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冷...”少女的声线呢喃着。

——“好热...”少女的声音在哭泣着。

——“好可怕...”少女的嗓音在微微颤抖着。

——“吼!!!!!”低沉地咆哮响起。

“布雷?”鸣子摇了摇发呆了的布雷。

“你干嘛突然就站着不动了?”鸣子奇怪地看着布雷。

“没什么。”布雷捂着额头,摆了摆手。

“进村子吧。”布雷叹了一声,跟着马鲁斯继续走了起来。

---

马鲁斯说过司卡恩村的村民对于旅人很好客。

那时候布雷对此还没有一个清楚的认知。

“啊啦嘛,马鲁斯带来迷路的旅人了吗?”一个大婶说道。

“哦豁!旅人吗!要来我家寄住吗?”一个绑着头巾的大叔挑眉说道。

“啊…旅人啊…欢迎欢迎。”这是年迈的老村长。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村民将布雷和鸣子围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开群架了。

费尽了口舌之后,这些村民才依依不舍地各自回去了。

布雷擦了擦额头那不存在的冷汗,心里有些累。

“哇!布雷,你看,司卡恩村的人都好热情啊!”当然,鸣子没有一点累。

“对吧,大家都是很热情的人哦!”马鲁斯自豪地说道。

司卡恩村的房屋普遍都是木屋。

干草铺成的房顶散发着草料独特的味道。

不过这味道并不让人讨厌,反而让人有些醒神。

几乎每家每户在家的门槛附近都会放些盆栽,让整个村子看起来绿意盎然。

“不错的村子啊。”布雷深深地感慨了一声。

“当然,司卡恩村可是很漂亮的。”马鲁斯听到布雷的称赞之后,显得很雀跃。

“布雷!我和这只鸡打起来了!”鸣子大叫了起来。

没错,除了盆栽之外,司卡恩村还会散养一些家禽。

不过,这只鸡明显是自己飞出来的。

“嘿呀!看招!”

看到鸣子和那只鸡打得不亦乐乎,布雷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一个可以轻易解决一群流氓的少女,竟然和一只家鸡打得难解难分?

“吱——”蒸汽声入耳。

布雷立马就明白要糟糕了。

“可恶!!!!”鸣子叫喊着,大有一拳了解这鸡的打算。

“轰——”强劲的拳风席卷开来。

“咯咯咯。”那只鸡轻巧地躲开了鸣子的这一拳。

“…”布雷把按在剑柄上的手给放下了。

好吧,既然鸣子想要玩下去,就让她玩吧。

布雷已经不想阻止了。

“那个,不用帮一下鸣子小姐吗?”马鲁斯好心地提醒道。

“不用,我其实和她不熟。”布雷说的是大实话。

别说熟络了,布雷大有不管鸣子,自己跑去皇都的意思了。

“马鲁斯,我和鸣子今晚住在哪里?”布雷问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

“啊,布雷大哥和鸣子小姐的话,住在我家就好了,我家就我和母亲。”

鸣子和马鲁斯的母亲睡一起,而布雷则是和马鲁斯睡一起。

对此布雷没有任何意见。

布雷可是连牢狱的草床都睡过的男人。

“喂,鸣子,快过来。”布雷招呼了一声鸣子。

“等一下!快要决出胜负了!”鸣子应道。

“…”布雷没有说话,只是快步走到了鸣子身边。

“哎,布雷,干嘛?”鸣子惊了一下。

然后那只鸡趁着鸣子这个破绽,啄了她的胸一下。

“好痛!可恶!”鸣子咬牙切齿地看着这只鸡。

“…”布雷的死鱼眼就这样看着鸣子。

鸣子对于即将降临在自己身上感到厄运恍然未知。

正当鸣子再次发动轻铠的时候,布雷一伸脚,绊住了鸣子的右脚。

“哎!布雷你…”鸣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布雷一下绊倒了。

连反抗的可能都没有,布雷完全是看准了鸣子移动的路线出脚的。

“好痛!”鸣子很不优雅地前扑在地上。

“布雷你这个家伙!在搞什么啊!”鸣子愤愤地说道。

而鸣子本来还想着起身的时候,布雷朝着鸣子伸出了手。

看到了这一幕,鸣子竟然有点感动。

“什么嘛,还算有点良心。”鸣子趴在地上,用手擦了擦鼻子,红着脸说道。

不过很快鸣子就明白自己是会错意了。

“喂!!别!!别拖着我!”

“摩擦到皮啦!啊!”

“我白皙的肌肤!咿呀!!!”

布雷抓着鸣子的手,直接把她整个人拖着走。

这一幕不禁让马鲁斯惊呆了,连那只和鸣子激战的鸡都愣住了。

“马鲁斯,走吧,去你家。”布雷一脸轻松地说道。

“可是…”马鲁斯看了一眼布雷拖着的鸣子。

“鸣子小姐…”马鲁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鸣子这个家伙不用管了,她再乱跑,我就这样继续拖回来就是了。”布雷摆了摆左手,示意马鲁斯完全不用担心。

不过马鲁斯显然担心的不是这个问题。

“好吧…我家在这边。”马鲁斯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木屋。

“我们顺便吃一顿晚饭吧,我刚好打猎弄到了不少好东西。”

“那就先多谢款待了。”布雷微微笑了一下。

“啊啊啊啊!不要拖着我!”

“好热!皮肤摩擦得好热!”

鸣子妄想挣脱布雷的手,可是奈何发现使不出力。

“为什么!我会完全使不出力!!”

“救命啊!马鲁斯!”鸣子可怜地看着马鲁斯,想他求救。

“别吵了,要不然把你扔出去,和鸡打起来东方**。”布雷俯视着鸣子。

“呜哇!我不是什么东方**啊!!”鸣子的惨叫在村庄中回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切换电脑版  返回顶部↑