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此时林泽对于自己的手机所在不知道去向,但是有一样东西此时更为的吸引了林泽的注意力。

现在自己的书桌上摆放着唐茵的手术器具收纳包,这个收纳包之中似乎就连最为锋利的解剖用手术刀都有。

既然目前目前唐茵刚刚才下楼,显然现在这是自己的好机会。

自己只要从手术收纳包之中取得手术刀的话,那么自己就可以使用手术刀切开自己手腕上的胶带了。相信凭借手术刀的锋利,破开自己手腕上的胶带绝对是轻而易举的行为。

这是一个绝对的好机会,林泽知道自己只要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那么自己就一定可以逃出生天。

林泽此时腰部用力,想要让自己的身体从床铺上坐直起来,但是却发现由于现在是在被绑着的状态,身体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难以用力。

不过幸好平时的林泽也没有疏于锻炼,咬紧牙关猛然一使劲之后,配合双腿的联动也就坐起来了。

林泽此时把视线放在了自己书桌上的手术包上,并且立即扭动屁股调整方向,使得自己面对向自己的书桌。

接着只要自己把腿部放下床,然后跳跃前去自己的书桌就行了。

此时林泽的耳朵已经竖起来了,林泽小心的听着自己家楼梯何时会传出踏步声。一旦有脚步声从自己家的楼梯上传出,那么就代表给自己留下的时间不多了。

林泽困在一起的双腿已经顺利的落在了地面之上,随即双腿膝盖一用力,被绑住双手双脚的林泽就站立了起来。

目前耳边并没有传来从楼梯传来的脚步声。

由于担心大幅度的双腿跳跃,会把楼板踩的很响,从而让唐茵感知自己在肆意妄为。所以跳跃只能小幅度,而且竟可能轻的进行。

林泽此时脚尖点地,就好像准备登上万众瞩目舞台的芭蕾舞演员一样。在动作一丝不苟打算完美做出动作的同时,心情也万分的小心与紧张。

虽然没有舞台下的成千上万的观众把视线聚焦在自己的身上,但是林泽绝得自己现在的压力不比上真正的舞台小很多。

林泽的目光还是死死的盯着自己的书桌,随后林泽利用脚尖轻轻的跳跃了一下,这次是实验跳跃。

虽然挪动的距离大约只有七公分左右吧,但是在林泽的小心压制下,通过脚尖点地并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很好!

只要保持这样的跳跃幅度跳三十次左右,应该自己就可以顺利的跳到自己的书桌前了。

在这个争分夺秒的时刻,已经没有时间给林泽多考虑什么了,所以林泽的身体接着毫不犹豫的继续行动了起来。

下一秒,林泽再次顺利的通过小幅度的跳跃向着自己的书桌挪动了七公分左右。

没有停歇的意思,林泽再次又跳跃了一下,但是这次跳跃林泽的右腿脚尖却在自己的地板上触碰到了软软的布条。

而且由于布条和地板之间的摩擦力系数过小,一下子就打滑了。

因为布条打滑的关系,没法通过双手伸展保持身体平衡的林泽,开始通过死命的扭腰扭动上半身,企图通过这种行为保持祝身体的平衡。

但是此时的林泽身体已经倾斜了,别说是死命的扭动上半身了,就算是展开双手都无法保持平衡了。

唯一的保持身体平衡的途径就是通过张开双腿,这样做的话就可以让腿部一下子撑住身体。但是可惜的是,这样的事情林泽无法做到,因为林泽的双腿两处脚关节处都被透明胶带绑在一起的死死的。

在林泽悲催的心情之中,随着一声巨大的撞击声,林泽重重的摔倒在了地面之上。林泽顾不得疼痛感朝着自己的脚部望去,只见让自己摔倒罪魁祸首的布片,居然是自己裤子碎屑的残片。

似乎唐茵在收拾垃圾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这片破布,而这片破布似乎就像是想要报答唐茵没有丢弃的恩情一样的让自己滑倒了。

林泽真的想要怒骂这块吃里扒外的破布,居然坑害自己真正的主人。

不得不说林泽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倒霉,同时也衬托出了唐茵的幸运,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居然自己会被一块破布给绊到。

因为二楼传出了巨大的撞击声,很快林泽就听见耳边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这脚步声很快从楼梯处来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前。

站立在自己房间口的唐茵,正在用一直非常不悦的神情,看向倒在地上只穿了一条内裤全身**而且手脚被束缚着的自己。

「你在做什么?」

唐茵此时的混乱眼神让林泽不知道为何感觉非常的害怕。

林泽此时的口中因为塞着填充物根本就无法说话,其实就算没有单筒黑色袜的存在,林泽也不知道此时应该怎么对唐茵回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