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别自以为是啊!谁要**你了,好好看看你自己胸前寒酸的搓衣板,丝毫勾不起别人的性趣啊!”梅林居高临下,对爱丽丝自尊心进行疯狂打击。

“你……你你你……你说什么!?”爱丽丝脸色“腾”的一下就红了,觉得特别羞愤,平生最厌恶别人嘲讽自己的飞机场。

“本大爷见过的女人多了去了,还没沦落到对一个飞机场**啊!”梅林指着爱丽丝,露出恶魔般的坏笑,“居然以为我会**你,开什么玩笑?就你那一马平川的胸脯,平时可以当搓衣板洗衣服,战斗时可以当板砖,这种凶器我一点也没性趣,还会嫌硌得慌呀!”

“谁……谁说我是搓衣板的!?我是**!只是穿着秘银铠甲看不出来而已!”爱丽丝觉得太丢人,竟然找起了借口,死活不承认自己是个飞机场。

“又用秘银铠甲找借口,你不觉得羞愧吗?这样显得更加丢脸啦!快点给你死去的勇者前辈们道歉啊!你这死要面子的搓衣板勇者!”梅林有些抓狂,头一次见到这种人,不要点逼脸,傻子都能看出她是飞机场,硬是强吹自己是个**。

“我没说谎!别说的你好像看过一样啊!我才不是什么搓衣板勇者!我的**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大啊!”爱丽丝气的咬牙切齿,感觉嘲讽比**自己还难受。

她怒气值蹭蹭往上涨,在心中呐喊,士可杀,不可辱,不许说我**小啊!

“那个……你这身铠甲是男性的吧?”梅林扫了一眼爱丽丝的胸前,貌似很值钱。

“是又怎么样?!和你有什么关系!”爱丽丝现在越看梅林越不顺眼。

“挺合身的……”梅林憋笑,补上一句,“我指的是胸前挺合身的。”

“还……还行……”爱丽丝没反应过来。

“笨蛋,我是说,你的搓衣板和男性一样平啊!如果你真是**,早就被挤爆了好不好?哈哈哈……”梅林没心没肺的大笑,惹得爱丽丝脸色铁青,“就你这硌死人不偿命的胸部,以为我会**你?呸!臭不要脸!”

爱丽丝羞愧难当,脸色恍如熟透的苹果,只好转移话题。

“既然不是**我,那你抓我来要干什么呀!?”

“这都看不出来吗?”梅林摊了摊双手,豪气万丈的说,“我们要横渡奥克尼海峡!登上大不列颠的土地!”

“不可能的。”爱丽丝想都没想就直接反驳。

十字讨伐军从布里斯托尔港口出发,几百人一起划船,一路风魔法加持,花了一天一夜才到达死亡沼泽。

当然除了行进速度快,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没有碰到任何海怪,或者食人鲨袭击。

因为教廷的战舰上,涂了一层巨龙的粪便,可以驱散很多危险。

所以爱丽丝才会一口咬定,两个人是无法横渡奥克尼海峡的。

就算靠着两个人滑动双桨,能登上最近的大不列颠领土,也根本打不过路上碰到的海怪。

那些海怪在海里相当于无敌的存在,就算是圣阶的人,也很难战胜。

“为什么不可能?”梅林皱起眉头,觉得横渡海峡问题不大。

爱丽丝犹豫了一下,感觉两人利害一致,都想离开死亡沼泽,貌似可以合作一下。

况且梅林也没想对自己做些坏事,也许只是想找个同伴,一起横渡海峡。

爱丽丝想通了一些,只要能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与魔王合作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于是回答梅林。

“奥克尼海峡很宽,我们的体力有限,就算交替划船,也可能在中途体力透支的。”

“搓衣板小姐,可能你误会了什么……”梅林叹了口气,认真的说——

“只有你一个人负责出力划船。”

“而我只负责迎着海风装逼……”

( •̀ω•́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