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魔物埋葬什么的,真是奇怪的癖好啊。”鸣子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抬头对着布雷说道。

已经知道凯德生命安全没有大碍之后,鸣子就彻底放心下来了。

这份爱情还在持续中!

“随便对男人**,你的癖好也很奇怪。”布雷冷不丁地呛了鸣子一句。

“咳咳,你这个家伙!”

“好了,不去看你的‘凯德大人’吗?”

“咿呀~凯德的话在和骑士团的人一切被村民感激着呢。”鸣子说道。

带着讨伐魔物的证据归来后,骑士团被村民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看到那个阵仗,鸣子很机智地退回来了。

“嘛,很不错的结局。”布雷咂吧着嘴。

“可是,那家伙你解决的,你什么都没有获得啊。”

报酬什么的,布雷可以说是一分钱都可能分到,名望也是如此。

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是布雷解决这头怪物的,虽然实际上怪物并没死就死了。

“没什么,我本来就想让妮莎不要说。”布雷随意地坐了下来。

马鲁斯的家里面也没有人,估计也是跟着大家去观望骑士团的成员了吧。

“什么时候出发去帝国?”鸣子突然问道。

“怎么,你很急?”布雷瞄了鸣子一眼。

“我怎么可能急!?我还想和凯德多呆一会呢。”鸣子气得不行。

“明明之前急的人是你啊!”鸣子憋着一肚子气。

“已经不着急了。”布雷挑了挑右眉,说道。

“不急就行,我还想着偷偷跟上凯德的队伍呢。”鸣子发出了**一样的笑声。

“…”布雷感觉面前这个女子相当危险,各种意义上。

“不过说来,没看出来你那么厉害。”鸣子想起了布雷那一击。

“还行,我也没有想到你这个**那么厉害。”布雷叹了一口气说道。

C级冒险者和D级冒险者就这样开始可商业互吹。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不用再跟着我了吗,那可是感天动地。”布雷心里面暗喜。

“是啊,我要着凯德,啊,我的爱人~”鸣子说着。

“真是遗憾呢,我的朋友。”鸣子尽管这样说,可是脸上完全看不出半点遗憾。

“可是毕竟我的旅途就是为了追求爱情!”

布雷附和着鸣子鼓起了掌。

“那么到时候就后会有期了。”布雷开心地说道。

“先别那么快道别啊!”鸣子没有想到布雷会那么快就说出道别的话。

“你就那么不想和我这个美少女旅行吗?”

“是的。”布雷淡定地点了个头。

“…”鸣子陷入了震惊状态。

鸣子艰难平复了一下心情,真相真是太打击人了。

“我打算司卡恩村那个祭祀过了之后再离开。”布雷还想要这段时间,看能不能帮到那混血种。

等到祭祀结束,仅仅是一个借口而已。

“没想到你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不过骑士团貌似也是被村长留下来了,让他们在祭祀之后才离开。”鸣子说。

“嘛…真是麻烦。”骑士团在的话,布雷找混血种就要偷偷摸摸了。

---

吃过午饭之后,布雷就以探索森林为理由,独自进了森林。

虽然马鲁斯和鸣子都想着跟着布雷,不过一概被布雷拒绝。

实在是令人可以的行踪。

布雷独自进入林子,就是为了见那混血种。

距离祭祀还有差不多5天的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布雷都会找时间偷偷摸摸地进森林找那只混血种。

不过找混血种并没有花布雷多少时间,貌似这混血种每天都有等布雷。

是的,在原地等着布雷过来。

这简直就是守家的忠犬啊?

明天就是祭祀的日子,奈何混血种似乎还是老样子。

看来在布雷离开之前,是没有办法摆脱魔物形态了。

“过了后天,我就要离开了。”布雷蹲下了身体,摸着混血种的脑袋。

硬质的外壳,摸起来的感觉很奇妙。

“呜…呜…”混血种发出了小狗般的呜咽声。

“竟然有点不舍得我吗…那你之前到底是多孤单呢?”布雷长长地叹息着。

对于只认识今天的人就如此依赖,只有孤单到极点的人了吧,要不就是单纯得可以的人。

布雷一直都没有把混血种定义为“怪物”,而是“人”。

——“带我,带我离开。”

——“不想一个人。”

——“求你,求你。”

布雷摸着混血种的手顿了顿,表情有些复杂。

带着这个状态的混血种去皇都显然是不可能的,怎么看都会是立马被抓起来的样子。

“抱歉,我没有办法帮到你,我没有办法带你离开。”布雷说完沉默了。

无数的束缚缩在布雷身上,而布雷在很多情况下,只能算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无力挣脱这些束缚。

“我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有拯救他人的能力吧。”布雷眼前仿佛再现出要塞中满地横尸的景象。

“呜…呜…”混血种发出了悲鸣。

“要小心、坚强地活下去。”

“知道吗?”布雷直视着混血种外壳上的复眼,没有感到半点恐怖。

“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什么。”这句话布雷并不清楚到底是对着谁说。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来到了傍晚,夕阳余晖落在怪物漆黑的外壳上,发出亮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