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下室的时候,巴风特就醒来了。

神父昏迷之后,巴风特再看到教堂那一片狼藉的场景,根本没有办法脑补发生了什么。

太特么玄乎了,是发生了什么,才能变成这个样子。

不过虽然震惊,可是巴风特很快就回过神,带着孩子,背上图恩什么离开了这个教堂。

尽管是知道来龙去脉,但是或许这些魔物是图恩神父解决的。

巴风特也只是猜猜,毕竟他印象中还没有过那么强的人。

可要是真的是图恩神父做到话,巴风特就必须让图恩神父离开这里了。

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是图恩神父做的。

或许有人会疑惑,被人知道了的话,不会被当成英雄么?

难道会有什么危险?

巴风特只能说,是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图恩神父肯定会失去一些自由。

因为这种隐藏起来的强者,帝国不会随意摆在一边的。

虽然还是很年轻,巴风特对于很多事情不清楚,但是这一点倒是理解很深刻。

尤其是经历了那亡命的狂奔之后,巴风特学会思考了很多东西。

“这里是哪里?”图恩神父睁开了双眼。

“神父大人!这是巴风特哥哥住的地方。”

“嘛,其实是我训练的基地…”巴风特挠了挠脸,尴尬地说着。

“谢谢你。”图恩神父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没什么好谢的,那时候,虽然我差不多昏过去了,不过还是记得是神父你救的我。”巴风特郑重地说道。

“那是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那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啊。”

“还有啊…对不起啊,神父,擅自把你藏起来。”巴风特说道。

“把我藏起来?”图恩神父有些不解。

“是神父你守护了大家吧?那些魔物,是神父打倒的吧?”巴风特询问道。

图恩神父没有回答,只是笑了一下。

“要真是你守护了大家的话,我把你藏起来,大家就都不知道是你的功劳了。”巴风特满脸歉意。

“你一定有你的理由吧。”图恩神父慈祥地看着巴风特。

“我在想…神父你应该想要的是平静的生活而已。”

“要是成为公众人物的话,平静的生活就会被打破了。”

“对不起,这只是我自己想的。”巴风特一脸懊恼。

所有的都是巴风特自作主张。

或许神父希望自己被歌颂呢?也对啊,没多少人不喜欢被称为英雄吧?

要是巴风特自己的话,已经会很乐意被大家承认。

“嗯,谢谢你。”图恩神父说道。

“要不然的话,我平静的生活,可能真的会就这样消失呢。”

“我也没有打算被当成什么人来崇拜。”神父挣扎着起身。

“神父,你才刚醒。”

“没事,我身体没有受伤。”

“之前只是太累了而已。”

何止是累,精神早就透支了。

要是当时再勉强的话,很可能就这样死去了。

精神过劳也是有可能猝死的。

“其他人呢?”神父看向了床边的小女孩。

“大家都在外面,没敢打扰神父大人睡觉!”小女孩说道。

“哈哈,真是有心了。”图恩神父宠溺地揉了揉女孩的头发。

“我可是代表哦!照顾神父大人的代表。”

“嗯,很谢谢你哦。”图恩神父笑得很开心。

这片蓝天、这些笑容…一切都会恢复。

“皇都怎么样了?”图恩神父问道。

“嗯…谈不上多好。”

“不过一切都在走向正规轨。”巴风特说道。

“毕竟伤亡达到了六位数。”

死亡是会带来悲伤的,整个皇都都笼罩在一片凄凉中。

建筑也需要重建,那些魔物的破坏力太可怕了。

几乎半个皇都毁于一旦。

“皇帝也驾崩了。”巴风特叹了一口气。

“听说是剑圣大人成为了代理皇帝。”巴风特向图恩神父说了一下最近的事。

“是吗?这些我都不太懂呢。”图恩神父微微合上了眼睛。

说是不懂,可是神父到底清不清楚呢?这大概只有神父本人清楚了。

“对了…有一个叫布雷的冒险者,怎么样了?”图恩神父问道。

“布雷先生吗?不是很清楚呢…”巴风特有些为难。

这段时间都在忙着照看图恩神父,巴风特没有精力理会其他的。

“是吗…希望他没有事。”图恩神父躺下,看着天花板。

“因为我还想要好好谢谢他。”

---

“啊嗤——”布雷打了个喷嚏。

“说话的时候,不要突然朝着人打喷嚏啊!先生!”一个男人为难地说道。

“抱歉…”布雷一脸尴尬。

“所以说,现在有轨道车可以离开皇都吗?”

“没有,现在皇都乱得可以,要乘车的话,还需要等那么一个月。”这个男人是轨道车的车长。

“这段时间也不止你一个人来找我问了。”

“实话实说,一个月都是保守估计而已。”

“要知道整个皇都都在忙着呢。”

“好吧,谢谢你回答我的问题。”布雷叹了一口气。

“布雷,饿了。”蕾比沮丧地对着布雷说道。

“好吧…去吃饭了。”

说起来,布雷这几天都没找到鸣子。

在皇都混乱的时候,和鸣子这个家伙走散了。

希望那个**平安无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