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风特在一个小教堂前面徘徊,踌蹴着。

这是「明灯老者」的教堂。

虽然巴风特不信奉任何神明,可是在骑士团中大部分其实都是「光明之子」的信徒,巴风特身为一员,去其他教会的教堂有点不好。

可是巴风特现在很想诉说心中的烦恼。

至于为什么巴风特不去选择其他教会的教堂,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那些教堂的神父总会到最后劝求助者皈依。

这对以巴风特来说实在是麻烦的事情。

“嗯,你想进去?”一个很颓的声音从巴风特背后传来。

“诶!”沉思的巴风特被惊得跳了起来。

“是你!”巴风特看清了说话的人之后,不由得惊讶。

是上次在司卡恩村的那个冒险者。

“你是叫…嗯…什么来着。”巴风特其实并没有认真记住布雷的名字。

这样导致过去了一两个星期之后,巴风特忘记了布雷的名字。

“他叫布雷啊,你难道也忘了我的名字?”鸣子的脑袋凑了过去。

“鸣子小姐啊…”巴风特倒是记住了这个女冒险者。

“哟,早。”鸣子应道。

“早个鬼,下午了。”布雷无奈地说道。

蕾比一如既往地不说话,只是待在布雷身后。

不过面对这个当初狠狠揍过自己的骑士,蕾比完全摇不起来尾巴。

说起来,同样是揍过蕾比,蕾比对鸣子的态度要明显好很多。

布雷瞥了一眼背后的蕾比,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已经没事了。”布雷轻声道。

蕾比愣了一下,然后“嗯”了一声。

“抱歉,把你的名字忘了。”巴风特有些不好意思。

面前这个男人还是很强的,起码巴风特是这样觉得。

尽管晕了很多次,并没有见识到布雷的全部实力就是了。

“这个没什么。”布雷却不是很在意。

“不过你在这里晃了那么久,不打算进去吗?”

“跟我一起进去吧,我随便也想找里面的神父一趟。”布雷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水果篮,随意地说道。

“哈哈哈,真是郑重其事的家伙啊。”鸣子大笑了起来。

鸣子是知道布雷为什么会来教堂的,就是为了感谢之前治疗的事。

布雷斜看了一眼鸣子,说真,布雷真的想和自己妹妹过来,也不想和这个**过来。

可惜的是,自己妹妹可以要上课的,不是像自己这样,想要放自己假就可以放自己假的冒险者。

那位公主殿下也是同样如此。

“和你出门真是最糟糕的事情了。”布雷吐槽道。

“你说什么!”鸣子怒了。

不过被布雷的死鱼眼一瞪,就怂了。

好可怕的眼神。

“进去吧,小骑士。”布雷招了招手,自己先进去了教堂。

“等等,我也进去,等等我,布雷先生!”巴风特马上回过神来,连忙跟上了布雷。

---

“真是客气啊,布雷先生。”图恩神父叹了一声。

这段时间,图恩神父算是记住了这个独特的冒险者了。

不过没想到布雷会那么郑重地道谢。

“我说过了,当初给治疗费就行了,没不要追加什么。”

“没,给孩子们吃水果。”布雷说道。

图恩神父突然笑出来声音。

“谢谢。”这一次图恩神父倒是没有拒绝了。

“要了,东西你收下了,我也走了。”布雷干事很果断,真的连寒暄的打算都没有。

“感谢你。”图恩神父行了一个宗教的礼。

“我看不懂,不用那么麻烦了。”布雷耸了耸肩,然后头也不回就走了。

“这个小骑士也要找你,告辞了。”

“喂,那么快!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啊!”鸣子惊了。

剧情怎么那么短?

布雷连和鸣子说多一句话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就从门口出去了。

笨蛋是绝对是会传染的。

而蕾比在准备踏出教堂门的时候,突然转身朝着神父挥了挥手,露出了0V0的表情。

图恩神父温柔地笑着,同样挥了挥手。

待蕾比从视野中消失之后,图恩神父看向了身边这个拘束的少年。

布雷说的“小骑士”。

“来,坐下吧。”

“是疗伤,还是诉说内心?”图恩神父说道。

“心事。”巴风特纠结了很久之后说道。

要不是被布雷强拉进来,巴风特可能要在教堂门口站到夜晚。

“那跟我过来吧,你不会想自己说的话被别人听到吧。”

“不想。”巴风特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自己脸。

带着巴风特进了一个房间之后,图恩神父给巴风特递过了一张凳子。

“那么,你随时都可以说,我在等,我在听。”图恩神父坐下来,微微合着眼睛,对巴风特说道。

巴风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正视着图恩神父。

图恩神父的眼神很柔和,让巴风特稍微放松了些。

“我觉得啊,我是不是一个很没用用的人。”巴风特摸了**口,沉声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