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的,我很吃惊哦,布雷。”莎儿说道。

“你真的变了,我可从来没有想过阻止教会的人,会有你。”

“明明我认识你的时候,离开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已。”

魔力没有、武艺没有,一个靠着农获赚钱的普通人。

如今却一身是血,带着两把剑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离开的时候,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布雷摇了摇头。

就像是两个熟人聊天那样轻松。

“布雷,她是坏人。”蕾比啜泣着,仰视着布雷说道。

“…”布雷很想说一声“嗯”,但却卡在喉咙,半天没有说出来。

“那么,现在,你想做什么呢?”莎儿带着笑容,看着布雷。

“就你现在这个状态,布雷,你想做什么呢?”

布雷的手指不自觉地动了动,似乎想拔剑,却有犹豫了。

蕾比奇怪地看着布雷,不知道布雷在想什么。

而布雷同样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这是第一次布雷陷入了迷惘。

从离开村子以来,布雷第一次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往日那只虽然无神,却无比坚定的死鱼眼,此刻却在晃动。

“布雷啊,我可是没有半点迷惘啊。”莎儿突然说道,笑着,抬起了左手。

无数的红纹蔓延到了布雷的身边,准备将他缠起来。

布雷及时回过神来,然后打算躲开。

可是上一次在司卡恩村,布雷能够躲开,完全是预判。

直到刚在的瞬间,布雷都没有在思考战斗的事情。

红纹缠上了布雷,死死地束缚着他。

与此同时,无数的呢喃声涌上脑海。

“布雷!!”蕾比紧张地竖直了自己的尾巴。

“没事。”布雷如此说道。

问题还是动作被封锁了,至于那些呢喃声,已经被布雷无视了。

对没日没夜在「神源」诱惑中挣扎的布雷来说,这些呢喃声根本不是事儿。

例如现在,布雷同样承受着「神源」的诱惑。

强烈的冲动让布雷去接触那伟大的力量。

布雷很明白,那力量不仅可以解决现在的所有事情,甚至可以改变面前女子的心。

觉醒了相应的「概念」的话,什么都可以随着布雷的意志来。

因为白银种——荒神的力量就是这样强大。

“布雷,让我好好看看你。”莎儿手指一动,布雷整个被带到了她的面前。

“啊,真是好熟悉的你,上一次我还没有好好看你呢。”莎儿说着,摸了摸布雷的眼角。

可是同时红纹勒得布雷更紧了。

呼吸已经变得困难起来,布雷从莎儿的眼神中看得出来,她是真的会毫不犹豫地杀死自己。

布雷刚才赶到的时候,有无数的方法可以解决莎儿。

对布雷来说,莎儿的战斗力,不如卡拉斯科。

重伤也不会影响布雷击败莎儿。

可是布雷的犹豫,让自己陷入了这个境地。

“我,犹豫了两次。”布雷突然说道。

莎儿愣了愣,然后露出了好看的笑容,似乎在等待布雷讲述什么。

“第一次,我犹豫了,没有第一时间来这里。”

“我本应该有机会提前阻止灾难。”

“第二次,我犹豫了,没有第一时间击败你。”

“我本应该现在就可以阻止一切。”

布雷声音不大,却每一个字都落入了莎儿的耳中。

“击败我,不是杀了我吗?”莎儿脸靠近了布雷的耳边的问道。

“你还爱着我?”

“不。”布雷冷冷地说着。

“真是直接呢。”莎儿笑了出声音。

“布雷啊,你该不是下不了手吧。

“你这种想法,是很天真、很天真的啊。”

“天真到我觉得有点蠢。”莎儿看着布雷,说道。

“这个世界,只要踏入了战斗的圈子,总有一天,会手刃别人。”

“总会有杀人的理由的,没有下不下得了手这个问题的啊。”莎儿舔了舔布雷的耳朵。

束缚的力量猛地加大,布雷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你这样的天真,会害死你的。”卡拉斯科不久前说的话,回荡在布雷的脑海中。

就算莎儿如今是那么的陌生,这个故人却还是让布雷无法下手。

面对这种情况,其他人会怎么做呢?

“这些事情,真很麻烦啊。”布雷轻声呢喃。

兀地,束缚着布雷的红纹消失,化作无数的细粉。

一把不大的光矛,精确地撕毁了莎儿的红纹,没有伤到布雷半分。

地面之上,站着一个穿着轻纱的绝**子,还有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

“这可以了吧,我不会再出手了,人类。”阿芙蕾娜对着这个穿着破烂大衣的男人说道。

阿芙蕾娜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屈尊帮助这个人类,真是太奇怪了。

只是黑铁种的话,身为更高层次的阿芙蕾娜却听从了。

“我一定是哪里不对了,是那神术的影响吗?”阿芙蕾娜自言自语。

“辛苦辛苦。”贝特利随口说道。

贝特利脱下了额自己的墨镜,擦了擦,然后放进了兜里。

“嘿,这位我见过的朋友,还有这个可爱的女孩。”贝特利打了个招呼。

“没有想到会这种情况在看到你。”

“有没有觉得我们之间恨有缘分?”贝特利打趣地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