的时代,男性负责的更多是战斗、建筑等重劳动。

而女性的话,相貌出众更容易吸引异性,就算是兽人的男性,也更希望伴侣好看一些,因为人类和兽人对女性的审美差距不大。

当然,对男性的审美就很不样了。

人类的男性在兽人看来简直就是瘦胳膊瘦腿,风一吹就倒。

总的来说,这种性别和相貌挂钩的情况,还是能够找到根源的,终究是优胜劣汰的结果。

“啧。”鸣子撇了撇嘴。

“来错地方了,可恶。”鸣子不由得自言自语。

这种没有美男子的地方,根本不值得来。

“我们回去威尔皇都吧。”鸣子满脸期待地看着布雷,那里才是好男人的天堂。

布雷瞥了鸣子一眼,没有继续理会这个满脑子“好男人”的**。

“诶!布雷,别走啊!这里不适合我啊!”

“啊啊!不要越走越远啊!”鸣子无奈地跟上了远去的布雷。

比起鸣子的不满,蕾比却是一脸兴奋。

“拉里斯,那是什么。”蕾比指了指一边的牛头人巨汉。

“蕾比姐姐、蕾比姐姐,那个是牛头族的大叔哦!”拉里斯甩着狐狸尾巴,帮蕾比解释道。

“我不是大叔!”这个路过的牛头人听到了之后,无奈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牛头人先生!”拉里斯委屈了一下。

“诶,算了,没什么。”牛头人大汉摸了摸自己的牛角,叹了一口气,离开了。

“那拉里斯!那个是什么!”蕾比指了指另外一边。

“蕾比姐姐、蕾比姐姐,那个是狮族的大叔哦!”拉里斯说道。

“我不是大叔!”这头狮子喝了一声。

“呜哇,对不起、对不起。”

“诶,算了。”看着眼角湿润的拉里斯,这个狮族的也无奈地离开了。

“那拉里斯,那个是什么!”

一路上,蕾比都在好奇地发问。

“话变多了啊。”布雷眯了一下死鱼眼,自言自语起来。

蕾比跟拉里斯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活波了不少。

虽说跟着鸣子之后就已经够活泼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