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丢人啊,布雷,那个魔物出现的时候第一个冲的,到最后竟然跟我们一样晕了。”鸣子毫不客气的拍打着布雷的后背。

“鸣子姐姐,布雷大哥很强了,要知道当时连妮莎大人都被打飞了!”马鲁斯发出了自己客观的见解。

“是是,我不就是开玩笑嘛。”鸣子撇了撇嘴。

“你每天都在开玩笑。”布雷冷不丁地说道。

“布雷,你今天就要离开了吗?”马鲁斯的母亲,给布雷端了一杯牛奶后问道。

虽然在众人眼中最大的功臣无疑是妮莎,不过司卡恩村的人还是很感激布雷的。

毕竟布雷的表现也算是很出色了。

没有布雷,可能凭那个两个邪神的信徒,就毁了整个村子。

最近马鲁斯的母亲可是每天都做丰盛的晚餐给布雷和鸣子,态度不可谓不好。

“对,今天就走了,不留那么久了。”布雷点了点头。

“真是奇怪的啊,又是不急着走,又是急着走,你想干嘛啊。”鸣子没好气地说道。

“我可不想被你这样说。”布雷斜视了一眼鸣子。

“这段时间村子里的人,可是在热情款待骑士团的各位呢,其实布雷你也可以参与其中,没有必要那么急着走。”马鲁斯的母亲坐下来后说。

虽然村长死去让众人有些悲伤,可是无论怎么样,还是要感恩一下拯救了村子的骑士团。

“嘛,也没有想要参加那么热闹的派对。”布雷翻了翻死鱼眼。

完全感觉不出来布雷曾经会是一个阳光少年。

活脱脱一个颓废青年。

“呜哇,这种想法真是可怕。”鸣子缩了缩脖子。

“你这个**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布雷喝了一口牛奶。

“当然是跟我最爱的凯德一起离开啦!?”鸣子说道。

“果然是日常**的**。”布雷无奈叹息。

“到底是谁一开始还说让我压制**来着。”

“这个嘛…”鸣子眼神有点飘忽。

“好了,我收拾一下行囊就走了。”布雷说完,一口气把牛奶喝光了。

---

站在村子口,布雷即将出发远行。

“布雷大哥,迷路的话,记得原路回来找我带路啊。”马鲁斯这个小伙用力挥着手。

“我可不是那个带错路的家伙。”布雷随意回应了一下马鲁斯。

当初迷路可完全是托鸣子的福。

“喂!真的那么快就走啊!完全可以跟着骑士团走啊!”鸣子高呼了一声。

“免了,我习惯独自旅游。”布雷耸了耸肩,深入了林子。

现在的阳光正好,行走在林子也不会觉得太过阴冷。

时不时会有兔子掠过。

真不知道,现在林子里面的魔物还会不会多起来。

毕竟之前魔物暴涨,很可能就是因为那个堕落化的召唤阵的影响。

不过一切都是布雷的猜测而已。

不管如何,布雷还是真的希望这个淳朴的村庄,日子能够平静一些。

猛地,布雷后背一凉,让他本能地抽出长剑。

可是长剑抽出了一半,有放了回去。

“我、我成功了,所以、可以带我走吗、不要留我一个。”一个看起来十五岁左右的少女抱住了布雷的腰。

不过说是少女,也不太完全。

这个少女的脸上左边还有一小部分的角质状外壳。

而少女的娇小的身躯上,也不规则地覆盖着外壳。

至于右手完全就是一只怪物的手,屁股后面还有一根覆铠的尾巴。

还是很像怪物啊。

布雷一眼就认出来这个是那时候的混血种。

“你那么久不见了,该不会就是自己一个人努力去了吧。”布雷没好气地揉了揉少女的头。

没有外壳的部分,头发还是很柔顺的。

“蕾比、蕾比很努力了。”名为蕾比的少女,说话有些结巴。

显然是因为太久太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了。

能够记得怎么说话,已经算是奇迹了。

“是啊,很努力了。”

“不过,稍微松开一下。”布雷倒吸了一口凉气。

蕾比触动到了布雷的伤口了。

村中的人当然知道布雷受伤了,不过很遗憾,没有任何人明白布雷到底受了多么重的伤。

不同妮莎,布雷的体质很差。

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吃下那么一击铁拳,布雷的脏器早就严重损伤了。

这样的伤势,必须去找相对的法师,又或者是去教会找牧师治疗。

骑士团的人全部都是战斗人物,一个会治疗的都没有,真是让人纠结。

蕾比一脸害怕的样子,以为是自己怪物般的力量弄伤了布雷。

“和你没有关系。”布雷摆了摆手。

虽然痛到冒冷汗了,不过布雷还是认真的回应着蕾比。

“假如我真的像我说的那样,几天前就走了的话,你该怎么办?”

“蕾比一直、一直有守在这里。”蕾比仰着头说道。

“真是…”布雷突然笑了一声,死鱼眼看向了一边。

“你这样的样子,还不行啊,还是会被当成怪物的。”布雷叹了一口气。

蕾比惊了一下,整个人蔫了。

“蕾比、不想继续以前的日子。”蕾比的表情就像是即将被抛弃的小狗一样。

“你还要继续努力啊。”布雷说道。

“嗯…”蕾比很想哭,不过奈何魔物程度还是有点严重,以至于很多感情都没有办法表达。

泪水也无法流出。

“离开森林还要几天,这段路上,好好努力吧,可不要让我被追着打啊。”布雷叹了一口气。

“嗯!”蕾比尽管没有太多的表情,不过后面尾巴摇得欢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