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尽量让自己的微笑看起开很和善。

毕竟一会要一起坐小船离开死亡沼泽,勉强算是伙伴。

不过梅林刚刚说完令人误会的发言,这笑容落在爱丽丝眼中就变得无比猥琐,还很龌蹉。

爱丽丝秀眉微蹙,心想这是什么意思?好像很热情?是想让我放松警惕,一会让我顺从点,好不反抗吗?白日做梦!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梅林感觉自己真的有当怪人的潜质,坏笑着说,“一会我要用你的身体做些很过分的事情,而且非常的不人道,嘿嘿嘿~”

他其实指的是把一个女孩当成壮劳力使唤,划船横渡奥克尼海峡。

这种事对于一个女孩来说的确很不人道,但梅林一想爱丽丝是勇者,之前还是拔刀相向的敌人,也就释然了。

对待敌人,不用手软,没把爱丽丝扔进海里喂鲨鱼,已经算是善待俘虏了。

很过分?还不人道?

果然是想**我,让我怀孕的吧?

可恶!我才不会让这个**的家伙得逞呢!

看看有没有机会,让我一剑砍了他的脑袋……

爱丽丝在心里打定主意,偷偷握住细剑的剑柄,打算一上来就给梅林一个致命一击。

“来吧小姐,跟我走吧,别逼我动粗啊,这种事强硬就不美了……”梅林说着话,就像爱丽丝伸出手,想把她抓到船上。

听着梅林轻佻的话语,让爱丽丝倍感屈辱。

见梅林的罪恶之手离自己越来越近,爱丽丝脸色惊恐,再也按耐不住杀心。

“不许碰我!”

爱丽丝闪电般拔出细剑,用极快的速度刺向梅林的喉咙。

风驰电掣,一闪出击,铁了心要置梅林于死地!

“哟~”

梅林咧嘴一笑,用手指轻轻一弹,就把爱丽丝的细剑弹开。

紧接着反手把住爱丽丝的手腕,顺势一扭,就把这匹烈马制服。

“疼!”爱丽丝手腕传来剧痛,冷汗津津,细剑直接跌落在地,心想果然实力的差距果然太大,自己一点威胁也没有。

“小姐,你脾气不好啊,我要是凶残的绑匪,你刚才就被撕票了……”梅林露出玩味的笑容,觉得制服爱丽丝,就像暴打小盆友一样轻松。

“放开我!这个色狼!我不会屈服的!”爱丽丝露出厌恶的神情,紧咬银牙的模样充满倔强。

你妹的!

我这还没出死亡沼泽,就被人骂色狼了。

还真的被莉莉丝那个家伙给猜中了,看来不是什么好兆头呀……

梅林轻轻咳嗽一声,掩饰自己尴尬的心情。

“骨头很硬,我就喜欢脾气火辣的妹子。”

“呃!”爱丽丝额头上流下一滴冷汗,心想自己应该软弱一点吗?不对!这是个圈套,软弱起来,这个混蛋会顺势推倒我的!

“你现在是我奴隶,我可不会轻易放了你的。”梅林无奈的笑笑,其实自己也不想劫持女性的,但现在自己屁股疼,需要一个壮劳力。

“你这个变态色情狂魔,把剑还给我,我就算战死,也不会遂了你的愿!”爱丽丝忍着手腕剧痛,咬牙切齿的说。

这个傻妞,脑子里想什么呢?

我要是想**她,还需要在这废话吗?

话说她脑袋本来就不纯洁吧,居然好意思管我叫色情狂魔?

(ー`′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