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茵迈开步子,缓缓的走入了房间之中。

因为唐茵此时给林泽的感觉过于的阴森可怕,所以林泽此时有些不敢看向唐茵的方向上。

唐茵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林泽,此时的空间中寂静的可怕。

在这寂静的空间中存在,林泽感觉每一秒就像是一分钟一样的漫长。

「啊,我知道了,林泽你是不小心翻身从床铺上滚下来了,对吧。」

听见唐茵居然主动帮自己找理由开脱,这简直是林泽意料之外的情况。

看林泽冲着自己猛点头,唐茵来到了林泽的面前,并**的左足点了点林泽的额头。

「林泽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的活泼好动呢,真是拿你没办法。」

这次唐茵的裙底风光,林泽再次以更好的角度观看到了,可是林泽却彻底没有了任何欣赏的心情。

接着唐茵换上了右足,用依旧有着黑色的右足踩踏了几下林泽的胸口,也许这对有特殊爱好的人士来说是很棒的体验吧。

在踩踏完林泽的胸口之后,唐茵蹲下身体,使出了吃奶的劲力把林泽重新搬回了床铺。

「接下来可不准乱动了哦,我给你去准备一些热水给你擦身。」

唐茵这样对着林泽说完之后,就转身来到了房间的书桌前,把手术器具的收纳包给整个重新卷了起来,并且带出了房间之中。

随着林泽的耳朵边响起了唐茵下楼梯的脚步声,看来唐茵的确是重新下楼了。

恢复躺在床铺上姿势的林泽转头看向自己空空如也的台面,哪里原本展开的手术器具收纳包已经被唐茵带下了楼。

成功躲过一劫的林泽没有丝毫的气馁,虽然手术器具收纳包被唐茵带走了,但是这到是启发了林泽,林泽记得自己课桌中放垃圾袋的那个抽屉中,自己应该是有放着一把美工用的剪刀的。

只要自己获取这把剪刀的话,自己依旧可以成功的破开捆住自己的透明胶带。

想到就去做,林泽再次开始如法炮制的从床铺上坐了起来,因为已经是第二次用这样的姿势从床铺上坐起了,所以林泽已经有些轻车熟路了,似乎也找到了一些窍门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行动再次的失败,林泽没有着急动手,先把目光投向通往自己房间内遥远书桌的地面上。

只见地面的地板上依旧有着不少衣服的碎屑,其中也有两块较为大块的衣服碎片没有被唐茵清理掉。

还好这次林泽长了一个心眼,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林泽知道要先看脚下再行动了。

古人说的老古话还真的没有说错,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之前自己的眼中只有手术器具收纳袋疏忽观察地面的路况,所以才导致了自己摔倒的恶果。

当然这也有是在自己房间中,所以因为主场大意轻敌的原因在。

这次自己看清楚【布块陷阱】的位置了,自己接下来所要做的就是越过这些陷阱,然后从自己书桌放置垃圾袋的抽屉中取出自己的美工剪刀。

当然美工剪刀如果一时找不到或者难以取出的话,只要是尖锐的东西,实际上什么都都可以帮助自己。

毕竟缠住自己手脚的是透明玻璃胶带,这种透明玻璃胶带以林泽时长拆快递的经验来说,不管包住多少层,只要用尖锐的器具破开一个小口很容易就可以挣脱的。

自己的书桌放置文具课本的抽屉中,记得有三角尺的样子。如果剪刀无法使用的话,三角尺可以当做备用方案。

随即确定了行动路线的林泽,熟练的立即扭动屁股调整方向,使得自己面对向自己的书桌。

林泽捆在一起的双腿已经顺利的落在了地面之上,随即双腿膝盖一用力,被绑住双手双脚的林泽就站立了起来,十分的驾轻就熟。

随即林泽立即踮起脚尖,朝着自己的书桌方向轻轻的跳跃了一下。

这次的林泽为了不重蹈覆辙,视线一直在看着自己的脚下。

又踮起脚尖连续跳了两下,林泽再次缩短了与自己书桌之间的距离。

就在林泽打算继续跳跃的时候,这时有些沉重的脚步声从自己的楼梯方向传来,这声音进入林泽的耳中如同鬼怪的恐怖叫声一般令人胆颤。

这么快唐茵已经返回来了,林泽预计自己如果现在不顾一切的冲去打开自己的抽屉,取美工剪刀到手中,正常至少需要两分钟至三分钟的时间,这还不算自己使用剪刀剪烂捆住手脚胶带的时间。

随着唐茵的脚步声渐渐的接近,林泽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浪费了好几秒的思考时间了,在这个争分夺秒的时间点之上,几秒钟往往就决定成败,而且留给自己犹豫的时间已经没有了。

犹豫只会错过机会。

判断时机已经失去的林泽,决定为了不刺激唐茵,不让情况更加的恶化,决心在此立即收手。

林泽开始反向蹦跳,背对着跳向了自己的床铺边。

由于只跳出了几步远,所以很快背对着床铺的林泽便小心的坐回了床铺上,并且迅速的开始在床铺上调整方向姿势。

随着唐茵的脚步声快速的接近,林泽刚刚摆正姿势的下一秒,用双手端着一小盆水的唐茵就回到了林泽的房间门口。

唐茵的脚程比林泽所想的要快,同时林泽也松了口气,还好自己没有冒然行事,不然失败的话事态只会更加的恶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