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去兽人国度的话,就必须去沿海的城市。

其中最好的选择就是维尼帕多,港口最多的城市。

去维尼帕多的话,还是要去乘坐轨道车。

纽汉镇肯定是没有那么先进的交通工具的,布雷最后选择去克林顿乘车。

不过说实话吧,布雷也不知道占卜婆婆让自己去兽人国度一趟,到底是有什么用意。

“在那里,我会遇上什么事吗?”布雷自言自语道。

稍微想象一下,就能够猜出来应该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事情。

“布雷,你自言自语做什么啊。”在旅馆,鸣子摇着凳子,仰着头问道。

“嗯,稍微有个地方想去。”

“你给我好好待在旅馆。”布雷说道。

然后蕾比尾巴摇得飞快。

“蕾比也不行呢。”布雷摸了摸蕾比的头,遗憾地说道。

“唔…”蕾比的尾巴一下子垂了下去,露出了QAQ的表情,让布雷感到有点莫名的罪恶感。

“我去的地方有点奇怪。”布雷憋了半天,如此说道。

“该不会是娼馆吧?”鸣子坏笑地看着布雷。

“嘛,也是呢,每天面对我这样的美少女。”

“…”布雷一脸嫌弃地看着鸣子。

“我可不是随时**的你。”

“反正肯定是什么不可告人的龌蹉事情。”鸣子把脸埋在臂弯,眯缝着眼。

不可告人的事情是对的,但是龌蹉却是完全不沾边。

来了克林顿,布雷就打算去一趟徘徊之墓。

米拉的话,多少能够解除自己的疑惑吧。

---

徘徊之墓,一如的既往偏远。

不过偏远的地方,再会如此宁静吧。

偶有来者,都会被徘徊之墓阴森的氛围吓怕。

靠近都不敢,更加别说进去了。

要是大胆进去的话,就要祝贺一下要成为亡者的未来了。

嘛,布雷却是一个异数。

走在阴森的林中,布雷面色如常。

“米拉,在吗。”布雷走着,呼喊道。

声音很轻,布雷可是没有忘记上一次米拉的吩咐。

那就是声音稍微低一点。

布雷踩在树枝上,发出了响声,在林子回荡着。

说起来,那个化成亡者的盗贼没有看到了呢,不知道怎么样了。

物是人非的感觉,总让布雷很感慨。

“总觉得,现在看到你一点都不意外了呢。”米拉坐在粗大的树根上,托着下巴。

左手依旧提着灯,照亮着这个阴森的徘徊之墓。

“不是应该很意外吗,毕竟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布雷说道。

“对我来说一天、还是一年,差距也没多大。”米拉面无表情地说着。

“不过你的样子倒是变化有够大的。”

米拉很清楚地记得,布雷以前可是扎着小辫子的。

现在竟然留着一头短发了。

“又发生什么事了吗?”米拉歪着头,无表情地看着布雷。

“是啊,和你说的一样,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越来越多了呢。”布雷低垂着眼皮。

“是吗,看样子,你失去了什么,不过也得到了什么。”

“样子没有以前孤独了,多了同伴了吗?”米拉幽幽地说道。

“同伴啊,大概是的吧。”布雷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嘛,你来这里,肯定不是为了和我叙旧吧?”米拉突然说道。

“你可是说过,人的行动总会是有目的的。”米拉歪着头说道,发丝随着前额滑落。

“嗯,有个老人,让我去一趟兽人的国度。”

“虽说对没有什么目的地的我来说,那是一个好建议。”

“但是,我去到,要做什么。”布雷摸了摸自己的眼罩,沉吟了起来。

“兽人那边啊。”米拉手指地着自己的下唇。

“哪位老人的建议?”

“叫占卜婆婆。”布雷老实地说道。

“啊,那位啊,亏你能够遇上呢。”米拉饶有趣味地看向布雷。

“很有名吗?”布雷惊了一下。

“不,尽管是很厉害的占卜师,但是并不出名。”

“因为她老人家很低调。”米拉手指弹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提灯。

“她说突然想起了一些被世人遗忘很久的东西,接着就让我去那边一趟了。”布雷说道。

“被世人遗忘啊。”米拉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沉思了起来。

“被世人遗忘的事情有点多呢,真是难猜。”

“不过,看到你的话,大概我能猜到一点。”米拉话锋一转,如此说着。

“可是不能对你说太具体呢。”

“毕竟命运的事,谁也说不准。”米拉说着布雷不懂的话。

“你拜访一下那里的一位学者吧。”米拉对着布雷说道。

“拜访学者?”布雷疑惑不解。

“嗯,他或许能够知道,哪里有一个无法探索的遗迹。”米拉从树根上跳下来。

“又是遗迹吗?”布雷叹了一口气。

“似乎遗迹给你的印象不太好呢。”米拉走到了布雷的跟前,说着。

“是哪位?”

“这个不能说呢。”

“难得来到,给我讲讲你都遇上了什么事了。”米拉突然说道。

“你给我笑一个。”布雷挑眉说道。

“这样的话,我就会说了。”

米拉满脸郁闷,然后艰难露出一个微笑。

“比上一次又自然了一些了呢。”

“毕竟我有练习。”米拉收起笑容,无表情地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